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拍手炒飯:阿母ㄟ手路菜

店家送上兩碗苦瓜大骨湯做前湯,在熱炒店中蠻少見的。湯帶有點濁,一看就知道大骨已經熬滾了一整天,苦瓜則早已絲毫沒有任何苦味,留下的甘味讓湯喝起來非常的鮮甜,小骨帶點邊肉,雖然不多,但是一入口就感到肉已經化下。不過這當然無法滿足兩個餓鬼。

接著蕃茄牛肉燴飯先上桌,我的媽啊!超級大盤的!不過對於肚子正餓的我們來說正剛好;緊接著鳳梨炒飯也上桌了,一看到那炒飯真是不得了,份量超級十足,量至少是外面的 1.5 倍不說,飯炒得是粒粒分明、顆顆見型,並飄來一陣飯粒經過大火快炒的熟悉焦香氣,炒飯內翻看得到一塊塊新鮮片下再與飯快炒上盤的鳳梨丁,炒飯上頭還鋪上一層不薄的肉鬆,光是看到那個樣子就已經讓人口水猛流。

趁著熱香騰騰,剷了一匙送入口中,炒飯立即在口中鬆散開來,香氣直衝鼻喉;飯吃起來絲毫不會覺得乾硬,卻又有著彈牙的嚼性,咀嚼之間可以感受到每一粒飯粒的粗型,搭配起鳳梨微微的酸度與炒飯本身的微鹹,甜度完全被引了出來;配上肉鬆入口,新鮮的果香、豪爽的飯焦香與肉鬆特有的氣味互相交融,整盤炒飯的香氣呈現出非常微妙的層次感。

吃完第一口,我忍不住拍了一手,H 知道我的習慣,見狀就知道這炒飯到底如何,馬上也剷了一匙送入口中,沒多久也拍了一手;原本想在吃飯間聊聊天的,沒想到卻演變成兩個人默默地低頭猛吃,不消一會兒就盤底見光,蕃茄牛肉燴飯醬汁的量剛好,H 吃完後盤底無剩,鳳梨炒飯更是極好,盤底看不出留有多餘的油膩。
這是我六年前第一次吃到「拍拍手炒飯」的記憶,但是「拍拍手炒飯」是我亂搞出來的名稱,這家店的名稱其實叫做「阿母ㄟ手路菜」

台語所說的「手路菜」是指「私房菜」、「特色菜」的意思,店內沒什麼特殊的裝潢,也沒華美燈光,風格是非常家庭式的小餐館。在這家小館當中,基本消費是每位客人都要點一道菜。只要常去就會發現,去的客人幾乎都以小家庭為主,有時是爸爸帶著兩個小孩前來吃飯,等著媽媽下班;有時是一家三口、五口前來,點一點一大桌菜,全家一起吃;不然就是附近公司行號三五個同事一同前往用餐,偶而則是老夫妻懶得下廚房,夫妻兩帶份報紙到這邊來吃飯看報,比較少見的是知道門路的情侶檔。

來這家店真的是要有嘗試美食的心態,不然會錯過很多的好料;阿母ㄟ手路菜就如它招牌上寫的一樣,「家庭野菜創意料理」,店內有很多在台北難以見到的菜色,像是炒秋葵、炒百合,或是野菜炒肉絲之類的,也有像是木瓜燉牛肉、馬鈴薯燉肉這類菜色,算是內行的吃門道,外行的吃熱鬧;菜色並不講究,沒有什麼擺盤,一律是大火快炒就裝盤上桌,但是新鮮度好,風味到家,筷子一拿就可以大快朵頤,這樣的店自然也是熟客居多。

雖說是家庭式小館,但是安靜不吵,大家都會認真的看著電視,默默的扒飯吃菜,聊天也輕聲細語,但是氣氛就是輕鬆自在,真的有一種回到家中餐桌吃飯的感覺(不然也是到朋友家中吃飯的感覺),白目喧嘩型的年輕人還是別進去,免得遭隔壁桌白眼。

炒飯當然是值得一吃的好料,可是之後我卻極愛點他們的干炒河粉,牛羊豬肉三種任選,而我通常都是點牛肉為主,大火快炒不用五、六分鐘就立即上桌了。如果是單獨前往,初次看到應該會被嚇一跳:在籃球直徑般大小的盤子上,鋪上滿滿的干炒牛肉河粉,看到時你會感謝那只是一片微高丘陵,老闆沒有將它炒出一座高山,量真的是多。跟外面干炒牛肉河粉不一樣的是,你會吃得出老闆的貼心,一般的干炒河粉頂多是肉片蛋花,偶而將就些洋蔥把客人的嘴打發打發,可是阿母ㄟ手路菜的干炒牛肉河粉有著豐富的青菜野蔬,有時視季節還會而有所不同。

炒飯好吃似乎難以令人信服,因為每個人喜愛的口味並不一樣,但是炒河粉的好壞就高低立見;一般外面的河粉大多過熟,吃起來像泡爛的寬麵條,顏色透通河粉也易破,盤內多是零碎的河粉塊;不然就是河粉根本沒有熟透,吃起來乾韌帶有粉粉的感覺,河粉看起來白色不透明,對半折起的河粉條打開來看,中間的部分一定是帶有粉白感(沒熟的部分),吃起來就像是配醬料嚼粉團。阿母ㄟ手路菜的炒出來的河粉薄軟卻又有彈性,顏色半透明透著漂亮的光澤,所謂的彈性是,你用牙齒輕輕的咬住,筷子一拉,它還會稍微變得窄長,彈性極佳,吃進嘴裡利牙一咬,馬上就能夠知道老饕口中所謂的「微微的彈牙」是什麼樣的感覺,但是也別想要求它擺的多美就是,老闆大火快炒,青菜野蔬隨手一抓就下鍋了,所以盤內蔬菜種類像是雜燴,反正吃就對了。

在兩年多前(三年)改裝之後,菜色依然沒有什麼大改,多了個麥茶桶無限供應,沒有決明子茶了;點菜的話,白飯隨意,飯後甜品也是自取,冬天時甜品還是供應熱的,心意到位還不夠,有次看到甜品是粉圓蛙蛋,你真的會以為老闆把比例搞錯了:怎麼沒有甜湯汁啊?整桶都是粉圓蛙蛋!吃完個干炒河粉,光看到粉圓蛙蛋是那個樣子,精神上就已經撐死在地了。偶而還有水果供應,實在不知道還能求什麼。

建議一個人單獨去的話,千萬別想挑戰兩種以上的菜色,如果你跟我一樣有一種非常執著的習慣(一定要將東西吃完,不准剩),點一樣東西就已經夠受的了,點兩樣菜一定是自己找罪受。兩人一同前往不錯,可以分盤食之,如果能有個三五好友一同前往,那更是絕佳。沒啥餐廳的氣勢,地板也沒光可鑑人,但是就是那種濃厚的家庭風味,藏身在繁華的東區巷弄間,讓我多年來不斷的一直前往用餐。

地理位置如下所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