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份: #反同婚 教會背後有中國因素?學者:中國利用台灣矛盾、借力使力

本文因不明原因遭到下架,故於 Hackmd 平台備份。
原文網址:https://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92801

國語教會一面「反同婚」也一面「赴陸交流」?
走訪北中南發現,反同婚與兩岸交流兩大路線同屬國語教會系統,同期出現又彼此交集,並在台語教會系統的長老教會引發分裂危機。「同婚議題」蒙上高度政治性,背後是否真的有中國因素?
2010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內部就隱隱嗅到,教會界有兩股力量指向長老教會而來。
一個是以台北真理堂、士林靈糧堂、新店行道會等為主力的反同婚運動「下一代幸福聯盟」(簡稱幸福盟)。
2013年幸福盟和其他宗教團體組成「護家盟」,合作反同婚;2015年雷倩組政黨「信心希望聯盟」打算拿下國會席次,最後敗北;2017年政治團體「安定力量」發起罷免立委黃國昌,最近則提出200萬份連署書讓「愛家公投」成案。幸福盟透過全省聯禱會系統和中南部長老教會緊密合作,受到外界矚目。
另一條路線,則以長頸鹿美語創辦人、蒲公英希望基金會董事長魏悌香,和新店召會長老歐陽家立為首的「中華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
2008年馬英九執政,兩岸交流的熱絡氣氛下,過去積極反共、90年代就私下援助大陸地下教會(也稱家庭教會)的國語教會,2010年以協會名義和中國官方認可的「中國基督教兩會」對接,廣邀台灣教會界牧長、神學院、慈善團體等,和對岸交流互訪。
長老會一位機構高層回憶,2010年,他便聽聞有從事旅遊業的教會長老受魏悌香之託,幫忙在長老會「揪團」赴陸交流,「這位長老邀約時特別強調,交流團成員只有Somebody(重要人士)才能參加,」隔年他被同樣理由找上,他以拒絕被統戰為由回絕。

「反同婚」變兩岸交流的教會突破口

但他觀察從那時起,「反同婚」和「兩岸交流」的兩股教會系統,分別和長老總會尋求合作未果,都同時積極轉向中南部幾個意識型態較不強、更重傳福音的指標型長老會。
這些地方教會,在捍衛傳統婚姻的立場上和幸福盟高度共鳴,因「反同婚」而成了盟友,另一方面,也成了「兩岸交流」的教會突破口,接受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邀請赴陸參訪。
因為長老教會內原本就有長年的南北「大會之爭」,在2013至2014年,反同婚的地方教會和態度開明的總會,矛盾加深而漸行漸遠。中南部長老教會不惜為「挺愛家」的藍營候選人站台,營造出「深綠挺藍」的印象,在長老會內部引起不小的爭議。
「長老教會長期以人權與台灣為核心精神,現在看來,反同婚議題造成的內部分化,是7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一次,」長老教會濟南教會牧師黃春生坦言。內部也有牧師呼籲「小心被利用」的焦慮。
長老教會為何要小心「兩岸交流」?
「『反同愛家』和『兩岸交流』」教會系統,都屬於國語教會的同一個網絡,」出身國語教會「召會」、現屬長老教會平信徒,專攻性別和基督教議題的獨立評論人喬瑟芬觀察。
這兩條路線都在2010年出現,各自發展也時常交集,在彼此的倡議活動中相互支援。最顯著的例子是2013年8月首屆「兩岸基督教交流論壇」,中國包含統戰部、基督教兩會等87人一團來台,結束兵分八路到全台參訪,接待的新竹行道會、台北靈糧堂、台中旌旗教會、忠孝路教會、台南聖教會等,都是目前幸福盟主力,也曾參與兩岸基督教交流團。

長老教會對兩岸交流敏感小心,不是沒有原因。

「他們來邀時,我們都心知肚明,他們希望多點長老教會牧師參與,但不至於太明顯,」一位長老會牧師坦言。
多位長老會人士觀察,由於總會一開始就明確拒絕的態度,讓國語教會鎖定北中南指標型大教會。譬如反同婚大將的高雄前金教會前牧師張顯爵,是民進黨立委趙天麟的牧師,兒子是趙的助理,曾參加這屆市議員初選,政治色彩受到注目。
張顯爵回想自己當年在教會的議長選舉,的確感覺國語教想介入,讓他們希望的人選選上,「有一個和他們關係好的長老教會總會代表,就能擴大他們全台代表性。」
「1265個分會的長老教會是全台最久、最大教會系統,之於台灣教會的代表性,再加上深綠本土色彩,交流團邀請到長老會的意義自然不同,」長老會機構高層想起2008年出版的《台灣大劫難》,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詳述中共對台統戰策略,他將台獨色彩濃厚、綠營道德力量的長老教會,形容為「統一台灣的最後一塊拼圖」。

交流只是「大拜拜」?

