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的都更與假公園換鈔票

都更( urban renewal)原本是計劃性名詞,但是在台灣現在變成了動詞,因為王家被郝龍斌政府從後面給「ㄉㄨ」下去了,看到這種慘狀就跟看到「龍紋身的女孩」中的莎蘭德被法定監護人從後面「ㄉㄨ」下去一樣,看得令人難以忍受,受害者的痛苦與嚎叫都說明了這個擁權而行事的人就是個「合法的變態」而已:
即便事後流淚哽咽說愛你、還是執意「ㄉㄨ」下去,還說「ㄉㄨ」這一下就是為了表示愛你,這不就是電影裡常見的變態最愛用的理由嘛?甚至還告訴大眾:市政府只是協助進行前前後後不斷「ㄉㄨ」的動作而已,至於怎麼被「ㄉㄨ」、「ㄉㄨ」的平不平順、「ㄉㄨ」完有沒有付錢,不干市政府的事!市政府就是要「ㄉㄨ」,真的要說,市政府只是在後面「推」而已!真是超級變態的!

因此有更多人開始注意相關議題如何防範變態性侵犯,例如:
「王家被『ㄉㄨ』了」、
「何謂ㄉㄨ更十八招」、
「怎麼樣才不會被市長或建商暗地裡從後面『ㄉㄨ』到」、
「注意!你有產權(自主權),一樣有可能被強『ㄉㄨ』!」
「再注意!就算你對外強力主張自主權、強力說不,你一樣有機會被一群人強『ㄉㄨ』!」
也因為這樣,翻出了假公園獎勵容積的事情。

如果是用文字說明,一般人看沒三行大概就睡著了,台北好好看一眼粉絲頁貼上了說明圖片,清楚快速的講解這些建商養地、用假公園換真容積(多建幾戶換鈔票),非常值得一看,這種超級高報酬率的事情全世界沒幾個行業看得到:







郝龍斌則在花博期間用這些假公園獲得選民好感,選票就一路滾向郝龍斌去,真慶幸自己不是設籍在台北,沒被歸類在這一類選民裡。

這種獎勵容積的作法也早就行之有年,只是形式不一,而最近 10 年有越來越離譜的情況罷了...咦?近十年的市長是哪個黨的啊?好像跟建商關係都很好對吧?就算沒有直接的利益輸送,這選舉與行政的道德瑕疵未免太大了,簡直快跟美國大峽谷一樣大了吧?但是台北市民一樣視而不見啊...

事實上,我的畢業設計作品在找題目的過程花了很多的時間找不到有趣的案子,而最後成案的緣由正是「台北市中心建築因開放、提供、或認養空白用地或崎零地進而獲得容積獎勵的建築擴建案」,當初第一次知道容積率竟然可以靠一些奇怪的方式獲得獎勵是讓我很傻眼的:「這邊只能放 300CC ,多了不行!」「那我把瓶子擦亮一點可以嘛?」「好,多給你放30CC。」馬上就多賺 10% 啊,而這些「ㄉㄨ」下去多賺的部分還不用跟原住戶、原擁有戶、地權戶說呢,直接就進建商荷包了。

我贊不贊成都更呢?我當然贊成都更,因為人口越來越密集、越來越多人、建物需求越來越高、建物技術也越來越進步、我也希望到處都看到新建物、學建築的人也才有更多工作可以做、更多想法可以實現、不會轉行去搶其他行業的飯碗,但是,都更絕不是你台北市政府、甚至是馬帝國這種作法啊!切割點就是在此!

同場加映:台中高壇市也很愛「ㄉㄨ」,同樣變態喔!揪咪~
台北天龍國因為在馬帝國底下,所以眾所矚目,事情會被注意到,但是台中高壇市的情況也是越演越烈,卻很難被媒體關注,台中的企鵝人市長都可以為了振興中區、順勢找個理由把 Pub 全掃了、逼這些人去中區才能經營了,在高壇市談到都更才是更恐怖的、更歪理的、更邪惡的,甚至道德觀念是整個被扭曲的;

像是台中南屯天主堂被強迫都更的理由:「因為我都更、你會鄰近受益,所以你也要參與」,這種可無限上綱、無限擴大範圍的理由都是企鵝人市長可以接受而發予執行的,這是多麼恐怖又卑劣的一件事情?在台北天龍國,你至少知道你被什麼東西給「ㄉㄨ」了(酒瓶、怪手或是郝龍斌),在台中高壇市你可能被「ㄉㄨ」到死了都還不知道「ㄉㄨ」你的東西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