我只能寫給我自己去相信…

我該怎麼開始描述我跟妳?令我遲疑…
還記得在補習班的時候,那次模擬考,我在位置上正在準備自己的東西,死黨從後面拍了拍我的肩膀:「嘿!跟她的班級一起考試,可是還沒看見她耶。」妳還沒來,旁邊的位置正巧也是空的。「這該不會是她的座位吧?」可能嗎?我不相信這種事情。
考試開始十幾分後,我聽到門被輕輕的推開,輕盈的腳步聲走向我的方向,停駐在我的身邊。
「抱歉,借過一下。」我抬頭看看,原來是妳,妳有點喘息,像是剛剛小跑步了一段距離,半濕的髮梢,應該是早晨的沐浴讓妳遲到了。我起身讓妳過去,空氣中飄來一陣水果氣味般的髮香。
考試時間不到一半,妳偷偷的推過來一張紙條:「能請你幫我算幾題嗎?我昨天都沒有念,大恩大德,永生難忘。」順便連題目卷也都稍稍推了過來。「妳會記得 嗎?」我心裡想著。我並不在意模擬考的結果,索性開始幫妳做題。三堂考試的一天時間,就這樣從我繃緊的神經與妳飄香的髮稍之間悄悄的滑去。
第二天,我剛到補習班,走向電梯口,就看見妳提著早餐站在那邊。「嘿!給你的,昨天謝謝你。」只不過楞了一下,我已經提著早餐,看著妳的背影往另外一棟建築的入口走去。

妳還記得嗎?我不知道…

跟死黨一起去看MJ演唱會,大聲嘶喊、盡情搖擺、瘋狂推擠,直到結束。當周遭的人群漸漸散去,吹來一陣涼風,逼退人潮的熱氣,帶來一絲新鮮的空氣,我問死黨:「嘿!她不是在台北?你說有沒有可能看到她啊?」
「別傻了!人這麼多!你跟她就只有那一次的運氣而已啦!」
「喔。」
隨著其他觀眾,慢慢的往出口方向走去,我不經意的抬頭往上方看台望去:「嘿!你看!」
「這!怎麼可能?不可能!他媽的怎麼有這種事!」死黨大喊大叫,用力搖晃著我的肩膀,因為他看見你正在二樓的看台,撐著欄杆,望向舞台。

從那時候到現在,妳知道我們每年都會在夏季的七月,莫名的遇見,沒有交集,沒有對談,擦肩而過,沒有再見嗎?在演唱會、精明一街、在咖啡廳、在春水堂、在百貨公司、在商圈街道上、在EDIA、在PARTY ANIMAL、在這裡。妳有發現嗎?今年已經是第九年了。

每年的夏天正熱的七月,就會在偶然的時間,偶然的地點,偶然的遇到妳。說給任何人聽,除了一起在混的死黨能做見證外,沒有人相信,這次又再看見你,連死黨也開始懷疑這整件事情的真實性。我們似乎都活在虛幻裡。

我不相信緣分,只相信建立起關係之後,要靠自己去努力去維繫,所以我該怎麼描述這整件事情給妳聽?我知道妳的名字,知道妳念的高中、大學,也知道現 在此刻,其實妳已經不記得我。不小心視線的接觸,從妳的眼神中我可以發現,或許在妳記憶之中還有微弱的光線,一點熟悉的感覺,但是如果妳沒有努力去回憶, 周遭的干擾立刻就會分散那光線的焦點,讓記憶中原本要出現的影像漸漸淡去。如果這種每年定期的偶遇,只有我注意,只有我相信,我該怎麼走向前去,告訴妳才 能讓妳也相信?

寫在這裡,如果我能早點開始寫在這裡,做下時間的戳印,去印證這九年來的每年七月,我一定會見到妳,每次的遇見都在我的心裡翻起一陣陣的漣漪,然後沒有交集、沒有對談,然後擦肩而過,沒有再見…
而我也只能寫在這裡,給我自己,讓我自己去相信。
前幾年,我一直很確定,我一定會再次年的同一月份裡再次遇到你,但是,明年呢?如果這真的只是機率上的偶遇,那我就開始有點動搖與充滿不確定了…
今年,在北義咖啡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