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對現在 #反服貿黑箱 的情勢感到憂心

原因是前大清朝的皇子回台灣了。

就在剛剛,不經意看到台北市警察局於午夜 23:12 分偷偷修改新聞稿,並且很低調的發佈了修正消息,只不過短短 30 秒,就讓人微微顫抖、感到不寒而慄,覺得現在反服貿現場的情勢依然是非常險峻,起因絕對是清朝遺族金溥聰今晚回到台灣,而在這種情況下,有些事情似乎好過了頭,而有些事情則怪異到讓人覺得有前後關係。先仔細將今天發生的幾件事情重新看一遍:

中午傳出台大醫院被要求啟動應變措施
http://goo.gl/ItgUBH
但是台大醫院說並無此事。

台北市警察局於下午六點多發出新聞稿,用詞為:103年3月21日「公投靜坐遊行活動」、「反對馬政府服貿粗暴闖關,啟動捍衛民主120行動」集會活動交通管制、疏導措施
http://goo.gl/sFbOvX
各新聞台皆有收稿,但沒有當時第一手的抓圖畫面。而這個時間恰巧是學生團體記者會的時候。感覺是一顆非常大的糖果。

同一時間,壹電視新聞台在直播現場獨家發現「總統府國會聯絡人」,疑是受上級指派混進議場中進行調查式拍攝
http://goo.gl/xpFbZA
從影片可以發現這兩位國會聯絡人不是打卡式、到此一遊的態度在會場當中,而是非常警覺、以調查的方式檢視會場狀況,並且測試手機網路是否暢通、能否對外傳訊。

劉承武檢察官透過管道得知行政院原訂午夜要進行驅離,具狀提告警察署長與馬英九
http://goo.gl/MxBvIl
消息來自第一線警員家屬,且保四保五皆已調派至總統府周邊進行待命、並且在總統府周遭為起拒馬,可是學生團體壓根對總統府是沒興趣的。

金溥聰於上飛機前特別「故意」地接受媒體採訪,強調學生是暴力行為,不做其他解釋
http://goo.gl/jI5DV5
其實是通篇廢話,沒有什麼意義,完全是刻意要讓藍媒有新聞可以播出。

馬英九突然夜間決定要下台南,就在親密愛人金溥聰要回到台北之際
http://goo.gl/XeqOqf
為何馬英九要放棄久別重逢的機會?對於總統要南下,台南市府也緊急發出聲明,懇請總統留在台北解決問題。

幾乎是同時間,北市府警察局發出新的新聞稿、修改舊的新聞稿
http://goo.gl/rjBnLi
態度 180 度大改變,說沒有核准兩大集會這件事情,甚至直接收成一個集會叫做「學生擅自侵入立法院」。

而如果你還不知道國安會是什麼,請先讀一下 WIKI
http://goo.gl/4NjRr

聲明:以下開始,純屬個人臆測,如有雷同,那就雷同吧!


整個事情看下來不覺得很怪異嗎?要了解到,現在學生團體的對手早已經不是那個耳朵卡毛、頭上帶角、兩眼翻白的馬英九了,因為馬英九已經回家當媽寶、陪媽媽吃飯去;學生團體現在面對的敵人絕對是大清皇朝遺族金溥聰。

這位清朝遺族正是精準預測 689 數字的皇子,是一位強大的敵手!合理的推測是「上面的事情都是被掌握在金溥聰透過國安會系統的遙控牌局當中」,而腥風血雨的警方驅離可能就在不遠處等待著,只是什麼時候會走到?

首先是為何馬英九突然利空出盡?不論是王金平的勝訴、府院調解失敗、黃世銘判決有罪等等,這些都應該已經在國安會的通報體系下、掌握在皇子的預測之中,甚至可能在週二、週三就已經暗中干預、推了一把,讓事件都能趕在週五前曝光,而不要拖到下週一之後才報出來。而盛傳台大醫院要啟動應變措施的消息也絕非空穴來風,有可能是這位皇子正在測試國安會權力,是否能夠達到周邊非官方設施的統整。

而這時候你沒發現馬英九裝水母腦已經裝到有點故意了嗎?不回應就是不回應。

接著在學生等待總統回應的時間當中,政府持續調動警方進行預備,以學生自發守序的態度來看,如果只是要進行交管,台北市政府的警力絕對綽綽有餘,會從中南部調動保四保五與憲兵,絕對是另有所謀。而在學生準備發表記者會的同時,由台北市政府警察局送顆大糖果給學生們嚐嚐,其實已經暗中指派相貌年輕的總統府國會聯絡人進入會場勘查實際狀況,並且藉由拍照來確認內部的防禦措施,好分析出之後攻堅的最佳攻入點。

北市府管制區突然擴大至完全不合理的數倍,這不是恩情大放送!合理是跟隨著抗議範圍逐步管制,我從沒看過突然畫這麼大一塊的管制區域。這意味著一旦開始攻堅、出事,所有支持者僅能步行至抗議會場,無法驅車直達,這麼大的範圍就算是成年人要從外圍進場都要些時間,如果路口再加上警察擋道攔阻,一旦發生事情、要進入會很困難。如果是平和驅離、警備車將學生強行帶離、棄放在新北市區域,學生就算坐計程車趕回去也必須要在外圍下車、想辦法再次進入,而驅離行動可能早就完成。

再者是驅離時抗爭者的逃散控管,為避免抗爭者就近轉往總統府,直接就在總統府前先架起防禦措施,避免學生有機會成群進入,所以現在是連防禦工事都已經預先準備完畢,只剩下最後的布局!

