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chung Taiwan doesn't need Guggenheim Museum

台灣台中,不需要古根漢。
我喜歡 ZAHA HADID 這個女建築師,肥肥胖胖的身材配上三宅一生的衣服,一副嗑藥快嗑死的樣子,建築作品的表現總是歪斜扭曲的像是從昆蟲的眼睛看出去的世界,建築線條美的像是 從天上雲彩落到腳邊,流線又具有動感,空間具有縱深度與趣味感,多希望在台灣能有這位魅力建築師的作品出現,但是絕對不是古根漢美術館台中台灣分館。

我也曾為了這個計畫感到高興,但是那時我人在台北。高樓林立的台北,豐富的資訊與活動,繁忙的交通,便捷的生活(但蠻昂貴的生活),步行在台北的很 多角落都可以看到高聳的台北101大樓變成新的地標,讓我在當時對於古根漢於台灣設館醉心不已,心裡預測著會由心目中理想的建築師 ZAHA 為古根漢設計一個新館,而事實也是如此,對於名家的建築作品與設計誕生是一種莫名興奮的心情。但是當時,我在台北。我於最近的假日接連幾次回到台中,開始 深深覺得,或許,台灣台中,需要的不是古根漢,或是該說,根本不需要。台中需要的是前瞻的眼光與未來。這是我在強烈比較之下,獲得的妥協。

台中並沒有便捷的都區內交通。陽春的公車路線只是方便學生與老弱,幾乎看不見外國人士或外地人士靠著陽春的候車告示牌搭乘到想要去的目的地,而整個 捷運計畫除了一條中港路成為台中的主要幹道與和鐵道平行的動線外,更沒有其他多餘的計畫來做更詳細的路線或公車轉運的配套計畫,更別說遙遙無期的捷運實質 建設。雖然是中部主要的樞紐都市,但是整個集散地點靠近高速公路而非舊都心,整個發展是一面的偏向天平的另一側。想要從南區稍微偏離校區的地帶到北區或是 西區消費或是活動,都還不見得知道公車站牌在何處。台中的交通與消費習慣還沒有國際化的趨勢,雖然不見得台北柔性的「極權」教育民眾就是比較好,但是在一 個要邁向的國際化的都心最重要的交通建設得要先能有一定的規模才行。

到了七期、八期重劃區看看,建築物雖然零零散散的開始興建,但是速度慢的令人心寒,人口雖然破百萬,但是流動人口極多(我也算是一個),過了文心路 就像是進入了另一個都區,整大片的市政用地依然荒置。在台北市政府中,各單位規劃完整,服務流程一致,在建築物密度這麼高的都市內,市政府能有效率的提供 市民完善的服務,這需要必要性的空間。台北縣政府大樓雖然興建完畢後有許多爭議,但是進入縣政府之後才發現台北縣政府的確有這樣的需求,一個完整的執行中 心才能有計畫與執行的環境。台中市政府呢?依然窩在號稱古蹟之美卻沒有服務效率的市政空間,單位零散的編制令民眾生畏,而在眾多計畫都閒置的當下,市政府 的領導人卻在高速公路的另一邊畫了一塊超級大餅,看是看的到但還不一定能吃到的大餅,卻忽略了台中應該積極進行的建設。

台中不該先把眼光放在動輒四五十億的舶來品博物館身上,台中現在需要一個新的都心,先讓新的市政中心出現吧!把預算先用在服務建設上!建設新的市政 府、完成新的市政結構,讓國家音樂廳能夠真正的落實興建與完成,讓國立美術館、科博館與都心的交通中心(干城、朝馬)更加直接的交通,提高公共建設的使 用,建設完善的捷運系統,至少也得先完成中港路的直線輕運量捷運系統,除了本地居民之外亦能讓外地人士與外籍人士可以更方便的在都市中漫遊,而不會在大量 訪客進入台中之後,計程車司機成為這個都市的主要職業。當這些建設有個初型之後,台中才開始有資格去談古根漢,有資格去看古根漢。

對於政治人物,大多只在乎正在掌權的四年或是八年,希望能夠留下什麼,但是更重要的應該是這些政治人物能不能看到一個都市十年、二十年後的大未來。 當這個都市還沒有成長與茁壯之前,古根漢就只是個牆上大餅,真的變成真實的大餅,也只是水泥做成的、不能吃的大餅,台中還沒有能力應付這個經濟怪物,因為 台中都還沒辦法讓自己成長,如果能看到未來的十年或是二十年,市長不應該是跟行政院強調古根漢預算的重要性,而是要先爭取上面所說種種預算的實際使用,有 了這些骨架,古根漢才能讓台中長肉,沒有這些骨架,古根漢也只會成會地區性的一堆爛泥,古根漢計畫在現在而言,是否過於好高騖遠,而有點不切實際?這不應 該是台中的「先行計畫」,台中還有正多更重要的建設要先執行,不管四年或是八年,至少讓市民看到市政中心的興建工程真正的開始動作,看到輕量化捷運的施工 開始動作,基礎建設要開始有所動作,古根漢這個計畫應該先告一段落,因為這不是這四年或是八年就該先動作的事情。先長骨架吧!不這樣的話,不但不會留下催 生的美名,甚至會背負著古根漢這個十字架一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