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習會」是國民黨機關算盡的一個機關


簡單來說,國民黨為了政治權力與政治生命,完全不會去管什麼台灣民意與人民死活了啦。

以朱立倫「昨天以前」的選情來說,中間路線已經被洪秀柱送掉了、讓蔡英文收納中間選民、穩坐選情,馬英九一想到自己下台就可能要去土城看守所了,在這個時候要怎麼為國民黨作最後一拼呢?唯一的方法就是趕緊想辦法去堵習近平的路徑、強迫跟習近平見上一面,光是馬習會這個消息就可以讓媒體對於選情的報導陷入模糊不明。

這個碰面是為了國家人民嗎?當然不是,是為了延續國民黨的政治生命。

首先,只要消息一出,就可以引誘民進黨對於這個見面進行抨擊,朱立倫立刻就可以說民進黨亂扣帽子、台獨意識強烈,還能把到總統府抗議馬習會的各大小團體通通打成暴民,徹底轉移媒體焦點,也讓朱立倫終於有罵人的機會,無恥的把民進黨從中間意識、台灣公民意識的立場慢慢推回台獨立場去,再把原本模糊不清到幹他娘都幹不清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再度拿回來成為中心的路線論述。

朱立倫現在接受媒體詢問時也就真的這麼幹了,朱立倫連民進黨說什麼都沒聽,就可以直接跟媒體記者說:他質疑難道要把門關起來嗎?兩岸要回過去對抗的時代嗎?這是選擇,民進黨到底是愛台灣?還是害台灣?這已經非常清楚,這就是朱立倫已經安排好的劇本台詞,就算今天沒有人向他抗議、沒有人向他嗆聲、深夜無聲、路上無人、只要有麥克風一嘟到朱立倫嘴前,我相信他都可以一字不差的說出同樣的話來。而民進黨正在踩進這個機關當中。

其次是這個馬習會可以打王金平等台派立委一耙,只要馬習會消息一見光,國民黨內尊王的立委立刻就會軟了下去,原本想要促成朱王配的聲音馬上會被馬習會消音,這些台派立委也會意識到「中共勢力」在國民黨內依舊是中心主力,而乖乖的躲到旁邊去,這既可安撫之前洪秀柱的急統支持者,又能回打黨內台派一巴掌,何樂而不為?

最後是這個作法除了可以給朱立倫罵人的武器,還可以為朱立倫解套。因為「毫無誠信」這種批評對現任國民黨領導人朱立倫會有傷害力,但是對卸任前領導人馬英九來說一點殺傷力都沒有,連一滴 HP 都扣不到,朱力倫可以靠這場馬習會把掛在胸口前「毫無誠信」的牌子交給即將卸任的馬英九去背,之後有需要的時候朱再繼續毫無誠信下去就好了。

因為馬英九已經體認到自己就要卸任了,毫無誠信又怎樣呢?違背自己四年前競選的承諾、趁現在還能搭空軍一號爽爽的去見習近平握個手,只要習近平能把他在大陸的後市(事)處理好、把他在香港的女兒女婿都顧好,他留在台灣時朱立倫也能維持尊馬的態度,試問,馬英九會覺得人民罵他「毫無誠信」有什麼影響嗎?當然沒影響。

我再舉個例子好了:連戰無疑就是馬英九的好榜樣。連戰心態上是跪著去中國見習近平、參與大閱兵、舔共都不知道舔到哪個器官去了,回來被全台灣的公民、酸民罵的亂七八糟,甚至國民黨內部都說他這樣做不妥,請問,對連戰而言有影響嗎?沒啊,更爽,反正權貴成天都是窩在帝寶內吹冷氣、叫傭人出門買吃買穿的,根本不需要理會、也不需要聽到外面的批評,而這就是馬英九認為最理想的狀態吧?我不覺得馬英九會為這種無恥簡單生活節感到任何的羞恥:他就想學連戰這麼幹、他現在自閉在總統府內就是照這樣幹、他卸任後幹嘛不繼續學連戰這樣幹?傾聽台灣的民意?幹你馬的民意啦!(設計對白)

所以馬習會正是國民黨高層要拉回戰線、要鬥倒王金平、要拉抬朱立倫、要推偏民進黨民意中心路線的最後一道機關,是機關算盡、釜底抽薪的機關,你攻擊他、正中下懷、你不理他、人民難過、你罷免他、浪費時間、你抗議他、他不痛不癢、立院審他、金平也無力,無恥之極到了極限,就是如此無敵,火雲邪神的無快不破也破不了這種無恥之皮了。

而我不覺得這整件事情跟金溥聰無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