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投不投??

在網路上開始發燒的話題,就是到底要不要去投公投,要不要去領票。
朋友說過一句話:「台灣這種鳥地方配上人民鳥心態,兩組總統候選人都很鳥,總統可以隨便選,都一樣爛,但是公投可是要一致對外啊!」為何?當然也立即有人 反對,說「這次公投是一種民粹主義或是意識型態的施行」,指責眾多人都無自己的主客觀立場,也令我開始懷疑這些人,原因是?

‧什麼是主觀?
陳文茜的演說是一種陳文茜式的主觀,趙少康的演說是一種趙少康式的主觀,像是寫社論、寫情勢論壇的記者或文字作家也是一種主觀,在華爾街日報寫台灣觀察的記者也是寫他的主觀。
這是一種經由自身去獲得資訊,在沒有任何引導或指示的狀況與心態下所闡述出來的自我思考,才是一種主觀。

‧什麼是客觀?
能夠先擺脫自身想法或決定,無個人喜好且公正的看待各方言論或資料,搜尋蛛絲馬跡以求資訊完整,並且不因結果而影響「之後自身的決定或情感」的方法論述,是客觀。

‧意識型態、拾人牙慧?
思考教育在台灣是少見的,甚至可說是不存在的,而邏輯教育也只於數理運算,充其量只教育出不會解讀、只會在選擇題中不經判斷就挑答案的選民。
大多的選民在政黨文宣或各個團體宣揚理念的衝擊之下,最多只有做到「選擇我該拾誰的牙慧」,所以當固定的專有名詞被不斷的播送,像是「意識型態」或是「民 粹主義」,就成為大多選民朗朗上口的語言,但是知其就理,明白何謂意識型態或民粹主義而能說得出一番道理的人,或是單就名詞能闡述合理解釋者,卻遠是少 數,許多名嘴政客最愛的就是這類易拾人牙慧的選民,在一種集體意識的行銷下,不斷的傳輸政客們自我主觀所以用的名詞,進而達到影響或左右選民的目的,這正 是一種意識型態的傳播,許多人莫名接受卻毫不自覺,甚至只論對方正用一種意識型態,而這些政客卻正是引導相反立場的意識型態主導者。這根本不需要有任何彼 此的懷疑,不然同樣議題上如何會有相反立場?

‧什麼是獨立思考或獨立選民(獨立\INDIVIDUAL)
能有辦法先摒棄這些意識型態的主導,從自身考量並對大環境(國內、國外、國際關係、政治體系、公務事務、過內外貿易往來等等,諸多條件的思考)能主動的充 分瞭解,不因他人言語而輕率做片面選擇的選民,是具有獨立思考的獨立選民。這些選民是政客們所最畏懼的一群,因為不論是行銷、傳播、文宣都無法動搖這些選 民的意念,也無法影響或蒙蔽這些選民的判斷。相較美、臺兩地,對於政治與選舉上的思考就能知道在台灣的政客最容易生存,因為一些政黨意識已經在人民選擇權 的之上,而非之下。
網路上有人直接發文開罵,那也是獨立思考後的主觀,不是被運作後的結果,百分之百的個人情感,也是百分之百的主觀,也是百分之百的獨立思考後的結果,是獨立思考的獨立選民。

‧爛國爛民?
每年觀光局都會公布出國人數比例,感覺似乎台灣人與國際非常接近,其實不然。許多人都只是出國旅遊,玩樂、散心諸如此類,回到台灣第一件事情不外乎是洗照 片、電告親友有多好玩,能抱有認識文化差異而反觀自身的人卻非常的少。甚至有人一輩子沒出過國,一旦出去地點就不外乎是些觀光勝地。

在國外,是沒有「台灣」的!許多外國人知道華碩、宏碁、台積電,還以為是大陸的,但是這卻也是台灣人出國時最不敢去正視的,回到國內又再一次被意識型態所淹沒。
大多數國家都認定中國部屬飛彈針對台灣是很OK的!(夠明白的白話)是合情合理的,因為台灣是個叛亂地區,而非一個擁有主權的國家,台灣要求撤除飛彈的文 宣被認為是叛亂地區的領導哀嚎,除了美國因為利益關係外,沒有其他國家聽在耳裡,所給予的注意力還遠低於愛爾蘭,因為在別國人民的眼中判斷是「這只不過是 台灣地區叛亂領導人所說的言詞,並不代表台灣人民」,藉由公投,這是做一次集體發聲的機會,也很可能是最後一次(2005說不定大陸就打過來了),但是政 客卻從沒去想過為何要有一個「沒有人會反對」的議題來公投,只想到告訴人民「沒有人會反對」的議題幹嘛還要投,但是如果別人連聲音都聽不進去,更別說要去 考慮獨立或是統一議題了。的確很多人說如果是獨立公投那還比這次議題好,但是國際觀卻不是如此,台灣人民只能自己喊「獨立公投」給自己聽爽的。一個「沒有 人會反對的公投」,卻遭到中國不斷的打壓,美國因為利益選擇不支持,日本只能不斷的關心這種情勢,爛國民卻總是自己先打成一堆,顯示了島國小民的鴕鳥心 態。就像球賽開打前喊個「加油加油加油」,總有反骨的人躲在角落邊嘀咕一樣,爛球隊的爛球員。爛國家的爛國民。

‧我的政治主觀?
永遠的反對黨。(當然「爛國爛民」一段是另外觀點的主觀)

‧我的客觀?
這類的議題我非常少參與,因為抱持一個絕對客觀的觀察者立場,秉持海森堡的測不準原理儘量不給予任何的介入,能看到很多獨立選民與非獨立選民的對話非常有趣。我的客觀就是當一個WATCHER。

‧我的公投主觀?
「他媽的每年都繳這麼多稅,多領一張選票多蓋一次章,感覺就像是賺到,幹嘛不投?挖哈哈哈哈哈哈~~~」
那怕是蓋成一張廢票或是偷偷寫上自己的名字?挖哈哈哈哈哈哈!這是我無意識型態主導下自我思考後的結果,這,才是主觀!

就如同海森堡的定理一樣,一旦介入,要還原是很困難的,但是必要的干涉原因是:「在一個公開的非政治討論的發聲地開始討論一個只有反相的議題,內容 在於傳輸自己的意念,卻又無法公平論述,更會對於其他人產生不平衡的影響。」如果直接開文批罵,那說不定都遠比這類「看似閒聊」影響卻「不只是閒聊」還好 很多,如果無法停止,不如就以上幾點讓大家多加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