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誠實是很困難的

對別人誠實,對自己而言似乎很簡單,
但是很多時候,誠實面對自己卻非常的困難。
我常常自己在想自己對於自己是不是夠誠實,
但是似乎是不夠的。

常常在剛要睡覺的時候,我會想起一個人,
剛開始的時候很甜蜜,到後來很空虛,
望著空蕩蕩的天花板,
甚至會有種恐慌與無助,還會有一點點的無奈。

我會在一陣想像之後,從床上坐起,
走到曬衣間去,坐在椅子上,
慢慢的抽著煙,問問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看著隨身帶著手機的冷光,
以及熟悉的號碼,
會衝動的想要撥出,
但是因為不知道該怎麼去維持一通電話內容的品質而放棄。
只好讓自己維持在黑暗的曬衣間中,
慢慢沈澱自己,
再爬回床上,
努力睡去。

有時候一個夜裡兩次,
有時候一個夜裡三次。
才發現自己對自己非常的不誠實,
不誠實真是一種罪惡,
卻總是在自己感情最豐富的時刻裡,
對自己不誠實。
會考慮很多,會害怕,
會緊張,會焦慮,當然害怕較少,焦慮較多,
甚至擔心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憂鬱症患者。

在下雨的時候,
恨不得自己有一台汽車,
至少找不到對方還可以睡車上。
但是我卻很討厭汽車。
在週末時,
恨不得自己有個招待所,
至少半夜能立即找個地方棲身。
但是金融專家卻告知要能富有,年輕時不能背房貸。

常常在看完一部電影或是影集的時候,
在情感最豐富的時候,
或是在最有感覺的時候,
撥出一通電話,想告訴對方一句話,
其實只是想成全電影裡面告誡觀眾的事情,
「很多話你沒說出口,一旦沒說,你就再也沒機會說。」
但是很多時候卻會擔心:
「很多話一旦你出口,不但沒機會,甚至以後都不用再說。」
通常後者擔心的時間跟前者的比例約99:1
SO?

真是有點對不起五佰,
必須借用他母親節廣告的廣告詞,
雖然對方不是我媽,
「有時候想到她,真想抱著她。」
很不浪漫卻又很真實的一句話,真是有點討厭自己。

有時候會想,
奇蹟般的戀愛,
會不會降臨在自己身上?
真的像廣告一樣,只要相信就會發生?
還是只是一種幻想?
跟對方的關係真的得要屈就現實的分離?
還是去體驗艾登與凱莉的非名非利單純的戀情?
我不會希望對方就以為我想定下來,
甚至我會希望對方能自由、能發展,
但是建立與確定一種關係,
似乎讓對方害怕與不安??

其實,自己最明白自己想說什麼,
最想在電話裡對你說的是:
「我愛你。」
愛上你,是我自私卻又無法獨自挽回的決定,
告訴你這句話是一種無法回頭,
也不在乎答案的一種情緒。
這也是我為什麼會選擇在這裡存在,
而非其他地方。
我不知道十年二十年後,
我們能不能依然在一起,
但是至少我自私的讓我能在現在,
享有愛一個人的權利,
而讓我感到我自己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