金溥聰從美國出發,可能已經指示馬英九先回家跟母親吃飯、報備行程,並叫馬英九連夜準備直接進入綠營本倉-台南-進行待命,如果不是皇子的建言,馬英九怎麼可能會在兩人可以久別重逢之際遠赴台南?必定是愛卿之意、主上隨之!這位皇子在登機前還刻意接受媒體訪問,讓藍營黨政高層人士知道「我回來了,接下來的處理命令皆由我進行指揮」,同時又能透過媒體安撫深藍支持者按奈不住的精神,並且再次重申學生是暴力行為。

就因為金溥聰可能早就打定主意要武力驅離立法院內的抗議學生、才會重複定調這是學生的暴力行為(其實不管是不是學生,任何人去立院反服貿他應該都會定調是暴力行為要武力驅離),卻叫行政院晚間刻意發出一封超級簡單的聲明稿說「絕對不會動用警方驅離民眾」,這完全是經典的「雙方對峙時會用的兩面手法」,這個聲明稿內沒有任何行政院長官願意為這個聲明負責(例如如『如果動用警力、江宜樺下台』之類的保證),所以這紙聲明就是政府放出的喇叭、就是一張廢紙、就是一張垃圾。

為什麼這時要叫馬英九連夜準備遠赴台南待命呢?這位皇子依舊想要將問題激化成藍綠對決、南北對抗的局面、徹底轉移國內外媒體焦點。如果政府在武力驅離民眾的狀況下真的造成傷亡了(這就是劉承武最擔心的),台南、高雄的民眾一定、絕對、百分之百不會放過正在台南待命的馬英九,群起圍之、攻之是可以想見的,這時候就正中下懷,透過新聞媒體將畫面傳回台北,將能有效的激化那些逐漸願意相信與支持學生的北部人,使其再度翻牌成為深藍選民;

如果這時候總統再搞個小傷、或是被丟了一支鞋、甚至可能暗中安排國安會或黑道小弟進行自導自演,這時候藍色媒體就可以全部聚焦報導綠色縣市的暴民暴力,徹底轉移這次學運焦點。且出事的時候,總統不在台北,媒體再怎麼寫也不能說是總統下令鎮壓驅離的了。

國際媒體會怎麼看待這種激化呢?會變得很難抉擇,因為如果國際關注的情況太高、或是台灣激化情況再更嚴重些,中國政府隨時都有可能以「應台灣領導人之要求協助而出兵,請他國勿干涉中國內政」進入台灣。

這位皇子絕對不會在乎親自動手擴大政治災難,尤其是在執政黨長久處於這種低迷氣氛、又無法對中共統一之路有所交代之時,他更厲害的是他每次都會利用政治災難激化出他想要的「下一步結果」(而我假設他的下一步是「兩岸統一」),這從他操作前次選舉就可以看得出來。

而說難聽一點的,國安會等於是另一個總統府,說是總統的諮詢機構,不如說是總統不想管事情的時候,就透過國安會將權力交出去給其信任的秘書長喬事情用的機構,因為行政院長不能放親密愛人,但國安會就可以,所有政府院會首長召集進去,總統授權後可能就由秘書長指揮了。而在現在,總統面臨將有可能下台的狀況下,絕對可以列入國安會的指揮範圍。

晚間都快 12 點了,警察局怎麼可能還有人在週末夜晚待命準備處理網站更新與發佈新聞稿?別傻了,這一定是高層遙控的結果,因為防禦工事、周邊管理都已經就定位,要讓武力驅離的行動師出有名,就是把學生行為重新定調為「擅自侵入立法院」,而將新聞稿換掉,這樣強勢出動警察也會感覺大大有利了。

至於現在,他就是透過各種管道放出各種假消息,看哪個有效,同時,也有可能指派黑道小弟去現場搞怪、飆車、放放煙火(要說國安會不認識白狼,我不相信),總之就是要將學生們的神經拉到極度緊繃,而他就在等待「神經從緊繃的狀態突然變成脫力的狀態」,就是他準備下令處理的時候,這才是令我冷汗直流的猜想。

如果一切都安然度過、直到下週、下個月,這篇就請當科幻小說看看就好,希望議場內的學生在精神上不要被打倒。身為成年的社會人士,其實很多事情都不好意思再讓學生為我們做的。希望一切都能順利。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