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8

#備份: #反同婚 教會背後有中國因素?學者:中國利用台灣矛盾、借力使力

Image
本文因不明原因遭到下架,故於 Hackmd 平台備份。 原文網址: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2801
國語教會一面「反同婚」也一面「赴陸交流」? 走訪北中南發現,反同婚與兩岸交流兩大路線同屬國語教會系統,同期出現又彼此交集,並在台語教會系統的長老教會引發分裂危機。「同婚議題」蒙上高度政治性,背後是否真的有中國因素? 2010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內部就隱隱嗅到,教會界有兩股力量指向長老教會而來。 一個是以台北真理堂、士林靈糧堂、新店行道會等為主力的反同婚運動「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幸福盟)。 2013年幸福盟和其他宗教團體組成「護家盟」,合作反同婚;2015年雷倩組政黨「信心希望聯盟」打算拿下國會席次,最後敗北;2017年政治團體「安定力量」發起罷免立委黃國昌,最近則提出200萬份連署書讓「愛家公投」成案。幸福盟透過全省聯禱會系統和中南部長老教會緊密合作,受到外界矚目。 另一條路線,則以長頸鹿美語創辦人、蒲公英希望基金會董事長魏悌香,和新店召會長老歐陽家立為首的「中華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 2008年馬英九執政,兩岸交流的熱絡氣氛下,過去積極反共、90年代就私下援助大陸地下教會(也稱家庭教會)的國語教會,2010年以協會名義和中國官方認可的「中國基督教兩會」對接,廣邀台灣教會界牧長、神學院、慈善團體等,和對岸交流互訪。 長老會一位機構高層回憶,2010年,他便聽聞有從事旅遊業的教會長老受魏悌香之託,幫忙在長老會「揪團」赴陸交流,「這位長老邀約時特別強調,交流團成員只有Somebody(重要人士)才能參加,」隔年他被同樣理由找上,他以拒絕被統戰為由回絕。 「反同婚」變兩岸交流的教會突破口 但他觀察從那時起,「反同婚」和「兩岸交流」的兩股教會系統,分別和長老總會尋求合作未果,都同時積極轉向中南部幾個意識型態較不強、更重傳福音的指標型長老會。 這些地方教會,在捍衛傳統婚姻的立場上和幸福盟高度共鳴,因「反同婚」而成了盟友,另一方面,也成了「兩岸交流」的教會突破口,接受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邀請赴陸參訪。 因為長老教會內原本就有長年的南北「大會之爭」,在2013至2014年,反同婚的地方教會和態度開明的總會,矛盾加深而漸行漸遠。中南部長老教會不惜為「挺愛家」的藍營候選人站台,營造出「深綠挺藍」的印象,在長老…

#2018大選:中南部人民首次感受到媒體失衡帶來的焦慮

Image
觀察體會一下現在中南部的選情,你會發現到「比較正常些」以上的中南部選民,正因為媒體失衡而開始有嚴重的焦慮,這跟「媒體巨獸」與國民黨所採取的「無恥型流氓選戰」,有莫大的關係。

國民黨內部很清楚知道:只要國民黨無法繼續賣台,民進黨勝選後不用多久,台灣一定經濟大好,這也是跟中國共產黨之間有充分共識的結論。果然在短短兩年之間,國內失業率創新低、經濟成長率創新高、外銷數字是 10 年來最佳、台灣股市萬點長紅時間是史上最長,新的外資廠商紛紛進駐台灣,谷歌資料中心、亞馬遜創新中心、與日韓各新穎品牌無不開始進駐台灣,這些都是有形的投資,各個原本被國民黨棄置的公共建設(反正都要賣台了,執政時的支票當然通通跳票)也都重新獲得運轉、並且加速超前,像是台中捷運、或是中南部鐵路高架化或地下化建設。

在這種情勢下,國民黨光是想要透過媒體三寶(中天、東森、TVBS)用陳水扁時代的方法,靠刻意唱衰台灣經濟來激起民怨,是沒辦法成功的,且在民進黨鋒頭正高的這時候,也不能讓國民黨內尚有光環的選舉明星受到選情失利的折損(像是珠力輪啊、講萬安啊~),所以這次選舉會發現國民黨在各主要戰區推出的候選人皆是「下流人選」:因為在必輸的回合中,派出下馬打上馬,是折損最少的。

台北丁守中、新北侯友宜、桃園陳學聖、台中盧秀燕、台南高思博、高雄韓國瑜,這幾位一列排開就可以看出來,全都是黨內的「下流人選」無誤,即便是在黨內推舉初選時似乎作了民調與黨員投票,但是憑國民黨從造假大學獲得的博士資歷來看,這些人選應該都是早就被安排好的貨色:準備出清的存貨。

像是丁守中、陳學聖、盧秀燕,這些人對黨內毫無貢獻的老存貨,老早就是選舉棄子,用這些棄子拿來砸民進黨當紅的場子剛好,砸爛一個是一個,只要民進黨的場子爛掉、就是國民黨的勝績,沒徹底砸爛也沒差,反正不會贏,輸少即勝,這種心態看盧秀燕尤其明顯,選舉的目的完全不是要為地方建設,純粹只是為了扯爛對手的衣領而已。


國民黨這次是「本黨看不起中南部」的選戰主軸,如果國民黨真心想選,推派出這些下流候選人,也是露出「本黨就是看不起中南部、派這些人就可以翻盤」的姿態,但是我看中南部人在這種情況下,似乎也不太生氣啊。反倒是很多人歡喜樂見。

這時候我們再來看看韓國瑜。

韓國瑜自國民黨主席落選,對黨內來說,這賊逆心已現,新任國民黨主席當然會想要將他南放、強制「南漂」,送到高雄參選市長,這很清楚是國民黨的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