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p, I need more sleeping.

確定離職之後,前三天一定是給它睡到天翻地覆不像話, 有一種想要把這三四年沒睡夠的一次都給睡回來一樣;我踏出公司自動門的那一刻,我的心情是突然整個放鬆了下來,原本腦袋中劈哩啪啦狂響的聲音突然安靜了下來,原本一直懷疑有一天我會坐在辦公桌電腦前,然後腦袋開始爆噴出腦漿的腦脹也突然消失無蹤,但是之前在辦公室中卻絲毫沒有感受到腦袋中會劈哩啪啦的作響,也沒感覺到腦脹,一直是到走出門的那一刻開始與前一刻相比,才發現腦袋裡有這種情況。

從公司回到家中後,八點不到就早早爬上床,我突然想到我似乎很久沒有這麼早的時間就爬上床,即使前一天熬夜(玩)、當天工作再忙(著玩),回到家中我還是會東西一拿就出門去,到街頭巷尾的小店、小街中閒晃,租來的房子就像是儲存物品、盥洗用具、洗澡水的貨櫃,回去貨櫃中的目的是從「床ATM」把睡眠提領出來花一下的感覺,領太多還覺得太奢侈。

一個翻身很順手又把鬧鐘開關按了下去,突然才想到明天不用上班,按鬧鐘幹嘛?深深覺得自己是不是該歸屬為智能障礙的一群。一個有智能發展障礙的兒童會讓父母擔心,希望他能夠接受教育,即使是教育他一些重複且機械性的動作也好,只盼望他能在機械性的重複教育底下學得一技之長,長大之後能夠自力謀生,適應這個社會。這個動作讓我發現,原來這個社會上有很多人,包括我在內,也在默默接受來自各方的智能障礙教育。 想到這,又很機械性的拿出筆記本,就著床頭把自己的想法寫下來,好以後把它寫出來。真是夠了!

躺在床上,這也是第一次覺得住在這個租來的房間中很吵,外面靠著台北數一數二的大馬路,每當紅綠燈一變換,就聽到一陣一陣的車聲呼嘯而過,可是以前從來不覺得房間內吵,仔細想想,才發現原來之前都是在深夜十二點、一點的時候才回到住所,外面早已萬籟俱寂,台北的居民都躲回家中睡覺去,沒車沒人當然不吵。不過聽著一陣一陣的車聲,卻倒也是朦朦朧朧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