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風景。水果香氣

「嘿,你知道為什麼這麼多人喜歡在牆上掛畫嗎?」

「因為沒辦法在某面牆上開窗,只好掛上一幅畫,假裝牆外有片風景?」

「嘿,那你知道為什麼有人在窗戶旁邊也會掛畫啊?」

「因為這樣做可以假裝原本那扇窗所看到的風景像是一幅畫?」

「那你這邊怎麼都不掛畫啊?」

「因為我還不知道要買什麼畫,也不知道要掛在哪裡...」

窗外看得見有亮黃的陽光灑落在柏油路上,但是天空卻又同時飄著細雨,窗台上的仙人掌興奮地張開全身的毛刺迎接晶瑩的雨珠,兩位路人面對突如其來的太陽雨有點不知所措的躲在店門口旁屋簷下;這陣風景,讓原本悶熱的店內突然舒服了起來。



「嘿,我最近遇到了一個人,我很想了解他,但是他卻不肯打開心房跟我說話,總是對我問的問題閃閃躲躲的,以你是男孩子的立場,你覺得是為什麼?快分析給我聽,快。」

「我覺得... 他的心房內,應該早已掛滿名叫『回憶』的畫吧?所以根本不想對你開門或開窗...」

「喔... 然後呢?」

「就這樣啊。」

「啊?就這樣?吼... 哪有這樣的啊...」

看著酒精燈透出清藍的火焰把透明的液體沸騰成氣,液體一鼓作氣的從圓滾滾的底座中央圓形管柱中攀爬而上,幻化成棕黑色的熔岩後冒起了細泡,在最上層的表面聚集成形後再緩緩破開,不知不覺讓人看得心醉神迷。

「嘿,你知道 P 子要結婚了嗎?」

「喔?真的?你怎麼知道的?」

「她在 MSN 上有放她婚紗照的相簿連結,後來我有問她,她跟我說的... 」

「喔?真的啊?哈!那真不錯,真令人好奇耶... 」

「嗯?你很想看相簿對不對?只是不好意思說你想看吼?」

「才不是咧!我沒有想看,不過也沒有說刻意不想看或拒看,而是還沒想到要不要看這個問題,我反而是很好奇你現在在婚紗照內看到的那位,是不是就是之前的那個。」

一陣翻滾後變成順時針的快速旋轉,壓力的失衡讓鼓脹的態勢瞬間的瓦解,逐漸從底部脫散,下沉,流洩,而液體又重新凝聚於圓滾滾透明的底座當中,脫去繁雜細末的質體而成棕紅色的半透明液體,在戶外透入的光線下竟有種閃亮晶瑩的奢華感。

「ㄟ...你這樣一說,我倒是沒有問,因為你說的那個我也沒見過,說不定就是現在這個。」

「不知道,不過我也沒見過之前那個,也有可能就是你看到的這個,不過我只是好奇問問而已。什麼時候結啊?」

「就在這個禮拜六。」

「這個禮拜六好多人結婚啊,日子這麼好,今年不是孤鸞年嗎?」

「嗯...你真的沒對婚紗照或是 P 子感到好奇?你老實說你有沒有想看她穿婚紗的樣子?」

「沒有!就跟你說不是,我並沒有想看婚紗照。如果你有去,記得替我說聲恭喜啊。」

從底座換到瓷杯,逐漸平靜無紋的液體表面緩緩浮出些許迷霧,與瓷杯交際的淺灘在這陣迷霧催化下看起來更加偏紅,迷霧中傳來的水果香氣刺激著口腔深處的唾腺體,卻也很快的激起心中極度想要擁有的歡愉感,微微的焦糖香更讓它帶有點迷幻,猶如手上拿著之前樹林內採到的核果卻誤闖了一片果實已經成熟到將要落地的莓園一般。

「薇薇特南果。」放上木桌時,瓷杯盤間發出一微微的清脆碰撞聲。

「ㄟ~看來她真的沒有告訴你,似乎也不打算告訴你。」

「是啊,我能了解。」

「了解?為什麼?我不懂耶,我覺得雖然你們有過一段,但是通知你一聲,或是找你去婚禮又有什麼關係?」

「這不是說什麼關係不關係,或是誰跟誰有沒有一段,那是因為我跟她之間,就只是在彼此人生過往中的一段風花雪月,就只是...就只是風花雪月而已;
 「而不管是誰先的,當有人先走出下一步的時候,就表示這段風花雪月已經結束,在當時就結束了,它必須要結束,並且被遺忘,至少不必再被提起;
「因為這是一段連情都算不上的風花雪月,而已,而我也無法想像我看到她的婚紗照或是到她婚禮上見到她,是否還會眷戀與思念她的身體與對她的慾望;
「如今,我跟她都已經成為彼此放在心房角落、藏在書架背後或是床頭底下那幅年輕時拍下的全裸寫真,那不但無法掛出來細細回憶,也無法為人所知,只能夠自己知道有一幅畫在那裡、在那個角落裡藏著,
「裡面拍的是什麼內容,也只能我跟她知道而已,只能這樣子而已... 這樣還要怎麼... 嗯,還能有什麼『關係』呢?」

 「喔...」

雨停了,依然看得見陽光,這種感覺就像是有人在路旁灑水一般,潮溼的路面反射著赤白的陽光,令人不經微微瞇起了眼;原本站在騎樓屋簷下的兩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了,一隻土黃色的小狗披著剛抖完水還掛著些晶瑩水珠的濕毛從門口前輕快的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