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04

U2 - the Color version iPod . 2004/10/26

Image
這個傳言,終於在禮拜二 APPLE 發表新 iPod 時被證實了,全新彩色螢幕的 iPod ,可以在顯示幕或電視機上顯示照片,它有二種儲存容量:40GB儲存容量售價為499 美元,60GB儲存容量的售價為599 美元。它的顯示幕能夠顯示65,536 種顏色。
後!我真的要開始準備敗一台了!
看到朋友 GALFORCE 身上帶著前一代 20GB 的 iPod 羨慕不已,什麼時候我也能掛一台咧?
=_=

(轉摘)超級精闢的「台客」分析

這篇實在是太經典,不得不收。作者: kawasakilan ( Lan) 看板: Bai-Lan
標題: 台客論
時間: Fri Nov 8 15:20:02 2002超級精闢的「台客」分析…—————————————————————————-  個人研究台客已經有個把年的時間,後來發現藍白拖鞋,改裝小50,水洗絲
花襯衫,對大多人的認知是等於台客的,但是個人覺得那只是充要條件,不是必
要條件。台客可以如此,但如此並不為台客。  <舉證>:以女孩子為例大家所知的。
  蕭淑慎是不是台妹? 是。以氣質論。
  鍾真是不是台妹?  是。台式基本長相(比較漂亮的)。
  小龍女是不是台妹? 是。台式基本長相(比較不漂亮的)。
  SOS是不是台妹? 絕對是。因為(過度)沒知識。  台客穿著可以是夾腳藍白英雄拖鞋,可以是小Dio,也可以是改裝的三門
喜美,毫無力學原理的尾翼,方頭皮鞋,山本頭,電棒燙,也可以是木村頭,更
可以是西裝筆挺,可以抽黃長壽,可以抽七星,更可以抽黑大衛。不一定要啤酒
肚,也可以長的帥。  台妹是會把頭髮染成很醜的金色,但是台妹不一定要染髮,女生可以穿的很
有氣質,但是如果抽煙抽的很醜還加一句:“靠~~盃~~喔~~(三個字都要
拉長音)”台不台?  台客應該是由心態組成,不是由腔調,服飾,風格組成。   Gucci和凡塞斯在台灣就是台客牌,不要懷疑。不信可以去撞球間看,一些
瘦瘦白白不高的男生,會用破破的聲音講:幹恁娘,去虧妹仔啦。“後,我這古
吉(發音不標準)ㄟ皮夾柳”“修但帶妹仔去唱歌”等會他們九成九會唱極速和
黎明全部,再加鄭秀文。  心態和思想才是主因,台客是因為“似懂非懂”和“自以為是”才會陷進這
裡面。像energy他們是板族還是hiphop?都不是,他們只是一群自以為是的“熱
舞社”。舉hiphop和台客文化為例,hiphop有包含到生活方式,音樂,塗鴉,穿
著。我們也有阿!生活方式就是虧妹仔,吊凱子,開跑車,住豪宅,一步登天;
音樂就是港式舞曲;美術方面就是車子上的“抓不到”和“嚴禁公道暴走”;穿
著就是仿陳浩南,仿傑尼斯,仿嘻哈,仿滑板,以為我穿的一付嘻哈樣,人家會
覺得我很會跳舞,我好帥;以為我背支吉他,可是我不知道艾力克來普頓是誰,
管他的,小迷妹會說我好酷,就被我騙上床,我好帥;把virage改成像sky的Evo
,人家就覺得我很會跑,我好帥;以為我去做 MDI明天就可以月…

預告改版

當然,很多軟體的版本到了什麼五什麼七的,就會開始叫做什麼XP、CS、MX、EX的,所以,這邊也要來個改,不只改,還想大大給它一改,怎麼改,不知道…
就先這樣吧!

純粹是在救文章

PCHOME 個人新聞台於近日開始發信通知,要將六個月為登入的站台一一清除。PCHOME 其實不怎麼賺錢,應該說賺的只有幾個網路購物部門,也因為如此,在許多的網路戰爭中一一敗退下,不論是搜尋、網頁空間、發報系統、新聞台、綜合新聞等等, 都開始顯的心有餘而力不足,而上頭的大老眼睛除了錢之外,卻忽略了技術本位這個道理。把文章救過來,那邊,不去了~:)

