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笳‧圓環‧安籐

晚上的時候,看著電腦螢幕播放著九點新聞,我坐在陽台落地窗旁地板上,用噴射型的小型打火機點燃一根PUNCH – 龐趣雪笳。

PUNCH是一個優質煙草的雪笳品牌,原本是古巴境內的老牌子,但是自美國立下古巴禁運條例後,原本投資古巴的美國煙草商,紛紛轉向多明尼加等國繼 續生產,或是古巴轉運多明尼加再外銷至美國。PUNCH 就是現存兩間最老牌子的雪笳廠商之一,現在的主產地在宏都拉斯與部分在古巴境內,它所出產雪笳的品質在許多書中介紹都有90分以上的高分或是三片笳葉的推 薦,算是頂級品質的雪笳,但是價格卻比許多知名品牌,像是ROMIO Y JULIETA、H. UPMANN 等要便宜的許多,更別說跟DAVIDOFF或是DUNHILL那些天價的「賣名字」雪笳相比了。

PUNCH可以說是最實抽的雪笳,尤其是五英吋長、香柏木小盒包裝的系列。濃郁芬芳的香氣,略帶有辛辣的口感,鼻腔中充滿著松柏的味道,因為香氣的 牽引與口腔的刺激,還會感覺到陣陣甜味。真是每天抽兩根也不會感到心疼的實抽。但是通常我只有極度輕鬆的日子或是重大的日子才會想要抽雪笳。

平常這個時候我偶爾也會抽抽煙斗。煙斗就比雪笳更好玩了。煙斗本身就有很多的學問,要看是用什麼木頭做的、木頭哪個部分做的、煙斗的花紋漂不漂亮、 煙斗內壁有沒有光滑平整、師傅手工的精細度好不好等等,最重要的還得要拿的順不順手,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拿著那隻煙斗的感覺好不好。有的人頭大身小但是拿 支小又細的煙斗,讓人看了覺得小家子氣,有人頭小身長卻又拿支大又厚重的煙斗擺闊氣,讓人看了覺得俗不可耐。

煙草也有非常多的種類可以選擇,許多的煙草甚至還有醃泡成各種不同的香味。有櫻桃香的、有柳橙香等等水果香氣的、有威士忌氣味的、有香檳氣味的、甚 至還有梅子香或者是各種不同的花香的。但是我喜歡拿捲煙的煙草當成煙斗的煙草抽,尤其是一牌名為 Kentucky Bird 的花香煙草,當初第一次買純粹是因為外包裝上畫了一隻七彩的小鳥,非常的漂亮而吸引我。因為煙葉略乾,有點辛辣的口感,像極了在抽紙煙,但是氣味是複合花 香,還帶有點甜甜的感覺,非常的順口好抽。

我慢慢的抽著,看著雪笳煙頭慢慢的燃燒,最外層的菸葉發出紅色的火光,再轉變成很實在的灰燼與煙塵,注視著裊裊白煙漂浮在空氣當中,混和著我剛剛吐出的霧般氣體,慢慢的渙散在沈悶無聊、流動著女性播報員無情感聲音的空氣當中。

右邊房間隔著小天井傳來講話的聲音,我立即關上電腦喇叭,彎著身軀從窗簾細縫中窺看過去。蒙面管理員正帶領著一個女孩子在隔壁看房間格局。走動的非常快,沒看清楚長相。我回到落地窗旁,繼續抽著我的雪笳。

抽完後,上床就寢。隔壁不時傳來非常細微的交談聲與窗戶開關的聲音,他們還真是看了非常久的時間,在這段躺在床上的時間裡,我腦袋裡則一直想著明天下午的事情。

第二天,我微微的睜開雙眼,轉頭看看床頭旁的電子鐘,已經是中午了,我睡非常久,睡的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是還是有點想繼續睡下去,記憶中一個夢都沒做,表示我根本沒有進入熟睡的狀態,所以還是感覺到非常的想睡。

我瞇著眼看著從陽台進來的光線,非常的柔和,不像是中午該有的陽光,物體影子非常的模糊,沒有銳利的邊線,今天應該是個有雲的天氣,氣溫甚至有些清爽。

我用力的睜開了眼睛,在床上坐直起來,不過地心引力似乎傾斜了45度,我感到自己還是不斷的被往後下方拉扯,想再倒回柔軟的床上去。我努力的從床邊站起來,終於脫離了床的魔掌,伸個懶腰。

梳洗過後,在小廚房裡我切了一片土司跟一片法式麵包,塗上蜂蜜芥末醬,擺了幾片培根、火腿、蕃茄,烤完後加幾片生菜,配著咖啡調味乳打發了中餐(早餐?)。

下樓時我努力回想昨天電話所說的位置,該在哪裡進入巷子、該在哪裡轉彎等等,管理員看到我下樓便從管理室走了出來。

「要出去啊?」

「對啊。」自己聽起來都知道是沒睡飽的聲音。

「車鎖的鑰匙?」

「麻煩你了!謝謝。」想想後,我還是決定騎自行車去好了。

我有一台95年初產的登山自行車,跟隨我多年,不管是搬到何處,對於這種高單價的東西,總是會擔心失竊的問題,所以每天晚上都要收進住間裡。搬來這 邊以後,沒有電梯,自行車成為我最大的問題,管理員好心的願意幫我保管,將車放在一樓管理室,我索性就將鑰匙一起交給管理員,讓管理員在平常我沒出門時也 能自由使用。

