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鳥華獨具鮮甜的雞湯拉麵



台北日系拉麵店又出現新成員,拉麵鳥華,用新注音很容易打錯店名,鳥華的湯頭是近幾年東京興起的新湯頭,改以雞骨熬製而成的雞湯,這或許是來自中華料理雞高湯的想法,成為近年來很受矚目的一味。

鳥華一進入台灣聽說就開了三間,但我只知道其中兩間,一間在捷運蘆洲線上的徐匯中學站共構美食街內,一間則是這間敦南店,徐匯中學站的我沒吃過,直接先來敦南店了。

店門口就有擺上菜單,其中基本款的白湯拉麵只要 150 元,加蛋(特製玉子)的版本則是 180 元,這樣的搭配變得更為「實吃」些,因為其他拉麵店應該不會讓你退蛋吧?

湯頭除了濃郁的白湯版本外,也有更為清爽的清湯版,不過吃拉麵還是先以元祖原味開始最為實在,入手就先點個雞濃湯加玉子。


食材上鳥華跟其他拉麵店一樣,食材品質沒什麼好挑剔的,不論是蛋、肉或麵的新鮮度與精緻度都算高,湯頭喝起來也很新鮮,沒有隔夜湯的感覺,說是每日經熬六小時可以信之,畢竟雞骨湯是不太能放久的東西。




手法上遵循著日本拉麵素有的配法,用熬製濃郁的湯頭配上 Q 彈的拉麵,再加上青蔥與配料,最後放上獨門的叉燒肉片,特殊的是因為這是一碗雞湯拉麵,所以叉燒也是用雞肉製成,這在其他拉麵店是吃不到的,所以不只湯頭特殊,連叉燒的手法也特殊;聽說徐匯中學站有放豬肉叉燒,我倒覺得不必了,如果只是為了迎合台灣人口味而改變原味是最沒意義的事情,不必搞成這樣;麵上來後看得出蔥料本身也很新鮮,青蔥採用中華料理常用的斜切的方式,似乎看得出這碗麵初始想法的來源;份量上則跟一風堂近似,雞肉叉燒跟一風堂的豬肉叉燒片差不多。




風味上這用雞骨、雞爪熬製的湯頭稱得上是一品了,至少在眾多豚骨濃湯中走出一門路來,無怪乎是東京近年來矚目的新味,濃郁鮮甜又沒有豚骨白湯的油膩與重鹹,吃起來相當的清爽!湯色黃濁是帶皮長時間精熬的特點(來自於雞爪),只有雞骨是沒辦法有這種顏色的(純雞骨會偏白,而清湯版應該是短時間熬煮),但這種黃度似乎只有土雞或老母雞才有,不過沒有進一步確認。




湯頭剛入口時唇邊帶有點黏膩感,應是來自於雞皮與雞骨的膠原蛋白,但是卻消失的很快,接下來就是清爽入喉感,在舌面上留下很鮮美的滋味,相當好喝的湯!麵非直麵,吸食間很帶湯汁,麵體Q彈有勁、能更硬一些或許會更好;玉子算是普通,可增加整體口味,但是如果真的很在乎金錢,可以不必特別加點;至於獨特的雞肉叉燒則又是另一令人感到美味的角色,看部位應是以雞的大腿膀製成,不知道是不是全都以此為主,香味濃郁但肉質軟嫩,不像一般豬肉叉燒那樣富有脂肪或過軟,這個叉燒會令人想多吃幾片(可以另外加點)。




整碗吃完並不會想喝水,原因是湯頭帶來的食感是「濃郁的鮮甜」,而非豚骨白湯的「濃厚的滋味」,反而令人想大口多喝幾湯的感覺。



評價是「如果屯京的人潮讓你排不下去的話,可以改吃這間試試,食物本身並不會讓人失望,值得品嚐看看」,而這樣的湯頭應該容易獲得女性喜愛(雖然我也是蠻愛的),不鹹、鮮甜、又富含膠原蛋白,目前店內只坐八分滿,看其價位覺得 CP 值挺高的,相較對面動輒 40 分、1小時的排隊時間,這邊頗有優勢。基本版的整體份量跟一風堂差不多,但價格足足少了 50 元,算頗具有競爭力。

不過,有個問題就是服務不優,服務生不懂補水、位置上也沒供水、水上來也不夠冰(這在日本是大忌,對我也是),因為店內座位頗近(擁擠),服務生沒事時就不知道站哪好,東靠西靠、站沒站樣的,訓練並不好,但是10%服務費可沒少收,看來經營團隊的管理與思維並不好,如果只是為了短期撈個錢而搶開分店,那就可惜了。







寫這篇的感想一:

一碗拉麵的賞味期限也不過 10 分鐘而已,達人吃麵至少 5 分鐘內要把麵完食,因為麵泡湯汁泡久了就變成泡麵了,經常在拉麵店遇到女性客人一直聊天、拍照、說東說西,搞到整碗麵都冷了還吃不完,這樣拜託別吃拉麵、改去古典玫瑰園之類的地方不是更好嗎?我常覺得屯京跟一風堂拉麵店裡面都塞滿了這種女性顧客,糟蹋了一碗好麵又搞得大家排隊啊,拜託這些女性顧客,吃拉麵時手機先吃、之後就閉嘴低頭趕快吃完你的拉麵行不行啊?邊吃拉麵邊聊天感覺一整個就是八婆樣啊!




寫這篇的感想一點五:

隔壁桌胖八婆剛好說到網路上有人說 30 元吃顆溫泉蛋覺得吃不起、嫌貴,我看 7-11 中 25 元隔夜溫泉蛋卻賣得很開心... 上館子看菜單還嫌貴,就是菜單放下直接出去就好,不然就是付了前再出去嫌,坐在人家店裡錢都還沒付、嘴裡馬上念念有詞嫌貴就是最讓人看不起的,吃不起就出去嘛...




寫這篇的感想二:

鳥華會讓我直接想與其他「深具台灣魂」的拉麵部落客常提到的台灣本土拉麵店一心一勝進行比較,同樣是拿雞湯為底的拉麵,我的感想是「不論是湯頭的處理手法或層次上,過洋水的真的比較強」,老實說吃過幾次一心一勝都感覺不出它的重點到底在哪裡(或是老闆到底想要表現什麼主題),湯頭這樣一比下來,只怕所謂的「獨創湯頭」是自我掩護的方法而已。




寫這篇的感想三:

其實最近吃了不少的好料,無奈身邊只有平板,打字不便,每每完食回到家後面對一堆照片其實一點生產的動力都沒有,看完新聞、新消息在平板上也不易分享,更別提改用平板後近半年的文字產能相當低落,看來還是該弄台筆電才行,平板的熱度似乎已經過去,要能有些生產力(不見得是工作上所需的)還是必要有能快速輸入的工具啊。(為什麼吃完麵想這麼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