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8

吳音寧上任後做了什麼改革

Image
引用 吳濬彥 Wu Jun Yen 在臉書講的內容
======================================
有人問吳音寧到底上任之後做了什麼改革:

✔️重新組織貿易課
✔️停止進口中日農產品
✔️商業策略:出口優先,推廣台灣農產。

而這幾項只是眾多改革的其中之一。

別讓吳音寧一人獨自對抗全球最大菜蟲國民黨

Image
吳音寧成肉包子打狗 廖玉蕙不捨:她到底犯了什麼天條?

其實道理很簡單:大家都知道農會養了很多菜蟲、經常依照國民黨的意思惡意哄抬菜價、激起民怨去攻擊對手政黨、或是惡意貶抑收購菜價來控制產地的選情,農產公司只要能控制好北市銷售機制與承銷價格,就打死中南部菜蟲的利益,國民黨如果再不靠謠言拉下吳音寧,就控制不住中南部菜蟲樁腳了啊。中南部的菜蟲早被國民黨控制的產銷價差油水養到肥滋滋的,吳音寧從天而降一口氣踩了多條菜蟲尾巴,菜蟲們當然都恨得牙癢癢的。

盤商或是產地收購者要逼迫農民賤價銷售一點都不難,這在屏東就看過,農會並沒有辦法收購所有的農產品,農民收完菜後要等盤商來收菜、或是到批發市場販售,整車菜的價格如果不照盤商喊得價格給,盤商就不買了、直接叫農民放給它爛,因為菜蟲可以不賺這一天錢、但是農民收好的菜沒賣出去就準備倒楣,菜會爛的,而農民下個月養家活口的錢可能就靠這一車菜了,農民又不可能自行去都市市場銷售叫賣一整車的菜,最後就是讓盤商整車低價收走,一旦價格過低就形成菜價崩盤。

但是聽到菜價崩盤,自助餐怎麼沒降價啊?這些菜送到都市後被盤商拉高了好幾層,所以常年以來菜少的時候,在都市的我們吃到很貴的青菜、或是很貴的大蒜香菜九層塔,但產地農民根本沒賺到錢、價格被盤商吃死死的;等到菜多的時候,我們依舊買不到像新聞報導那樣便宜的青菜高麗菜香蕉或鳳梨,因為盤商照一般價格販售賺更多、或是大不了不賣,消費者有辦法請自己去產地買。

以往經常在呼籲南北兩地農產公司與地方政府處理菜蟲問題,但是都沒有官員願意得罪這些菜蟲,更何況國民黨長年掌握地方派系與樁腳也都是這些菜蟲與周圍的相關者,吳音寧用業務推廣費購買蔬果殘貨,正巧踩中了菜蟲的痛點,原本菜蟲控制價格的方式就是聯合定價、壓低價格、讓農民賣不出菜只能接受定價,結果吳音寧用業務推廣費把沒賣掉的都買了、轉送給社福團體,讓農民保有生計、又幫助社會,如果農民都知道菜沒賣出去也有總經理會買,就敢放膽跟菜蟲議價了,你說菜蟲怎麼不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