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October, 2016

這些公開仇視母豬教的人要叫什麼教呢?

這篇我開宗明義就先說了:
在摔角場上打輸人,就跑到場邊喊「有膽我們約場子外決勝負、不要蒙面打啦!時間地點由你定,你不敢就是你孬種啦!」會喊出這種話的才是真正孬種。

這種人身邊一定有跟著叫囂的自走砲小弟,不用豎仔老大指揮或暗示,就會開始跟著叫囂「你這種人就是不敢出來啦~有膽出來啦~我一個戰你們十個啦」,電影都有演過類似的情節,我不需要特別指涉誰,你一定看得出來是哪些人。 大家都是蒙著面進來 PTT 享有個人的言論自由,你想把面具拿掉、告訴大家你是誰,那是你的自由,但你沒有任何權力脅迫、強迫他人也跟你一樣要拿掉面具、曝光自己的隱私。你有愛成名的癖、不表示別人必須跟你一樣,簡單說就像漫畫英雄一樣,有人像鋼鐵人一樣愛現、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是鋼鐵人,就會有人像蝙蝠俠一樣需要隱私、需要低調,只因為蝙蝠俠仗義執言的立場、角度、要保護的對象、甚至漫畫公司(XD)都與愛現的鋼鐵人不一樣。

這次的母豬戰局就像跨漫畫公司的內戰一樣,各有各自的英雄、各有各自的大大,但是劇情可沒像漫畫公司畫得一樣美好,因為仗著正義之名的人作法不是很乾淨能看的作法。

很多人大概不清楚什麼是母豬教,這篇 PTT 回文寫得很清楚(Re: [問卦] 母豬教到底是什麼?),有空自己看,沒空就自己感受一下:
如果你聽到某個女人的作為讓你發自心中喊了一聲「幹,根本是條母豬!」你就掌握教義了。 同樣的事情一樣會發生在男性對象上:
如果你聽到某個男人的作為讓你發自心中喊了一聲「幹,根本是沙豬\渣男\賤男人!」你就掌握了描述教義的方式了。 恭喜你加入沙豬教。

這個世界先有沙豬教才有母豬教的,你感受得到沙豬、你就會感受得到母豬,所以你如果是正常人,你一定可以感受得出「沙豬\母豬的行為」,與誰有可能是沙豬\母豬了。至於要戰定義、要戰論述請上 PTT 去,我沒意見。

但是在發展過程中,很明顯是有一群人掌握了對外宣傳的言語權,在擴張 PTT 圈內對「母豬」的解釋,並企圖將對方歸類為母豬教後描述成全面的仇女(因為現在在外圍媒體的文字中看不到針對「母豬」一詞的解釋),然後對 PTT 圈外說要出來維護女權、把維護女權的旗幟佔據到自己的旗下、以此打壓 PTT 圈內的匿名人士,將自己型塑成公理正義的象徵,但現在這群人的行為根本沒有公理正義可言。

首先是「摔跤場邊的叫囂」:照場內規矩打不贏就是想要外頭解決外頭見,這根本是下流中的下流、無恥…

村上春樹無緣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由 Bob Dylan 獲得

Image
獲獎者出乎眾人意料,是 Bob Dylan
我對於 Bob Dylan 的認識是沒聽到 Blowin' in the Wind 根本不知道哪一首是 Blowin' in the Wind 但只要一聽到 Blowin' in the Wind 就知道「喔~這就是他的 Blowin' in the Wind 啊?」的這種程度。所以我不會寫 Bob Dylan ,昨天晚上已經是一場限時作文比賽,也太多台灣莫名其妙的人寫評論了。
我比較感到有興趣的是日本村上書迷群聚在一起等待諾貝爾獎宣布的聚會活動:


聚會人數一百多人,大家一起等待諾貝爾網頁 - 網頁喔 - 宣布得獎者,然後一起嘆息、祝賀得獎者、繼續支持自己心中的名家,這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情?
日本人真的很愛參與文化活動,之前在看日本節目「你到日本做什麼」,有訪問到各式各樣的異國演藝音樂文化的人士前往日本進行展演,而活動也都有不少男女老幼參與,有些我覺得很特殊的異國音樂或交流活動,在日本竟能聚集到上百人或是包下一個地方文化中心展演廳,民眾也願意購票入場,劣根性不禁會想「這是公關票吧?這個活動如果照常搬到台灣來,台灣人可能只剩下小貓兩三隻在底下睡覺了?」
畫面中的日本人似乎是全心全意地在參與整個活動。但是在台灣,書都快賣不動了,讀書會似乎也是大都會內 (我說的就是台北) 的事,偶有明星降臨、作者親到現場,能有 60 ~ 70 人的規模已經算是不錯了 (像是湊家苗在北中南各辦過一場簽書會) ,作家現身都不見得賞臉,這大概就是台灣與日本的差距,既是結果也是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