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贊成死刑,你是憑什麼反死刑?

很多人很愛跳出來談反死刑,可能因為談反死刑可以讓別人認為自己尊重人權、了解生命價值、愛惜生命等等,可是很妙的是,這些反死刑言論者,檯面上看到的幾乎都是生活安逸、未遭劫難者,或是加害者的家屬,憑什麼倡言反死刑?憑的是尊重人權?還是了解生命價值?還是愛惜生命?

這些條件併作一句話講也很合理啊:「我尊重人權、我了解生命價值、我愛惜生命,所以我更贊成死刑。」因為尊重人權、了解生命價值、愛惜生命等等廢話跟【廢除死刑】或【反對死刑】之間不存在必然的「我尊重生命所以一定要反死刑」這種邏輯關係,同樣的也沒有「我贊成死刑就表示我不尊重生命」這種必然關係存在。

死刑的出現有歷史的脈絡、原因與邏輯存在,死刑是大自然當中不管是狗貓鳥獅豹虎象等 同一物種間 都會默默進行的舉止(並非 不同物種之間,搞清楚點),但是反對死刑的人本身的立論基礎就已經沒邏輯可言了(至少我沒看過有哪個論述是充滿邏輯論述的因為 A 必然 B 、因為怎樣所以必然不可抗力而要廢除死刑之類的),還會質疑別人的邏輯,這就蠻好笑的,幾乎都是為了反對而反對較多。

不過類似寓言故事中蝙蝠選邊站的娘砲式軟話倒是很多人愛說。

你倡言反死刑,你憑的是什麼?你真的面對過犯人嗎?我敢出來贊成死刑是因為我面對過的罪犯與受刑人沒有上萬也有成千,我見過的傢伙幾乎都是那種「阿~又不會死,關幾年就出來了」、「吃政府十年,出去又是一條漢子」、「阿這次就失手被抓,先進來休息一下」,我贊成死刑耶,你咧?你只是躲在螢幕另一端正爽爽在上網看文章,你憑什麼鳥毛來反?

你倡言反死刑,你憑的是什麼?你看過三人結夥強盜殺人為了避免遭判死刑其中一位總是負責把風口供佯裝不知情的犯人說「只要不被判死刑,再怎麼樣也是會讓我出去啦,能安怎?另外一個跑掉的遲早也是會給他死的」?我贊成死刑耶,你咧?你只是躲在螢幕另一端正爽爽在上網看社會版文章「啊...又一件強盜殺人案件」,你憑什麼鳥毛來反?

你倡言反死刑,你憑的是什麼?除了電視上的馬賽克版新聞畫面,你有親眼看過被父親強暴多年的國中女生躲在牆角哭泣的樣子或是強制性侵害嫌犯大聲叫囂「我如果出去一定要幹死她,你叫她給我等著」的情況嗎?我看過,我贊成死刑耶,你咧?你可能正將你的女兒抱坐在腿上上網看文章,正在享受天倫之樂爽的哩,你是憑什麼鳥毛來反?

你倡言反死刑,你憑的是什麼?如果你是個躲在父母羽翼下長大、家居安康、窩在溫暖的電腦面前上網打字看影片的傢伙,你正在享有歷史上發生與累積下來的死刑當中所獲得的生活成果,這種「事不是自己做、嫌事髒、卻爽在事裡」的人,最沒資格出來談反死刑。

這種事情三天三夜還說不完,看太多了,多到遠比國內各大新聞報紙加起來的新聞還多,你怎麼不先去法院、地檢署、看守所看看怎麼回事,再來跟別人說:「在我看過成百上千的犯罪案件後,我贊成廢除死刑。」如果你沒那個鳥毛,就還是滾回電腦前面窩著抓 A 片打手槍比較好,別出來談反死刑或在贊成死刑該有什麼邏輯,因為這種連「反對立場」、「立論之地」都找不到的 人型化享樂動物 是要談個屁?

這跟什麼挑逗社會仇恨或是什麼法治架構威權之間,是「一點關係都沒有」,如果你感受到這裡有什麼仇恨或同情的情感被挑動,你就更沒資格談反死刑;有資格出面反對死刑的人,只有像 Star Trek 裡面的史巴克、那種已經被訓練到無情無感、親人好友死了還能凡事邏輯思考、做出中立客觀判斷的瓦肯人,才有資格談,阿你都會感受到情感被言詞所挑動了,你憑什麼鳥毛來反死刑?

我贊成死刑,不過台灣的死刑判得很奇怪,真的蓄意謀殺的殺人犯,其實都不怕死,因為大都知道事發之後可能會被判死刑,都很認命,很多這種人都是為了出口氣、願意一命換一命,這種人我不覺得一定要判死刑,因為這種人大多是加害單一對象或單一家庭,我覺得應該要判監禁終身、褫奪公權終身後、為被害人家屬奴役終身直至被害家屬原諒為止,或者與死刑擇一進行;反倒是那種為了小利小惡在社會上不斷詐騙、不斷偷竊且不斷重複犯罪而無法教化者,或是賣假酒、假菸、在食品內添加有害化學藥劑藉以牟利並立即造成社會大眾多數人身體機能危害且無法彌補者,這種累犯立即應該判死刑,不然關一關三五年過去了,出來又是一條繼續不斷詐騙、不斷偷竊且容易重複犯罪的,或是賣假酒、假菸、在食品內添加有害化學藥劑藉以牟利的好漢,而且,我告訴你,這種人把監獄當自己家哩,進進出出像家常便飯,偶而還會遇到熟識的,而這種事情,我親眼所見就絕對比你多了。

如果你是強盜殺人犯罪、強制性侵犯罪、擄人勒贖慘遭撕票等等被害者的家屬或被害者當事人,出面來倡言反死刑,我真的尊重你的選擇、並且我不會質疑你的選擇,同時我覺得你如神一般偉大,但是我尊重你的選擇也僅僅是因為我一定不會跟你是同一立場而只好尊重你且不質疑你,憑我的過往經驗讓我繼續贊成死刑的成立;如果你不是被害者或被害者家屬、又完全是個法治局外人,我還真看不起你,滿口什麼人權、愛、公平與正義,除了想引人注目之外,我看不出哪一個什麼是反死刑的必然條件,我也可以憑著人權、愛、公平與正義全力支持死刑,請你別以為把愛、公平與正義這種口號當成衛生棉先拿去用過就算贏了,還想扯邏輯思考與道德;你倡言反死刑,你是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