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備份: #反同婚 教會背後有中國因素?學者:中國利用台灣矛盾、借力使力

Image
本文因不明原因遭到下架,故於 Hackmd 平台備份。 原文網址: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2801
國語教會一面「反同婚」也一面「赴陸交流」? 走訪北中南發現,反同婚與兩岸交流兩大路線同屬國語教會系統,同期出現又彼此交集,並在台語教會系統的長老教會引發分裂危機。「同婚議題」蒙上高度政治性,背後是否真的有中國因素? 2010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內部就隱隱嗅到,教會界有兩股力量指向長老教會而來。 一個是以台北真理堂、士林靈糧堂、新店行道會等為主力的反同婚運動「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幸福盟)。 2013年幸福盟和其他宗教團體組成「護家盟」,合作反同婚;2015年雷倩組政黨「信心希望聯盟」打算拿下國會席次,最後敗北;2017年政治團體「安定力量」發起罷免立委黃國昌,最近則提出200萬份連署書讓「愛家公投」成案。幸福盟透過全省聯禱會系統和中南部長老教會緊密合作,受到外界矚目。 另一條路線,則以長頸鹿美語創辦人、蒲公英希望基金會董事長魏悌香,和新店召會長老歐陽家立為首的「中華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 2008年馬英九執政,兩岸交流的熱絡氣氛下,過去積極反共、90年代就私下援助大陸地下教會(也稱家庭教會)的國語教會,2010年以協會名義和中國官方認可的「中國基督教兩會」對接,廣邀台灣教會界牧長、神學院、慈善團體等,和對岸交流互訪。 長老會一位機構高層回憶,2010年,他便聽聞有從事旅遊業的教會長老受魏悌香之託,幫忙在長老會「揪團」赴陸交流,「這位長老邀約時特別強調,交流團成員只有Somebody(重要人士)才能參加,」隔年他被同樣理由找上,他以拒絕被統戰為由回絕。 「反同婚」變兩岸交流的教會突破口 但他觀察從那時起,「反同婚」和「兩岸交流」的兩股教會系統,分別和長老總會尋求合作未果,都同時積極轉向中南部幾個意識型態較不強、更重傳福音的指標型長老會。 這些地方教會,在捍衛傳統婚姻的立場上和幸福盟高度共鳴,因「反同婚」而成了盟友,另一方面,也成了「兩岸交流」的教會突破口,接受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邀請赴陸參訪。 因為長老教會內原本就有長年的南北「大會之爭」,在2013至2014年,反同婚的地方教會和態度開明的總會,矛盾加深而漸行漸遠。中南部長老教會不惜為「挺愛家」的藍營候選人站台,營造出「深綠挺藍」的印象,在長老…

#2018大選:中南部人民首次感受到媒體失衡帶來的焦慮

Image
觀察體會一下現在中南部的選情,你會發現到「比較正常些」以上的中南部選民,正因為媒體失衡而開始有嚴重的焦慮,這跟「媒體巨獸」與國民黨所採取的「無恥型流氓選戰」,有莫大的關係。

國民黨內部很清楚知道:只要國民黨無法繼續賣台,民進黨勝選後不用多久,台灣一定經濟大好,這也是跟中國共產黨之間有充分共識的結論。果然在短短兩年之間,國內失業率創新低、經濟成長率創新高、外銷數字是 10 年來最佳、台灣股市萬點長紅時間是史上最長,新的外資廠商紛紛進駐台灣,谷歌資料中心、亞馬遜創新中心、與日韓各新穎品牌無不開始進駐台灣,這些都是有形的投資,各個原本被國民黨棄置的公共建設(反正都要賣台了,執政時的支票當然通通跳票)也都重新獲得運轉、並且加速超前,像是台中捷運、或是中南部鐵路高架化或地下化建設。

在這種情勢下,國民黨光是想要透過媒體三寶(中天、東森、TVBS)用陳水扁時代的方法,靠刻意唱衰台灣經濟來激起民怨,是沒辦法成功的,且在民進黨鋒頭正高的這時候,也不能讓國民黨內尚有光環的選舉明星受到選情失利的折損(像是珠力輪啊、講萬安啊~),所以這次選舉會發現國民黨在各主要戰區推出的候選人皆是「下流人選」:因為在必輸的回合中,派出下馬打上馬,是折損最少的。

