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們太強!

頂著小雨,走到咖啡館,竟然遇到四年不見的學弟,正在咖啡館外的小庭園抽著煙,跟他的學弟在聊天。走進咖啡館在我習慣的位置拿了寄放的杯子,暫且不去打招呼,先自我享受一段整日中唯一悠閒的時光。雨變大了,學弟跟學弟的學弟換進咖啡館內的座位,經過吧台,終於認出我的背影來,急忙打了招呼,邀請我跟學弟的學弟一起聊天。我猜得出原因。

學弟滿臉的鬍渣,算算時間應該是剛退伍沒多久,沒半年也該有三個月了,問了他正在做啥,支支吾吾的回答正在準備拖福,要出國唸書,問他最近做了什麼事,除了補習之外支支吾吾達不出個所以然來。他正是個典型的「工作怯志者」。

學弟透露出,他對自己進入職場毫無信心,不知道自己能在公司裡面做些什麼,空有一身技能,卻對自己毫無自信,我心理想到的是「沒有認知就會感到恐懼」;因為恐懼,所以趁著家裡還有些「銀彈」,想出國繼續唸書,怕在公司呆不下去,又擔心草草離職會被冠上「草莓族」的稱號。真是這樣嗎?

國內的就業市場有種很怪異的氛圍,這群剛從軍中退伍來到社會的新鮮人,就算不是七年級生,也容易被上級主管冠上「草莓族」的名稱,真的草莓嗎?在我看來,其實有七成以上的主管,自己才是草莓。因為我們這一代,太強。

學弟啊!你要知道,現在市場經濟的壓力並沒有超過這些主管或是經理級人物的負荷,因為經濟不好,公司哪來這麼多的業務、104 人力銀行哪來這麼多的工作?經濟很好,那賺錢應該輕鬆!倒是他們卻已經提早成為「空有一張嘴」的老人。

現在公司大多數的主管幾乎都是底下人員眼中的「林經理」(豬頭經理),原因是在經濟產生變動時,太多人從原本的位置離開,而讓這些豬頭有機會向上爬,最後當他們站上現在的位置時,才發現自己真的是個豬頭,只得不斷的將自己的工作向下推開。一批批新進職場的新鮮人,就成為這批豬頭主管或豬頭經理的代罪羔羊與犧牲品,好用的就留著,當成是公司「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用盡藉口與手段,能凹就凹、能騙就騙、能壓就壓,我們才會開始發現這些人給我們的工作是他本身都沒能力達成的工作,只因為我們太強。當我們想要離開,往更好的美地去發展,他們知道自己將會失去疏散責任的管道,就會開始有許多的批評,會說我們是草莓,會說我們沒有辦法承壓,會說我們太嫩,會說我們太差,事實上,這都該是主管們對自我的描述,而他們正急於給別人貼上標籤,免得標籤貼向自己。

這些主管沒有承壓的能力,沒有辦法跟員工們站在一起,因為他們大多只熬了一段不久的時間,遇上了恰當好處的時機,才能站上這樣的高點,但是他也知道負擔責任的後果,只能不斷的將自己無法完成與勝任的工作下放,最好是自身沒有任何的負擔,只要指揮就好,這樣讓他更容易向上頭交代;他也會勉勵你、希望你能立即進入狀況(最好兩天內,不然兩週吧?),達到他自己都達不到的理想目標。

這些主管畏懼底下的挑戰,但是就是沒有人(能像我)能直接對主管說出:「如果你跟我同樣的年紀、同樣的經驗,你做得到嗎?」他們感到沒有面子,感到壓力,但是還是不敢叫我們離開公司,資遣我們,原因就是因為我們太強。一旦離開公司,這些主管又得在找新的一批新鮮人開刀,不斷的重新洗腦,告訴這些初出茅廬的新鮮人:「加班是正常的、工作做不完是正常、薪水領的低是正常的」,因為不這樣,他們會被別人看出他們自己的無能。