雪笳‧圓環‧安籐

晚上的時候,看著電腦螢幕播放著九點新聞,我坐在陽台落地窗旁地板上,用噴射型的小型打火機點燃一根PUNCH – 龐趣雪笳。PUNCH是一個優質煙草的雪笳品牌,原本是古巴境內的老牌子,但是自美國立下古巴禁運條例後,原本投資古巴的美國煙草商,紛紛轉向多明尼加等國繼 續生產,或是古巴轉運多明尼加再外銷至美國。PUNCH 就是現存兩間最老牌子的雪笳廠商之一,現在的主產地在宏都拉斯與部分在古巴境內,它所出產雪笳的品質在許多書中介紹都有90分以上的高分或是三片笳葉的推 薦,算是頂級品質的雪笳,但是價格卻比許多知名品牌,像是ROMIO Y JULIETA、H. UPMANN 等要便宜的許多,更別說跟DAVIDOFF或是DUNHILL那些天價的「賣名字」雪笳相比了。PUNCH可以說是最實抽的雪笳,尤其是五英吋長、香柏木小盒包裝的系列。濃郁芬芳的香氣,略帶有辛辣的口感,鼻腔中充滿著松柏的味道,因為香氣的 牽引與口腔的刺激,還會感覺到陣陣甜味。真是每天抽兩根也不會感到心疼的實抽。但是通常我只有極度輕鬆的日子或是重大的日子才會想要抽雪笳。平常這個時候我偶爾也會抽抽煙斗。煙斗就比雪笳更好玩了。煙斗本身就有很多的學問,要看是用什麼木頭做的、木頭哪個部分做的、煙斗的花紋漂不漂亮、 煙斗內壁有沒有光滑平整、師傅手工的精細度好不好等等,最重要的還得要拿的順不順手,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拿著那隻煙斗的感覺好不好。有的人頭大身小但是拿 支小又細的煙斗,讓人看了覺得小家子氣,有人頭小身長卻又拿支大又厚重的煙斗擺闊氣,讓人看了覺得俗不可耐。煙草也有非常多的種類可以選擇,許多的煙草甚至還有醃泡成各種不同的香味。有櫻桃香的、有柳橙香等等水果香氣的、有威士忌氣味的、有香檳氣味的、甚 至還有梅子香或者是各種不同的花香的。但是我喜歡拿捲煙的煙草當成煙斗的煙草抽,尤其是一牌名為 Kentucky Bird 的花香煙草,當初第一次買純粹是因為外包裝上畫了一隻七彩的小鳥,非常的漂亮而吸引我。因為煙葉略乾,有點辛辣的口感,像極了在抽紙煙,但是氣味是複合花 香,還帶有點甜甜的感覺,非常的順口好抽。我慢慢的抽著,看著雪笳煙頭慢慢的燃燒,最外層的菸葉發出紅色的火光,再轉變成很實在的灰燼與煙塵,注視著裊裊白煙漂浮在空氣當中,混和著我剛剛吐出的霧般氣體,慢慢的渙散在沈悶無聊、流動著女性播報員無情感聲音的空氣當中。右邊房間隔著小天井傳來講…