台北丁守中、新北侯友宜、桃園陳學聖、台中盧秀燕、台南高思博、高雄韓國瑜,這幾位一列排開就可以看出來,全都是黨內的「下流人選」無誤,即便是在黨內推舉初選時似乎作了民調與黨員投票,但是憑國民黨從造假大學獲得的博士資歷來看,這些人選應該都是早就被安排好的貨色:準備出清的存貨。

像是丁守中、陳學聖、盧秀燕,這些人對黨內毫無貢獻的老存貨,老早就是選舉棄子,用這些棄子拿來砸民進黨當紅的場子剛好,砸爛一個是一個,只要民進黨的場子爛掉、就是國民黨的勝績,沒徹底砸爛也沒差,反正不會贏,輸少即勝,這種心態看盧秀燕尤其明顯,選舉的目的完全不是要為地方建設,純粹只是為了扯爛對手的衣領而已。


國民黨這次是「本黨看不起中南部」的選戰主軸,如果國民黨真心想選,推派出這些下流候選人,也是露出「本黨就是看不起中南部、派這些人就可以翻盤」的姿態,但是我看中南部人在這種情況下,似乎也不太生氣啊。反倒是很多人歡喜樂見。

這時候我們再來看看韓國瑜。

韓國瑜自國民黨主席落選,對黨內來說,這賊逆心已現,新任國民黨主席當然會想要將他南放、強制「南漂」,送到高雄參選市長,這很清楚是國民黨的流…

#台灣 立院即將送審獨步全球最荒謬的 #宗教基本法

Image
本週三 (10/24)即將送審,莫名過了台灣就慘了!
直接摘錄重點:

---

‼️法案在這裡https://npptw.org/Vi6BWo

‼️宗教基本法,條文仔細看 ‼️
§3+§13 「放生不需許可」:不得禁止或限制放生,把百步蛇、蟑螂、老鼠放生在你家門口也是合法的!§10 「聖俗分離原則」:政府不得介入、司法不得干涉、教內就算打死人你都不能管!§13「超越一切的宗教自主權」:任何規定遇本條全排除,荒誕詐欺邪教你也不能管!§14「就業歧視也合法」:不同宗教信仰可以不予聘僱!§15「十六歲前的信仰由父母決定」:憲法說的信仰自由變成 16 歲才能開始!爸媽信邪教要你跟著信你也沒辦法、政府也救不了你!§20「財務完全自主」:遺產繼承都可不用管民法,高興把整個宗教的財產給誰都可以!§27「現有一切用地就地合法」、「往後想蓋什麼就怎麼蓋」!不用管環保或水土保持,只要佔地五年就是山大王,歡迎大家各據山頭為王!‼️ 透視《宗教基本法》‼️

⚠️ 在31條條文中,「不得」、「不適用」、「不構成」、「不受...限制」總共出現了:18次

⚠️ 排除:法院調解、民法、社團法人法、財團法人法、就業服務法、殯葬管理條例、農業發展條例、土地法及公產管理法規、建築法、消防法、國土計畫法、民主與公開原則

⚠️ 要視同公益、享用稅捐減免(適用財團法人標準)卻又不受法管理、可從事公益以外事業、財產及財務不公開、已取得建照之建築另法定之、農地可變宗教用途、佔用公有非公用土地五年以上就地合法、宗教使用就可變更為宗教用地、宗教選址寬容原則及負面表列!

⚠️ 強制要求被排除的法律及措施要在三年內全數修正、制定或廢止!所以前述法規、或特定排除都要修正、制定、或廢止!

然後看一下立委名單:



幹!除了王金平跟馬文君之外,又是黃昭順(信佛信到頭殼一個洞)跟林岱樺(就是這個說寵物不想養要政府收養的)!國民黨內最 LOW 立委的跟民進黨內最 LOW 的立委剛好都是這個法案的聯名提案人!真他媽的夭壽!而這些連署立委是頭殼跟著吃大便了嗎?

