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p, I am hungry for reading.

忘記在哪看到的學術觀點(應該是在日本台什麼神秘的家庭醫學之類的節目當中),說「人類在古早的時候,因為地球自轉速度較慢,一天是25個鐘頭的,所以在當時誕生的人類所擁有的生理時鐘應該也是25個鐘頭的,而演變至今,地球自轉變快了,一天變成24小時,但是人類的基因當中還是以25小時在運作,所以從小就一直處於睡眠不足、時差不對的情況下,人類很容易發生所謂的嗜睡症」,我對此說法一直有種科學上的信服而深信不疑,因為實際上我還真的有過幾次這種經歷。尤其是當生理時鐘一陣混亂之後,就會陷入「重新規劃睡眠週期」的流程當中。

前一次遇到類似情況已經是在多年以前,經歷長達四天未曾闔眼的一場畢業秀,然後回到家中連著一兩天的瘋狂沈睡後,就犯了「睡眠週期不全」的毛病;之後每天晚上即便是早早上床也是醒到該要睡著的時間才會睡著,睡眠的時間開始自動每天往後調整一個鐘頭。畢業之後的空閒光陰加上無所事事,跟畢業前的瘋狂沈迷於作業當中相比,落差自然是相當的大,在畢業之後就放任自己的身體去做調整,一直到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睡眠區間與週期時間才再度回歸到一般人的正常時間。

離職沒多久頭幾天的狂睡也是到跟四天沒闔眼的那次一樣離譜情況,最初的第一天是從前一天的晚上八點開始睡,睡到第二天的晚上八點多,起床之後看到天依然是黑的,時鐘依然是指著八點多的時間,完全是一陣混亂,
住所中沒有任何可以指示日期的東西,根本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睡過了沒有,只能打開手機來確定自己真的睡過了24小時。洗個澡之後出外去覓食、喝杯咖啡,回到住所之後,東摸西摸直到天明,又再昏昏睡去。

第二天下午莫名其妙清醒過來之後,恍惚中確定自己還活著,有吃東西、有喝水,還不忘記開一下電視看一般週間日電視到底在演什麼,傍晚精神來了,又摸出門去找咖啡、找酒、找煙、找Social,混到大半夜才回到住所,又開始狂睡。

與其在台北睡,不如改回到台中家裡睡,所以第三天我就搭著夜車回到台中,然後睡眠的區間就開始以十個鐘頭為基準,每天一個鐘頭的落差,在24小時的時間列上逐漸往後挪移,像是呼應基因中25小時的生理週期一般。

這樣的生活作息真的是什麼正事都做不了,台中的家也已經變成「回到台中時暫時的住所」,沒電話、沒網路、更沒電視與第四台,清醒的時候就是閒的發慌(也才不過回台中的第二天、第三天),於是我就窩在自己喜愛的咖啡館當中,從老闆堆放的書架上一本一本的找書開始看;如果是在深夜醒過來,我就帶著自己買的書前往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芭樂咖啡館,或是直接在咖啡館中翻書來看;白天買書還算方便,附近就有三大知名書店可以閒逛亂晃,半夜要買書的時候就隨便找間網咖上網,偷偷獲取系統 SYSTEM 權限後,先抓個免費防毒軟體清清病毒、檢查系統有沒有隱藏的背景程式或SERVICE、再抓個FIREFOX來安裝,直接在網上購書,指明送到最近的便利商店去,半夜都還可以去取書。

就這樣子,我從勞倫斯卜洛克的雅賊系列開始看起(把泰德威廉斯交易掉的賊 喜歡引用吉卜齡的賊 閱讀史賓諾莎的賊 別無選擇的賊 衣櫃裡的賊 伺機下手的賊麥田賊手 圖書館裡的賊 自以為是亨佛萊鮑嘉的賊 畫風像蒙德里安的賊等等,應該是全系列了吧?),然後是 譚納的12體操金釵 譚納的非常泰冒險 睡不著覺的密探,接著是 黑名單 殺手,再來是艾西莫夫( 我,機器人 基地締造者 基地前奏 基地與帝國 第二基地 基地 基地締造者 正子人(電影「變人」的原著)),接著是 華氏451度 69 寂寞國的殺人 一瞬之光 漂流街 夜光虫 水之重 雪上光 OFF學──會玩,才會成功 創新者的思考 思考的技術 梅岡城故事風之影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卷之一】至【卷之七】、24小時咖啡館中翻到近半年份的商業周刊數位時代、時報週刊與一堆八卦雜誌、漫畫店中租來的寶島少年、少年快報、 女帝 勇者故事 神之、、、直到一個月多一點的時間之後,睡眠時間的區間調整回到一般正常的時間為止。

我在這一個月多一點的時間內就是一直在看書,常常看完兩三本之後站起來頭都是一陣暈眩,接著沒多久又再坐回去繼續的看。連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會用這樣的方式去不斷的「看」,之後到現在我還接著繼續看 四的法則 歷史學家 蒲生邸事件 龍眠(之後還有 勇者物語)、、、但是密度就不再像當時那樣的高。

朋友跟我說:「你的腦袋當時可能不只是需要睡眠而已,應該也餓很久了吧?」

「不過我平常也都有在看書啊!」因為我是相當愛看書的人,廁所中爆滿的書架一直是令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問題,工作上花的腦力雖高,但是並沒有要吐出太多東西的需求,平時也都吸收不少網路資訊,並且固定閱讀報章雜誌,這樣你還說餓?

「不,是你平時就沒讓它吃到夠飽,就像大胃王的食量跟一般人的食量相比,就是不一樣!連胃的容納量都不一樣。餓久了,歹到機會當然會狂吃囉!」

「喔,好吧,我承認我的頭的確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