因為週末的關係,幾乎所有的店都是關門休息的狀態,汽車也零零落落的在路上行駛著,城市中大部分的人應該都出城去休憩了吧?清爽的天氣搭配上空曠的街道,真的是適合出門騎車的日子。

我騎到車站對面的商業大樓,那是一棟深色人造大理石跟玻璃帷幕所建造成的29層商業建築物,不過平常到車站搭捷運時我並沒有像那時候這樣注意它。一 樓是個金融銀行,因為非營業時間的關係,不管哪一扇玻璃門窗的落地窗簾都是拉著的。其他樓層應該不是證券公司就是一般出租辦公室吧,可能最上層的辦公室裡 還有個在上班時不忘推兩桿的胖子董事長。

大樓範圍還蠻大的,但是兩旁就是人行步道與花台,後方地下停車場出口隔條小馬路是一整大塊住商混和的區域,一二樓可能做個小吃、賣點小東西或是事務 所那種四五樓高無騎樓又緊鄰路邊的住宅。這條小馬路應該就是電話中所說的巷子吧?寬度頂多兩台車可擦車經過,如果路旁停了一台貨車,可能喇叭就會按個不停 的那種巷子。

整個路面維持得非常乾淨,社區意識非常足夠吧。騎著車不知不覺離開了剛剛那棟大樓的背後,兩旁夾道的房舍都變成相同的類型,當然偶爾有幾棟新建的建 築物外觀比較新穎,甚至有小小的停車位或臨路退縮。幾戶人家的小孩在路旁丟著球玩,經過的時候他們通通躲在路邊對我笑嘻嘻的,也有一兩戶人家的太太拿了小 板凳坐在路邊陰影處乘著涼、聊著天,用一種陌生的眼神看著我通過。路有些蜿蜒,但是方向還是沒有很大的改變,除了剛剛兩個跟這條路差不多寬的路口外,也沒 有其他左右交會的車道,直到看到電話中所說的叉路口。

其實說它是叉路口還不如說是個小型的圓環,五個路口像是放射狀般平均的朝不同方向離去,因為交會的路口多,所以每個路口的兩旁建築物留下的距離也很 寬闊,如果沒有車輛來來去去,中間就像是個小型的廣場。被路口所圍塑出來的地面,鋪著不同於柏油的橘黃色小石磚,深淺不一,非常的漂亮,如果正中央再多個 噴水池,我可能會誤認為我到了法國南部。

這樣的路口,建築物難免也會順勢建造,所以圓環周圍的建築物大多是三角形的,一樓則是面對圓環中央的小商店,還有個水果攤。繞了兩圈才驚覺到,我忘記我到底是從那個路口出來的,四周也都沒有路牌或指示方向牌,怎麼回去呢?算了,到時候再問路人吧。

我在一棟路口樓旁發現了兔子立牌,就真的只是個畫著一隻可愛小兔子的燈箱立牌,沒有任何字,底下還有四個輪子,差不多到我的腰高,也沒有固定在地面上,背後有一條電線延伸到樓裡面去。

「這不是商店用的招牌燈箱嗎?」我這樣想著。

我騎進兔子頭所指向的路,想找找看咖啡館到底在哪裡,騎了 300 公尺正準備回頭時才看到左邊一棟樓下有間咖啡館,跟昨天說的情況似乎不太一樣。

那棟建築物比旁邊的高出了兩層樓,不過從遠處似乎看不出來,整棟是清水混凝土版所形成的外觀,就像是安籐忠雄所設計的小住宅一樣,整棟大樓從路邊退 縮了約四公尺,在前面留了個小空間。如果不是在門前路旁矮柱上有個寫著「S.X.C.」的肩高方柱型招牌,可能還不會發現這裡,但是可以確定是一間咖啡廳 沒錯。

一樓整個是大型的落地玻璃,透出像安籐忠雄作品集中常常出現的溫暖黃光,店不深,應該只有五六公尺左右,一般店面的寬度。

我硬著頭皮將車停在門口旁,推開中間偏左金屬腳鍊鎖接的玻璃門走了進去。整個咖啡廳只有三張桌子、十二張椅子,跟右手邊一個供四五人坐的大L型水泥 材質吧台,左邊白色的牆面上掛著爵士女伶BILLY HOLIDAY的A1海報,天花板四周收了一圈黑色金屬材質的寬邊線,左內側有個類似儲藏室的四方空間,朝前的牆面有著一層層的書架,裡面右方、吧台的後 側看起來應該是個洗手間,兩個空間中央是個小走道,後面還有一個小轉角,看起來應該是轉面向個門。