你相信嗎?我遇過在業界呆超過十年的建築師,平立剖面沒有一個方向的圖可以彼此兜的起來,他還能大聲的告訴他的施工圖外包商說:「我畫的是建築圖,立面跟平面本來就兜不起來!發包給你,你要幫我解決啊!」
我也遇過北部知名大學建築設計系畢業的專案設計師畫出來的建築圖不堪入目,上樓梯會撞樑、開門會撞牆,水塔放在頂樓後就以為樓下隨便一面牆上插個水龍頭就會有水可以用,圖上連管子都不知道該怎麼配。
我遇過連最基本的 MS WORD 都不擅長使用的總編跟底下的人大聲的喊:「一整天的時間,你怎麼會測不完四十台印表機!」
我聽到過設計作品其爛無比的美術總監跟外包的專案抱怨道:「一天做十個 EDM 對你們來說應該很輕鬆啊!」
我遇過連超連結是什麼都不太懂的經理在面試的時候擺出一副引領趨勢潮流的態度問:「請問你知道什麼是『數位內容』嗎?它的涵義是什麼?」
我還知道某個知名趨勢雜誌在年度會議時,要求全體工作人員對只收集到五百多個有效名單的行銷主管掌聲鼓勵,大讚這個計畫成功,還知道他們現在開始要求下屬做「未來一年電子書發展」的報告書,然後在網頁上放上醜到不行又難以閱讀 PowerPoint 簡報、雜誌的火線話題題目是 你不能不會的十個 Windows 熱鍵呢!而這本雜誌更是許多主管在看的雜誌。

好笑的例子不勝枚舉,你有看到其中的可笑之處嗎?
我們才會因此發現他們的無能,徹徹底底的。

因為我們太強,進步實在太快,所以讓這些人以為我們可以更強,好讓他們能踩著我們的肩膀。我們太強,所以一直在補他們的缺失與漏洞,而他們在社會上的集體卸責,讓整個社會誤以為超時加班本來就該是種常態,回不了家的責任制是一種社會工作的進步,沒有年終獎金的工作也不給予保障是一種未來的趨勢,不這樣的話,他們就要面臨無法接受的淘汰,他們害怕慘遭淘汰,怕把自己的位置拱手讓給我們,變成他們回家吃自己去,所以他們只好先將我們這些強者從他的小小領域變相淘汰。

這種社會氛圍蔓延到你了?你開始畏懼了?這是因為你沒有去嘗試。你不知道自己的底子已經可以一巴掌打死那個平立剖面兜不起來的建築師,平面設計的能力已經可以扒死一堆靠別人作品爬到總監地位的主管,3D 動畫作品可以拼過 TVBS 中不入流的虛擬主播,簡報的能力已經達到許多行銷主管的表現,甚至更好,語言能力早已經超過那些台客國語加起來不超過三種語言能力的面試主管。你要做的是去一家公司,進去工作,學習經營與商業的流程,三個月後再用你的能力給你主管一巴掌,告訴他他是個豬頭,離開,往下個美地前進。你要堅信,你很強,因為我們太強。

朋友在 NGO 當行銷企畫,最近面試了一位新鮮人,厚厚一疊的履歷 PAPERS,顯示出台大法學、財經雙碩士的學歷不凡,但是面試過程卻顯的畏懼,而職位只不過是在 NGO 單位的某一小角。問到薪水要求,回答:「因為住家裡,多少都可以。」朋友是學心理學的,詳談之下才發現這位高材生在面試過程中已經被嚇傻,每個職位的要求都高不可攀,不是要經歷,就是要能力,但是求職網上總是在求人的公司,卻充斥著沒有能力的主管,他只企望能先進NGO單位,累積經歷後,馬上進入主管的階段,並且不要讓自己當個豬頭主管。

我們太強,會的電腦技能太多,從網路汲取的知識過豐,讓這些已經呈現呆滯狀態的主管畏懼,我們不應該去默許已經病態的工作風氣,更不應該讓自己感到畏懼,經歷是可以累積的,但是能力是他們不改變就不會擁有的,學弟,走出來吧!進入職場後,你才會知道你要什麼。

十年前,一位好姊姊送我一張卡片,上面寫著:「能飛不怕高,能潛不怕深。」別怯志,這句話也送給你,你就出來試試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