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6

差點忘記我是積極抗中派了,我支持 #台聯基進側翼聯盟

Image
我跟滯台許久香港友人碰面吃飯,免不了聊到選舉,很好奇抗中香港人現在是怎麼看台灣選舉的,我第一個就問他對政黨的看法。

國民黨就不用多說的,同桌不管是誰都幹到爆炸,台灣人幹、香港人幹、從中國回來的台灣人一樣幹。

民進黨是大家寄予希望的黨,可以直接跳過,但說一下共識:大家都知道民進黨上任會很難做,原因是馬英九留下太多的爛攤子跟許多傾中賣台的黑坑,但是這次是要給國民黨輸的難看、輸到拉出差距才行,領頭的政黨目前必須是民進黨。

說到時代力量就是重點了。想到去年318,我也是衝去立法院守後門巷子,我反對黑箱、更反對服貿與貨貿,「黑箱」只是國民黨踩到的引爆開關而惹惱了我,所以我第一時間衝去守門,我以為現場所有學生跟我一樣是因為反對服貿、貨貿而被黑箱惹惱了。

但是後來我發現,事實已經轉變了,而這些事實當然也是到後來才慢慢變得更清楚。

後來組成「時代力量」的黃國昌在香港友人眼中,完全是統派的地下代表,在這個人心裡面基本上是不自覺服贗於中國經濟的,所以一旦面對到中國與台灣問題,他只能堅持同樣的說法就是程序正義,沒有其他的道理了。

一個很清楚的意義在於:如果你不是積極站在「中國統一論述」的對立面,或是不願意站在它的對立面,而是站在自認為中間的所在,最終的結果無疑就是走向統一,因為兩方論述的「中間」並不存在。不管任何過程是否正義、合法、完整、或是有其他多靠杯的意義在,因為「中間」並不存在,最終結果「就是這些不願意說出獨立的人最終都必定是支持統一。」

黃國昌與林飛帆出現,只是讓「快要被統一了、怎麼辦」的抗中恐懼感獲得宣洩,但是這些人一旦面對中國問題時,並非真的有獨立思想或抗中意志的主張,所以演變到最後變成是「假裝很堅強卻是暗自變軟弱的接受了中國的經濟策略」,最終結果依舊是倒往經濟走向統一的那一面,或說這些人的潛意識內就是中國統一。

我在 318 宣洩儀式過後,我幾乎忘記我是「積極的抗中派」,我參加遊行時覺得「有新的政黨不錯啊」、有新的政治人物不錯啊、到後來覺得政黨票支持時代力量不錯啊、 FREDDY 也是時代力量啊、、、

然後我才被香港朋友點醒,說我錯了,說「積極抗中派」怎麼會去欣賞時代力量呢?說我沒看出來一點,當初在 318 學運中積極抗中的成員現在幾乎都不在黃國昌身邊了,甚至很多都出了些事,不排除是中共派人在暗地裡「清君側」,主要是把中心人物的周遭雜人先清除掉,才有辦法讓一個原本站不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