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文化。創意。大港開唱。Orbis 有感

Orbis 今天一早在 Twitter 上發了數則對高雄、創意文化、音樂文化的個人感想,覺得這些文字如果順著時間流而被訊息所淹沒,有點可惜,在取得他的同意之後收在這裡。

-------- //可愛分隔線// ----------

今天搭高鐵的時候在想,本來商業活動一直比高雄發達的台中,說不定因為高鐵,慢慢被高雄比下去,去台中市區不管搭什麼交通工具,時間跟搭高鐵去高雄市區差不多。高鐵乘客數的大幅成長,加上高雄觀光潮的形成,今年的大港開唱,比起前兩屆會多很多外縣市觀眾。

這次大港開唱節目還有個很特殊的是,在地經營屆滿二十年的藍色狂想pub,也將首次跨界參與,藍色狂想super band在高雄相當受歡迎,也是黃小琥長期合作樂團,這次邀來彭佳慧擔綱主唱,肯定吸引一批不同的觀眾群。加上12打狗幫的樂團聯演,幾乎是高雄史上第一次音樂圈大團結在一起。

回想起來,藍色狂想super band、康康、Free Night等算是許多高雄音樂愛好者的啟蒙體驗。當然也不能不提到當年六翼天使、Happy Dog等等開創的第一代高雄創作樂團風潮。

TheWALL的工作團隊,有許多是高雄子弟,這次其實算是返鄉服務,同時許多臨時人力也大量採用在地年輕人。負責策劃森活大街(創意市集)的團隊也是高雄在地的團隊。此外還將會有高雄出身的幾位藝術家在會場做塗鴉作品。表演樂團超過三成來自南部,比例也遠超過任何其他音樂祭。南部青年文化正茁壯。

前幾天在高雄家裡衣櫃,還看到1996年,「為流浪的聲音找一個家」活動T恤,在新開幕的ATT,每個禮拜六排好幾個樂團演出,門票五十塊,然後還被罵說是吸金集團,但如果不是有陳其邁的贊助,活動根本辦不成。

那幾年還有家酒吧叫「High Bar」我在那邊看了黑鳥、彼得小鳥的演出,當時大概是十六七歲,震撼的程度我到現在都還清晰記得當時場景的每個細節,人物、裝潢、音樂。還記得那時門口附近貼著一張濁水溪公社的海報,當時是遙不可及的想望。在那度過許多開心的夜晚,也是我第一次摸到DJ器材。

過年時跟朋友聊到高雄的發展,缺乏火車頭產業。我不是很確定文創產業是不是可能當高雄的火車頭,但我很確定對城市發展有很大的幫助。SONY的PS研測中心、獨立音樂的活動、各種演唱會的舉辦、展覽等等的發展,都代表了這個城市的文化正在劇烈的蛻變。我也相信這城市的性格將會成為台灣的搖滾重鎮。

市容的改變也許沒有什麼實質上的直接助益,但我想確實改變了高雄人的心靈,與世人對高雄的感覺。不再只是重工業、加工出口區跟港口。1979 年在高雄爆發的美麗島事件,意外地改變了台灣三十年來的政治生態,而未來,高雄又將會給台灣帶來什麼?

-------- //可愛分隔線// ----------

打從 Orbis 當兵之前跟他在網路上互相知道對方到現在,應該有八、九年了吧?剛開始只知道這是一個對音樂超有熱情的咖,根本不知道他是做啥的;後來知道他退伍後跑去台北在 TheWall 這牆工作,他跟我說他是在負責賣票的,我還真傻傻的相信他,前幾年住師大區時去過幾次 TheWall,還特別注意售票員,不過也沒見到哪個長得像是會叫 Orbis 的(XD);後來才知道他已經是 The Wall 這牆音樂藝文展演空間Uloud Music 有料音樂的 CEO 了。

雖然不熟識,但是知道他是很早就懂得開始利用網路技術去進行文化創意行銷的創意人(可以這麼稱呼嗎?),包括一些新型態網路服務的綜合應用,並能在自己的喜愛的產業當中充分發揮這類技能;默默的看到他們這群人付出熱情的拼命努力,就算是經常喝到爛醉、靠盃罵幹,還是真的非常羨慕,似乎也讓我重新燃起捨棄一切衝去硬幹的衝動。(不過我現在很沒種...Sorry ~)

大港開唱,衝啦!我也該來安排一下時間與購票了,只是不知道還買不買得到呢。對了!駁二藝術特區真的是整理規劃的很不錯啊! See you there Guys!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