最初「財團法人法」送審時要將宗教組織列管,宗教組織暗地動員反彈、操弄立委而將宗教組織排除在財團法人之外不說,現在宗教組織反而動員這些立委要送這部超級荒謬、無恥、噁心、極其變態的法案,這部法案如果通過,台灣大概就準備要倒了!

這樣還要創業幹嘛?去創建宗教、吸收未成年人信徒、要其轉移資產、去山…

20181005 彭斯副總統有關美國政府中國政策講話全文翻譯 #US #CHINA

Image
摘自美國之音
肯(哈德遜研究所總裁兼首席執行官Kenneth R. Weinstein),感謝你的介紹。尊敬的各位理事,白邦瑞博士(Dr. Michael Pillsbury)、各位尊敬的嘉賓以及"以非傳統方式思考未來"的在座各位,能來哈德遜研究所演講是我的榮幸。
大約半個世紀以來,哈德遜研究所致力於"推進全球安全、繁榮與自由"。儘管哈德遜研究所的領導層不斷更迭,有一件事從未改變:你們不斷推進尋求真相,美國的領導力照耀著前進的道路"。
今天,談到領導力,請允許我帶來美國在國內外發揮強大領導力的倡導者---第45屆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問候。
特朗普總統上任伊始,就把與中國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關係列為重要議題。去年4月6日,特朗普總統在海湖莊園與習主席會面。去年11月8日,特朗普總統前往北京,中國領導人熱情接待了他。
在過去的兩年裡,我們的總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建立了堅固的個人關係,他們合作推進共同利益,最重要的就是推進朝鮮半島的去核化。
我今天來到這裡,是因為美國人民有權利知道這一點,那就是在此刻,北京正在使用一種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以及宣傳,在美國推進其影響和利益。
中國也比以往更活躍地使用其力量,來影響並干預美國的國內政策和政治。
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美國使用我們的原則和政策,開始對於中國的行動展開決定性的回擊。
特朗普總統去年12月公佈的《國家安全戰略》中,談到了"大國競賽"的新時代。外國開始"重塑他們在區域和全球的影響力",並"挑戰美國的地緣政治優勢,並試圖改變國際秩序使之適合他們的利益"。
在這項戰略中,特朗普總統明確表示,美國已經對中國採取新的政策。我們尋求公平、對等以及相互尊重主權的關係,而且我們已經開始採取迅速有力的行動來達成這個目標。
特朗普總統去年訪問中國期間表示,"我們有機會加强两國的關係並改善兩國民眾的生活"。我們對未來的願景建立在過去的最佳時期,那時美中兩國以公開和友善的態度互相接觸。
在獨立戰爭之後,當我們年輕的國家尋求新的出口市場時,中國人對帶著滿載著人參和皮毛的美國貿易者敞開了大門。
當中國經受"百年恥辱"之際,美國拒絕加入,並主張"門戶開放&q…

彭博報導中國後門晶片駭入美國伺服主機生產線 #Hack #US #Bloomberg #China

Image
彭博商業週刊昨(10/04)率先報導美國伺服器廠商超微(Super Micro )遭中國晶片駭入(The Big Hack: How China Used a Tiny Chip to Infiltrate U.S. Companies),且相關生產主機板、零組件與產品已經深入美國各主要企業與政府機構,尤其被點名的蘋果與亞馬遜。

