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樹無緣本屆諾貝爾文學獎,由 Bob Dylan 獲得

獲獎者出乎眾人意料,是 Bob Dylan

我對於 Bob Dylan 的認識是沒聽到 Blowin' in the Wind 根本不知道哪一首是 Blowin' in the Wind 但只要一聽到 Blowin' in the Wind 就知道「喔~這就是他的 Blowin' in the Wind 啊?」的這種程度。所以我不會寫 Bob Dylan ,昨天晚上已經是一場限時作文比賽,也太多台灣莫名其妙的人寫評論了。

我比較感到有興趣的是日本村上書迷群聚在一起等待諾貝爾獎宣布的聚會活動:



聚會人數一百多人,大家一起等待諾貝爾網頁 - 網頁喔 - 宣布得獎者,然後一起嘆息、祝賀得獎者、繼續支持自己心中的名家,這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情?

日本人真的很愛參與文化活動,之前在看日本節目「你到日本做什麼」,有訪問到各式各樣的異國演藝音樂文化的人士前往日本進行展演,而活動也都有不少男女老幼參與,有些我覺得很特殊的異國音樂或交流活動,在日本竟能聚集到上百人或是包下一個地方文化中心展演廳,民眾也願意購票入場,劣根性不禁會想「這是公關票吧?這個活動如果照常搬到台灣來,台灣人可能只剩下小貓兩三隻在底下睡覺了?」

畫面中的日本人似乎是全心全意地在參與整個活動。但是在台灣,書都快賣不動了,讀書會似乎也是大都會內 (我說的就是台北) 的事,偶有明星降臨、作者親到現場,能有 60 ~ 70 人的規模已經算是不錯了 (像是湊家苗在北中南各辦過一場簽書會) ,作家現身都不見得賞臉,這大概就是台灣與日本的差距,既是結果也是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