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的一役,不必沈重

吃著屏東農特產的牛奶芭樂,我思考著,這真的是快樂的一役,不是嗎?

這一次總統大選,民進黨首次拒絕刻意操作悲情,從謝長廷宣佈參選開始,就是身處逆境,快樂前進;謝長廷沒有龐大黨產的奧援,沒有高收視率偏藍媒體疼愛;當對手發生問題時,高收視率偏藍媒體大幅協助老馬消毒,當偏綠陣營發生問題時,高收視率偏藍媒體將問題轉大;這次的選舉中敗者的情況不會寫在教科書裡,也不會有人因為看到謝長廷企圖在選戰溪流中逆游而上,領悟出人生要力爭上游的道理,而發願當上未來的總統。

但是,我們不是為了保護替自己生財的中國工廠而丟棄尊嚴挺中的既得利益者,我們不是為了在中國多賣幾張芭辣唱片的歌者,我們不是為了能在中國多上幾個綜藝節目的主持人,我們不是為了能在中國佈建頻道內容供應的演藝界大老,我們不是拿了綠卡長居紐約卻趕回來投票決定他人命運後又在回去紐約養老的過氣演員,我們不是為了輸送兩隻瀕臨絕種動物而大喊爺爺你好的人,我們不是有專車接送投票的人。

但是,我們看到搖滾團體遠赴美國替我們發聲,我們看到偏綠候選人提出切合這一輩公民在未來必有須求的幸福政策,我們看到台灣希望能像丹麥學習、走向一個福利政策的國家,我們看到充滿感性的電視廣告,我們看到年輕有創意的志工加入選戰,我們看到維護本土文化而被媒體屏棄的藝人深入街區,我們看到一個南部都市在短時間發生改變並且進步,我們看到對手造勢晚會上眾人眉頭深鎖卻未想過自己為何苦情,我們看到我們為原本可能實現的未來而擊掌歡欣。

我們知道「共同市場」定義是:「『共同市場就是要包括商品、資金和勞工自由流動』,共同市場的基本權利就要勞工自由流動。」(Ref)我們知道偏藍陣營已經沒有像鄧麗君般的愛國藝人,我們知道台灣有許多被刻意抹煞卻持續進步的建設,我們知道菜價如何在颱風過後被刻意哄抬,我們知道菜價為何在盛產或搶種之後大幅滑落,我們知道油價為何飆升,我們知道近幾年來國際經濟是如何影響國內經濟。

我們看到我們是快樂的,因為只有快樂才是積極建設的動力,可是我們看到對方是悲情的,當對方無中國依靠的時候就只能表現悲情;我們知道我們依附的位置就在這裡,還是我們並不知道?如果我們真的知道,我們應該是更快樂的。

Because They vote for their wallets, We vote for our vision.
因為他們為了自己的荷包投票,我們為了我們的願景投票。

我們可以說自己的票真的是為未來投的,乾乾淨淨的一票。因為我們很清楚知道我們所依附的位置;而從此以後,沒人可以再繼續假悲情裝靠盃,儘管油價會再升、台幣會再漲、出口會衰退、房價已開始高漲、荷包買不起房子的人將更買不起房子、租金也即將跟著升高、高價餐廳開始開張、吃不起飯的人更吃不起,台灣海峽雖然沒有加蓋、會游過去的依然將更加緊腳步以更快的速度游過去,我們不想成為服務觀光客的服務生,卻無法改變大多數人的決定。

但是我們要記住,我們是為了台灣的願景而投。即使看到數字輸了,卻不需要感覺到過任何難過與傷心,因為這次選戰當中,我們沒有悲情,這次的選戰是快樂的一役,雖然快樂似乎是比悲情更難感染其他人的;表態不必遮掩、敗選不必沈重,因為以後沒有人可以藉由各種議題假悲情裝靠盃了;他們投了票,就必須將面對的改變默默的吞下肚,為自己的投票背書。

雖然偏綠陣營的候選人可能會退出政壇,偏綠陣營會失去一位台面上的明星,我們還是要繼續用快樂的態度,守護著我們的依附、我們的未來,直到他們發現荷包並非一切;即便我們期許的這個未來,可能不會來臨,我們依然要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