報導指出中國主要透過駭入生產鏈的方式,將有問題的間諜晶片製造銷售給超微生產零組件與主機板,之後組裝或銷售到下游提供給蘋果、亞馬遜等知名公司作為伺服器使用,但蘋果與亞馬遜在今日接提出反駁,並公佈 2015 年相關調查報告供佐證。
超微也發表聲明表示該公司從未聽過美國政府進行相關調查,此外也為透過這種方式生產或製造相關產品,不過超微股價開盤跌超過 30% 。
在網路上也有許多人提出不同的見解,認為這種駭入方式根本不可能:
首先是晶片承包、銷售、檢驗、驗貨等採購線都非常嚴謹,要將晶片藉由半成品方式駭入生產線當中相當困難,除非買通上中下游包括產品開發的公司才有可能。
其次是硬體系統的設計彼此也有高相依性,不可能靠制式且單一規格的駭客晶片就能達到駭入的目的,機板系統千奇百怪、也不可能觸發駭客晶片執行相關內容,最有可能應該是直接收買主機板系統開發商才有機會達成。
結論是除非像華為這類公司,從晶片設計介入、到軟體層面系統設計、最後到整個完成品生產,都是由一家公司包辦,刻意生產留有後門的系統,才有可能。(所以美國禁用華為的產品)
但這樣科幻的情節,在彭博週刊內有非常詳盡的報導,包括生產晶片的匿蹤方式,被應用在哪些產品當中,最後進入到伺服產品內都有描述,是不是一篇非常高超的假新聞還有待琢磨。 這也突顯出中國製造帶來的市場信任問題,因為一旦有過先前的案例(聯想承認機器中有植入後門)、且中國政府要求蘋果交出加密金鑰來看,「中國製造」除了無法有任何道德信任之外,各國採購中國商品也開始懷疑其可信度,即使製造品質合乎需求,但是成品內是否含有規格以外的潛藏危機,已經令市場恐懼。
目前進展到各公司透過媒體進行反駁,至於結果可能就要等正式調查出爐才能知悉,但是也有記者覺得「我們大家都嚇壞了」,因為這非常有可能會發生,尤其是面對中國的時候。

#GAME #MHW 魔物獵人 推出 實體生態手帳 預購 (已結束)

Image
魔物獵人:世界 推出 實體生態手帳,預購開放日期 9/2 ~ 9/3 ,不過就在短短的時間內已經全數銷售完畢, 11/26 開始寄送,預購名額排到明年 2019 的一月份,只能暫時看圖片流口水了,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繼續開放販售啊。





陳文成.全聯.奧美.初衷.被消失的廣告

Image
近幾年全聯福利中心的中元節廣告都讓觀眾相當注意,今年也不例外,一樣獲得社會大眾的關注,但令人意外的是,廣告播出三天就決定下架停播了,原因是可能隱身在廣告內更深一層的主軸意涵。


王宏恩的分析當中,影像內的元素都有其合理性,而這樣的分析也引起了社會上廣大的注意,這支廣告突然間像是回應了知名的遊戲「返校」一樣,獲得許多年青世代的注意與支持,各種好評紛沓而至。

但是,這個廣告在開播三天後,全聯就決定將其下架,在「部分黨國或中資媒體」的描述下是被「網民怒罵」下架的,而真要說怒罵,我只看到國民黨的信眾對這個廣告感到震驚、害怕、深怕被聚焦責任、只好用「消費死者」這種三流的理由在全聯臉書頁影片下狂轟之外,我看不出社會大眾對這則廣告有什麼「怒罵」可以導致它下架。

是否刻意消費死者?要看這位死者是為何而死,而廣告的目的為何,連陳文成基金會執行長都出面說話:若全聯撐著壓力不下架,我會很佩服。所以,怒罵何來?國民黨的黨國信眾自有所知。

緊接著是全聯與奧美的態度,全聯前身是軍公教福利中心,董事長林敏雄(同時也是元利建設董事長)與國民黨關係匪淺,我想一定不能容忍廣告有這樣的意涵與社會解讀,開始不斷的切割、解釋、發表相關聲明、依舊是再切割、再解釋。

至此,我們看到對於全聯與奧美而言,廣告跟全聯與奧美是沒有任何關係的,他們的聲明稿與作為都明白表示:全聯跟奧美並沒有所謂社會責任、道義、正道思想或價值存在於公司內部的,對於這次的廣告,他們是被蒙在鼓裡,甚至因而感到生氣的。這次的廣告操作完全是導演的創意與明智。

所以一開始社會大眾都誤以為全聯的廣告有了新的境地,而給了錯誤的讚美,最後全聯與奧美的聯合聲明中所闡述的「初衷」反而讓人難以忍受與見識,因為初衷不過就是想賺錢而已,對吧?最後扒開這層美化的外皮後,才發現全聯的中心思想依然是腐臭不堪,而這樣的企業依舊深植在台灣上,吸著這片土地的鮮血在茁壯著。

其實,這是你應該可以知道的陳文成,你可能會想問說日語的媽媽是誰?最後是那位老先生又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