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失志者?工作怯志者?

窩了幾天,我想等回應告一段落,才出個聲,給學弟的勵志文到底有沒有被學弟看到那另當別論了。
在進入職場前,有一批人還沒踏進職場就變成了「工作怯志者」,而進入職場之後還有機會看到的是一批「工作失志者」。

在網路上認識一些外國朋友,尤其是在玩線上遊戲的那個時期(ULTIMA ONLINE),ICQ名單中落落長的名單中,有遊戲中的宿敵,有遊戲中的朋友,但是離開遊戲後大家都會閒聊彼此的生活,增進異國認識。國外的朋友在很年 輕的時候,可能小學或是國中的年紀,就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當他們寫下第一篇作文「我的志願」時,有的人會說想要做一個工作技能一流的 水電工人,有人會說要打籃球進軍職業球壇,有人會說要成為空中小姐,有人會說要成為程式設計師。他們的願望都很務實,都很踏實,都很現實。小小年紀幫爸爸 洗車或是幫隔壁鄰居割割草,可能可以獲得幾美元零用錢,在這種過程當中,他們從很小的年紀就開始懂得「社會」,開始會針對自己的興趣立下「志願」,不會好 高騖遠,不會眼高手低,明確的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並朝自己的方向努力。從小學到大學畢業,這是一個很漫長的時間,他們有很多的時間準備,一步一步往自己 的理想邁進。

台灣的教育卻一向沒有教導我們「我要什麼」。或者說連帶家庭都沒有告訴我們要如何去思考「我要什麼」。家教了幾個學生,有的要考高中,有的要考大 學,這些學生在學校做了一堆性向測驗的結果,卻跟自己的興趣一點關連都沒有,到了要分組,要選填志願,他們也都還搞不清楚自己真的想念的是什麼,因為他們 被學校與家庭趕鴨子上架。父母總是跟小孩子說:「你什麼都不要管,也不用去打工,更不要出去玩,在家乖乖唸書就好,等考上大學、研究所,自然就會有好的工 作。」老師們總是耳提面命:「考上建國、北一女(台清交政師大等),就會有好前途,所以要努力唸書,記得明天要小考…」所以交出一群只會唸書的人到社會 來,這群人總在求學時代從沒有經過輔導或是教育,好好的去思考一下自己的人生,發展自己的興趣,根本沒辦法知道自己真的想要的東西是什麼。這群人(或這輩 人、這代人)被輕易的洗腦:「乖乖唸書就好,什麼都不用想。」直到面臨踏出社會的第一步時,才驚覺到這樣的培養過程既不是培養出溫室的花朵,也不是培養出 耐的住風雨的大樹,而是「什麼都沒培養出來」。翻開小學生的作文「我的志願」,總是一些「我將來要當總統」「我將來要當科學家」「我將來要當超人」之類的 可愛言語,但是到了國中或高中的年紀,依然可以看到很類似的幼稚幻想。

一位學生物理化學雖然非頂尖,但是也還不錯,分組時很猶豫,最後選去社會組,問他原因是:「考上國貿或會計系,畢業不就可以當公司經理了?」啞然, 但是這並不是他的錯,得回頭看看他那開著賓士的爸媽是怎麼教的。而事實上,這位學生還搞不清楚自己以後除了當「經理」之外,想當什麼樣的經理、什麼行業的 經理、什麼職位與薪水的經理。當然這種情況不能通篇而論,不過這的確造成很多人一旦進入了社會,不知道自己真的想要什麼。

當工作壓力不斷降臨,面臨了許多的豬頭上司,漸漸的對自己想要的東西更加疑惑,也就更加不知道自己要什麼,因為志願太過幻想,使得志願容易失去,或是這是才發現自己從沒有一個明確的志願,而成了「工作失志者」。

時間已經過去,不再回頭,沒有辦法再回到小學寫「我的志願」的那個自己,沒有辦法再重新培養自己,而原本父母給予所謂的栽培或是學校師長的教育,當 下成了一場誤會。該怎麼辦呢?大家都變得要錢,這個洞似乎只剩下錢可以填滿。大家都知道自己不要什麼,卻從不知道除了錢之外自己想要什麼。失志後,又往後 退了一步,沒有膽量往另外的方向走,一方面覺得自己有點年紀了,一方面又不想捨棄現有的經歷,沒有勇氣踏出轉職的那一步,又回到了「工作怯志者」。

我告訴哪些人他們該要什麼嗎?我想我沒辦法,但是我希望大家是該想想自己想要什麼。當父母的該讓自己的小孩提早接觸社會,知道自己能在什麼樣的位置 給予自己定位,並朝目標發展,師長該開始將小考與教學放在一邊,跟學生聊聊他們真的該認識的未來。村上龍的「希望之國」是個美麗境界,那是一個沒有退休的 社會,每個人都是在一種活到老學到老做到老,享受充實與樸實生活的境地,用這樣的心態去面對真實存在於台灣社會的現況,要做改變還不遲,就從自己開始。

八年前,姪女剛上小學三年級,看到我掛在牆上的畫與幾本雜畫簿發呆了一陣子,她從小就喜歡畫畫,但是事事都好強,什麼都想要,什麼都要最好。我看她認真的翻了幾本畫冊,隨手拿了一本送給她,順便問問她:「你長大之後想要做什麼?」
「我要當畫家!」
「當畫家很辛苦喔!這世界上的藝術家都是死了之後才出名,光是畫畫可能會餓肚子,賺不到錢喔!」
「那我該怎麼辦?我想當畫家…我只愛畫畫!」我似乎看到同樣在小學三年級的那個自己。
「畫家很辛苦喔!要當職業畫家,你可能天天都沒辦法好好睡覺要一直畫喔!」
「但是我喜歡畫畫。」看她眼睛帶著淚光咕嚕咕嚕的轉。
「那就畫啊!認真的去畫!除了基本的素描、水彩、油畫都要很熟之外,更要把電腦學好,學會怎麼用電腦畫,不要管別人或是爸媽怎麼說,朝你的理想前進,你媽的性格不會阻止你的。但是你要知道自己真的想畫。」
「恩,我想畫!我就是愛畫畫!」

姪女現在在某高中美術班,已經獲得不少全國性的獎項,她依然很開心的在畫畫,甚至可以輕鬆的用數種電腦軟體來畫,目標是美術系的推甄。
「我要當電腦繪圖師,這樣我就可以在畢業後有個工作,繼續從事我喜歡的繪畫。」相較她那些還不知世事的同學,她很開心的跟我說,非常開心。這並不需要熱情,因為這麼多年以來,她一直知道她要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