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馬英九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學生抗爭活動

不管你有沒有滿 18 歲,你都有權力看,因為警察要血腥鎮壓你的時候才不會先問你有沒有滿 18 歲!如果這次你沒被打,過幾年等你可以投票了,這依舊是你會面臨到的選擇:就算只能在兩個爛蘋果中選一個,你都應該要選不會命令警察打你的那個。

當國家獨裁、走向警察國家,員警就是踐踏人民最好的工具。
上一句話不是說著玩的,就算你是手無寸鐵,警察真的也是踩著你笑,不管你是男是女。
要打人之前、先推打媒體記者,記者打完才打學生。警察暴力侵犯記者、記協譴責
藍營媒體在另一端去拍攝「學生如何佔領與破壞政院」,這邊的鏡頭不想拍。

第一排已被拖到後方打完拖走,地上大片血跡清晰可見,同學坐在地上手無寸鐵,
警方繼續踩人、繼續打,腳下踩的正是女學生。
打完好喘、回頭看見鏡頭笑一下,很爽吧?
各種拉人起來的手段都有,有拉脖子的、有抓頭髮的、有扯背包的,
警察可能在想:你沒帶武器?那我身為警察先打爽再說,男女不拘,不打你這個學生不痛快。
把記者推走後把人拖到後面打,用三排人牆圍起來不讓記者拍攝。
立委在場阻止警察動手,被臨場指揮官警告。盾牌踱人、腳踩人、齊眉棍戳人繼續打。
高階警官帶著打,很高興有升官的機會,叫其他警察在後方繼續打。
圖片來自 David Fong by CC

我是看圖說故事嗎?那一夜我在現場。我豎仔,來不及衝第一線,我站第二三線跟內外走動,希望能看清整個局勢。

學生並沒有武器、也沒有攻擊警察,除了少部分學生坐在警察前面,其他人都離警察有一定的距離。
我只能靠近觀察,從各個角度觀察。到處走、到處看。希望能發幾條有用的訊息,通知學生們注意。終於,民進黨四大天王相繼到場,蘇貞昌求學生要理智、要和平、不要衝突,結果反被現場學生用擴音麥克風狠狠的問了一頓,問民進黨到底準備怎麼處理服貿違憲送備查的問題,蘇貞昌只能尷尬的回答會積極處理。


廣播聲音很大,藍媒記者站在場外聊天,應該是討論怎麼跟警方協調進入行政院內拍攝,對於學生怎麼質問民進黨一點興趣都沒有,反正稿子一定是寫「民進黨慫恿學生」。學生應該派機動隊記者隨時跟著藍媒記者身邊側拍的,會有很多新聞點,同樣是記者,他有權拍攝你、你也有權拍攝他,如果被質疑不是記者,反正這樣的人都可以當記者,大家都可以是記者啦!

這是記者自己在臉書說的,很高興可以進去幫忙踹人,還打卡。但事後聽說完全不承認了唷。
其實這時候行政院後門已經出事了,有學生被打到送急診、情況危急,連急診醫師都說警察一定是往死裡打,就是打!

走到藍營記者旁偷聽,順便拍下這張,
警方這時候已經將天津街堵死,不讓前方群眾知道後方正在暴打兩波以上。
這時候在現場的 3G 網路都是斷線狀態,只能走到車站跟立法院後方才上得了網,才能透過網路得知行政院後面的情況。這時候已經有被打的學生逃回到立法院,說他剛剛在行政院後門被打七八棍後脫出。林森南路救護車聲經常響起,已經不知道幾個學生送進醫院。

天亮後,蕭家淇趕著要去吃餅了、江宜樺要去幹嘛我不知道,當小木偶吧?反正擋了老闆的上班路,警方就繼續打!升官加獎金就看這次了,可以打人又有獎金拿,打了出名還升官,怎麼不高興?打!反正江宜樺會說這是警方拍肩驅離民眾!那就看看是用什麼拍肩吧:



除了藍色偏中的媒體造假新聞之外,造謠助攻也是很重要的,這樣警察打人才能更有理, TVBS 的記者刻意翻倒垃圾桶假裝現場混亂(不小心撞倒跟刻意翻倒差很多,不然你撿乾淨再拍攝啊),行政院佔領後鎮暴警察出動的第一時間,知名牆頭草女人陳文茜就在微博造謠了,支持者欣喜若狂的猛轉,無形中被媒體協助備份了:
「今日台灣:民主之恥。學生攻佔行政院,打破玻璃,拆掉大門,直闖院長辦公室,搬走機密及院長資料,毀掉機電系統,反服貿行動,正式成為目無法紀的暴力抗爭。台灣府院召集鎮暴部隊,準備以現行犯逮補。」
這造謠的時間很精準,剛好是學生進入行政院後、鎮暴警察剛抵達準備鎮壓,而等到警察開始打學生之後,陳文茜順手就把文刪了,行政院竟然接著之後發新聞稿說沒事
「關於行政院內部處理情形,孫發言人指出,行政院2樓部分,外傳有6人進入院長辦公室,事實上是進入旁邊的辦公室,且立刻被驅離,
因此院長辦公室及機要辦公室的文件或電腦,均未被帶走或破壞,沒有機密外洩的問題。」
連續技這樣接真棒啊!其實機密應該是夾在太陽餅內吧?寫著 0324 要武力鎮壓之類的。



到底要學生們證明幾次學生的主張才是對的,其他的國民才能相信他們?

從樂生療養院、台北都更政府拆王家、苗栗市政府在大埔違法拆屋佔地、最近才剛判決勝訴的那些關廠工人們,學生們一次、又一次、再一次的告訴你們這些自以為有念書、認為學生都不念書的大人們:學生才是對的。

而你們這些政客是書讀到吃屎去了,講不過學生,乾脆用打的!扭取、誣陷、造謠、作假,為了對付這些學生,政府竟全都做足了!

學生一開始的訴求很簡單,也很清楚:
服貿協議的內容未經審議就被通過,是違法行為,請行政院退回重審。
只要退回重審、讓服貿協議的審議過程合法,這個訴求就沒事了。

聽不懂,是豬嗎?



為什麼怕逐條審查協議呢?不知道,但是馬英九在方法上選擇走上獨裁之路,說理說不通,用強的,來抗議,用打的,現在怕事,整個官邸用拒馬圈起來了。你爸應該為你感到非常驕傲吧?

最後是警察家屬,別出來哭了,警察也別在臉書上寫什麼你只是小小公務員、只能聽命令之類的,這麼挺服貿協議通過,當警察這麼孬做什麼呢?趕緊改行去賣雞排做服務業不是更好?今日名言是:「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是打不準是無罪的。」但是你為什麼不轉行又打超準呢?就是因為當警察打人很爽,捨不得轉行,對吧?所以,別再出來哭了!ok?

我沒有武器,我只有筆,還是網路虛擬的筆,我必須把這些寫下來。

最後是送上蘋果日報的內場影片:【現場紀實】馬英九血腥鎮壓全記錄 http://goo.gl/KuwM5I
連訴求都聽不懂的豬玀,爽了嗎?

最荒謬的是,請問行政院建築物是誰的?馬英九的?江宜樺的?聲稱自己是領導的清華學生魏楊最後只是「違反公務罪」,就是讓蕭家淇沒辦法準時上班、沒太陽餅可以配下午茶吃的「違反公務罪」,違反公務罪有必要打爆破門而入卻手無寸鐵靜坐的學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