然而,教會系統為主力的反同婚運動背後,真有所謂的「中國因素」嗎?
「這是利用台灣社會本身的保守性所產生的矛盾,中國只是借力使力,」一位不願具名的學者認為。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用香港經驗對照台灣:九七回歸前,中共駐港單位新華社「協調部」以「交流」為名,專門對香港宗教界領袖進行統戰,回歸前爭取支持回歸,回歸後則是支持特區政府政策。香港教會界近年扮演特區政府的擁護者,也替官方辯解中國教會被打壓情況。
他提醒,台灣教會界除了長老會外,近年國語教會確實因兩岸交流頻繁,對大陸教會被打壓選擇沈默,「特別是這兩年兩岸官方交流中斷,重點轉向民間,交流團體或不自覺扮演了『在地協力者角色』,需要注意。」他認為,交流沒有問題,可觀察是否為中共辯護。
事實上,國語教會49年跟國民政府來台,因為血緣親近,90年代兩岸開放,就有援助大陸地下家庭教會的深厚傳統,不少人冒著危險,私下去宣教、培訓。
2010年開始,中華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因為和中國官方交流也受到不少批評,外界最常質疑的是:這兩年中國對教會打壓更重,這類交流團只是建立高層關係的『大拜拜』,卻沒能替對岸家庭教會的兄弟姐妹打開更多宗教自由空間。
「聖經裡講『交通』,指的是交流,血液要通,我們就是為了交流,」中華基督教兩岸交流協會副理事長、召會長老歐陽家立接受《天下》採訪時表示,2010年因應教會赴陸需求成立的協會,邏輯始終不是為了地下教會和官方打交道,「大陸教會形式很多,也不只有三自(教會)或家庭的黑白劃分,我們都有接觸,少說多做,不會理會外界批評。」
他也不認為習近平上任後對教會打壓更嚴重,「因為中國官方對教會的打壓是從清朝就開始,」歐陽家立話鋒一轉,「我們去美國、日本也都有官方、半官方的教會主管機關,在台灣辦論壇有時也有內政部官員參加,為何見大陸官方就不行?」
歐陽家立強調,協會功能不只和官方交流,還會作為台灣教會總窗口,協助大陸教會來台參訪時的行程規劃。
譬如老人事工團想要來,可以介紹八里安養院、馬偕或高雄育幼院,或神學院的拜訪,甚至幫忙代訂遊覽車、安排吃飯等行程,幾年下來大陸教會不須經過協會自己也交流。從過去邀集教會德高望重的牧長,到這兩年的基督教青年領袖團,交流協會也著重青年的「牧二代交流」。

台灣真的會被宗教統戰嗎?

然而,這樣的交流,是否就意謂著對台灣有負面影響?
多數人是抱持傳遞正確的信仰和價值,而願意向對岸伸出雙手。「我當時想法是,過去沒接觸可以趁機了解。中國需要基督信仰與福音的祝福,如果我們可以盡一份心力,藉此傳遞正確的信仰價值觀影響體制裡的人,也是潛移默化,」台中忠孝路長老教會王武聰牧師向《天下》分享心路歷程。
2013年隨交流團參訪後,他隔年帶上自己教會一、二十個青年,去中國某二線城市的三自教會做培訓工作坊,迴響很大還吸引別的教會來訪,互動熱絡了2、3年,直到習近平上任後拆十字架情況加劇才中斷。
但也有幾位參加過交流團的人士都向《天下》透露,這種典型的兩岸交流團就是旅遊加參訪。與會者多是說好話,不大可能真的建言,「建立關係」大於實質福音事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因為中國對宗教的態度,讓教會並非完全沒有戒心。一位國語教會的青年領袖直言,相較於一些教會專注於地下教會支持,兩岸交流協會只跟三自教會和官方接軌,空泛的關係互訪,在教會界的影響力不大,就算被統戰,成效也有限。
「我們更擔心的是,沒有真正的信仰資源以至於靈魂屈服於壓迫,這個嚴重性遠勝於中共拆教堂、拆十字架、監禁與殺人,所以大家會更重視內部empowerment(培力),而不隨著政治議程起舞,」他說。
一位曾隨團者則認為,統戰本就是以「交朋友來達到目的」的軟性概念,這類交流團意圖不在言下。只是長期以來台灣教會無論在神學教義、組織力等方面,都比對岸成熟太多,教會交流和傳統民間信仰相比,是台灣因素的正面影響多於中國因素的負面影響。
「政治和商業上我們會有很多顧忌,因為對方拿到智慧財產權會反過來吃我們,但福音不同,我們可以掏心掏肺毫無保留,讓他們了解真正的信仰,我們祝福中國更多人接受基督的信仰,才能改變這個國家,」基於對基督的信心與愛,王武聰牧師引用上帝吩咐約拿前往亞述帝國的尼尼微城傳福音的故事:
「你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向其中的居民呼喊,因為他們的惡達到我面前。」牧師拿出聖經念著經文。受亞述壓迫的以色列人約拿,心不甘情不願抵達,進城走了一天,不斷宣告還有40天尼微微就要覆亡,「結果是尼尼微人聽了約拿傳的禍音就信主,悔改了。」講完他露出慈藹的微笑。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別讓吳音寧一人獨自對抗全球最大菜蟲國民黨

KODI 安裝 EXODUS 爽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