吧台後方是層層玻璃所做出來的置物架,每一層都擺滿了杯子、盤子、煮咖啡的器材,下方則是商業用約60公分深、80公分高的中型不銹鋼高級流理台與 配成一套的冰箱,相連延伸到最裡面洗手間外的牆面,牆面上的白漆色木架放著音響主機。水泥吧台面的角落朝內放著深紅色RACILIO最高級的商業用義大利 式四孔咖啡機,旁邊還有個摩卡壺跟兩個虹吸式咖啡壺。

「有人在嗎?」沒有人回應。

「請問有人在嗎?」我走到書架旁看看書架上有什麼書。

「請問!有人在嗎?」我回頭再看一次整個咖啡廳,配色材質都蠻不錯的,材質運用的很有現代感,不論使用的家具、器材、或是空間設計都讓我非常的喜愛,不過還是沒有任何回音,連音響都沒開。

我翻了一下書,還是沒人出現。書放回架上後我轉身朝門口走去。

「喂!有事嗎?要喝咖啡的話,我們還沒營業,晚點再來!」我連忙轉身,沒人。

「這邊,在裡面。」一個男子的聲音,從最裡面走道末端傳出來的。我急忙走過去。

最裡面轉角旁真的是個門,門上有個非常細長的小拉窗,門後一對眼睛正咕嚕咕嚕轉著斜眼看外面。眼睛四周有著深刻的縐紋,似乎看起來有點年紀的男子正站在門後,門後應該是個樓梯往樓上去。

「剛剛我正在樓上後頭炒豆子,所以沒發現樓下有人,現在正要洗澡,扒了個精光,只能站在門後說話,有什麼事嗎?」

「喔,抱歉,我昨天接到一通咖啡館的應徵電話,告訴我今天來這附近應徵工作–」

「你來早了!現在才兩點半!」

「可是昨天電話裡面說的地方似乎不是這裡–」

「唉呀,昨天跟你聯絡的人是我委託一間公司幫我找人的啦!代理人昨天來這邊通知我你今天會過來時,我才發現他說錯地點,但是時間已經非常晚了,所以 想說今天下午應徵前再打個電話給你。沒想到你還是找到了。進來路口後其實還要走一些距離才會到,要再進來一點才會看到我這間咖啡館啦!」他真是心急,打斷 了我還沒說完的話。

「那,請問一下怎麼知道我的電話的?」

「電話?這我不知道,因為找人是我委託別人辦的,不過昨天代理人來的時候已經給我看過你的資料,有煮咖啡的經驗吧?喜歡這間咖啡館嗎?有沒有興趣做做看啊?」話題被轉移了,不過看他似乎急著回頭去洗澡。

「還蠻有興趣的。」我又回頭看了一眼咖啡館內部。

「那好!明天開始上班可以吧?同一個時間來?不然我在樓上後頭炒豆子,還要顧前面的咖啡館實在是忙不過來啊!」他的聲音似乎有點愉悅,現在自己炒豆子的咖啡館還真的不多見了。

「明天?同樣是現在這個時間上班?」我覺得似乎單方面決定的太快了些。

「對啊!我這間咖啡廳開始營業的時間比較晚啦,你差不多這個時間來就行了。通常我白天的時候會在樓上炒豆子,有什麼事情我會寫在書架上的留言本裡面,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給你,或你有事卻沒遇到我,用那本留言本就行啦!唉﹍終於有人可以幫忙囉!」

「那,我明天來試試看。」

「好啊,今天就先這樣子吧!唉!上樓前我忘記鎖大門了,你才能進得來啊!沒遭小偷吧?真是健忘,等等你走時在吧台上有個鐵捲門的遙控鎖,幫我關上,遙控器丟進屋內地上就行啦!拜託你啦!」

「喔,好–」我回頭看看吧台上,的確有個遙控鎖。

「磅。」在我回頭的時候小拉窗忽然關上,門後傳來上樓的腳步聲。

我在門口降下鐵捲門後,把遙控鎖輕輕的丟進門內,等到整個鐵捲門關上我才騎上自行車離開,反正時間還很充裕,乾脆繼續朝這條路騎下去,看看會不會遇到較大的馬路再問路回家好了。

騎了不算短的時間,我已經有點失去距離感,這條路才轉到一個黃昏市場裡。市場中賣著許多從其他市場集散過來的貨物,攤販跟主婦彼此對喊著,看的令人 趣味盎然,騎著騎著,回頭一看,我忘記我是從那個路口出來的,這下子又把我的方向搞混了,只得東問西問,請別人告訴我車站或是宿舍的方向在哪裡。

騎到一條環市道路後才知道,原來我已經來到整個城市的正西方去了,距離宿舍還非常的遠,等於是騎著自行車繞了這個城市1/4圈。回到宿舍,停了自行車,進到房間,洗完澡後,躺在床上,我已經累的沒有力氣再做其他事情。我無知覺的陷入了睡眠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