陌生的男子‧彈性‧筷子

「什麼是失戀?就是你曾經很愛很愛一個人,突然間對方離開了,沒有留下隻字片語。剛開始,你或許很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難過,卻在晚上獨自一人的時候 流下淚來。過了幾年,因為一個景象、一句話、一段音樂、一瓶啤酒的空瓶、還是一個櫥窗裡擺設的娃娃,你就會突然想起對方,感到胸口鬱悶,心臟一陣的縮痛, 回想起那天晚上獨自流的眼淚,才知道打從那天開始,你就失戀了,而『失戀』這種感覺,會不斷不斷的反覆,就像是你一直在重複失戀一樣。不斷重複的喔!」星 艦企業號副安全官梅立德在全像甲板對星艦醫官利斯如此述說著。◆我算是一個人在生活著。應該是這個樣子。從小就是如此。沒有一起成長的鄰居,沒有幾個時常往來互訪的朋友。小學生時,一大早大家都還沒有醒的時候, 就急急忙忙的趕搭公車上學,放學後直接到師長家裡課後輔導,晚上回到家時父母還沒回來。中學生時也是如此,只是交通工具變成自行車,如此而已。升學的壓力 所影響,班上前面排名的各個勾心鬥角只為了成績,班上後面排名的進幫派混兄弟,對於我們這種不上不下的人就像是空氣般的存在。但是我開始發現我似乎跟他們 不同,徹徹底底的不同。高中時,活動的範圍變大了,能用自行車到達的地方更遠了,認識的人卻更少了。補習與考試佔據了大多的時間,家的實際意義變成只是旅館般的機能所在而已。早上出門,深夜回家睡覺,必要時還可能得要熬夜看書到清晨,在大家都還沒醒的時候就得騎著自行車往學校的方向去。差不多在高中這樣的時段吧,我開始發現不同點在哪裡,或許因為時間越久,差距就拉的越遠。我比同學們更為早熟,就像是社會人士看高中生一般的早熟; 當我在讀資治通鑑時,同學們還沈醉在最新一期的漫畫;當我開始聽BILLY HOLIDAY的精選集或是瑪丹娜新進榜單曲時,同學們還在爭論國內偶像團體裡哪一個成員比較帥,頭髮還得留的跟偶像一樣才行;週末的時候排了三個鐘頭的 隊只為了一張女友要的偶像簽名照等等,他們的女友通常是在兩個月後就會換男友的那種。原本不上不下的我,在這樣的情況下最後竟然能排名全校前五十畢業,順利進入了國立大學就讀。我搬出家裡,沒有帶著什麼思念或是父母的關懷,因為他們正為了一張搞不定的離婚協議書掙扎著。像溺了水一樣。大學的時候情況沒有什麼改變。當我不用看書就可以微積分拿滿分的時候,同學們緊張的怕自己被當掉、煩惱今天該帶女友去哪間設備較好的MOTEL睡 覺、還得到處問人打聽並拿出平常所沒見過的…

對自己誠實是很困難的

對別人誠實,對自己而言似乎很簡單,
但是很多時候,誠實面對自己卻非常的困難。
我常常自己在想自己對於自己是不是夠誠實,
但是似乎是不夠的。常常在剛要睡覺的時候,我會想起一個人,
剛開始的時候很甜蜜,到後來很空虛,
望著空蕩蕩的天花板,
甚至會有種恐慌與無助,還會有一點點的無奈。我會在一陣想像之後,從床上坐起,
走到曬衣間去,坐在椅子上,
慢慢的抽著煙,問問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看著隨身帶著手機的冷光,
以及熟悉的號碼,
會衝動的想要撥出,
但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去維持一通電話內容的品質而放棄。
只好讓自己維持在黑暗的曬衣間中,
慢慢沈澱自己,
再爬回床上,
努力睡去。有時候一個夜裡兩次,
有時候一個夜裡三次。
才發現自己對自己非常的不誠實,
不誠實真是一種罪惡,
卻總是在自己感情最豐富的時刻裡,
對自己不誠實。
會考慮很多,會害怕,
會緊張,會焦慮,當然害怕較少,焦慮較多,
甚至擔心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憂鬱症患者。在下雨的時候,
恨不得自己有一台汽車,
至少找不到對方還可以睡車上。
但是我卻很討厭汽車。
在週末時,
恨不得自己有個招待所,
至少半夜能立即找個地方棲身。
但是金融專家卻告知要能富有,年輕時不能背房貸。常常在看完一部電影或是影集的時候,
在情感最豐富的時候,
或是在最有感覺的時候,
撥出一通電話,想告訴對方一句話,
其實只是想成全電影裡面告誡觀眾的事情,
「很多話你沒說出口,一旦沒說,你就再也沒機會說。」
但是很多時候卻會擔心:
「很多話一旦你出口,不但沒機會,甚至以後都不用再說。」
通常後者擔心的時間跟前者的比例約99:1
SO?真是有點對不起五佰,
必須借用他母親節廣告的廣告詞,
雖然對方不是我媽,
「有時候想到她,真想抱著她。」
很不浪漫卻又很真實的一句話,真是有點討厭自己。有時候會想,
奇蹟般的戀愛,
會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真的像廣告一樣,只要相信就會發生?
還是只是一種幻想?
跟對方的關係真的得要屈就現實的分離?
還是去體驗艾登與凱莉的非名非利單純的戀情?
我不會希望對方就以為我想定下來,
甚至我會希望對方能自由、能發展,
但是建立與確定一種關係,
似乎讓對方害怕與不安??其實,自己最明白自己想說什麼,
最想在電話裡對你說的是:
「我愛你。」
愛上你,是我自私卻又無法獨自挽回的決定,
告訴你這句話是一種無法回頭,
也不在乎答案的一種情緒。
這也是我為什麼會選擇在這裡存在,
而非其他地方。
我不知道十年二十年後,
我們能不能依然在一起,
但是至少我自私的讓我能在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