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大選:中南部人民首次感受到媒體失衡帶來的焦慮

觀察體會一下現在中南部的選情,你會發現到「比較正常些」以上的中南部選民,正因為媒體失衡而開始有嚴重的焦慮,這跟「媒體巨獸」與國民黨所採取的「無恥型流氓選戰」,有莫大的關係。

國民黨內部很清楚知道:只要國民黨無法繼續賣台,民進黨勝選後不用多久,台灣一定經濟大好,這也是跟中國共產黨之間有充分共識的結論。果然在短短兩年之間,國內失業率創新低、經濟成長率創新高、外銷數字是 10 年來最佳、台灣股市萬點長紅時間是史上最長,新的外資廠商紛紛進駐台灣,谷歌資料中心、亞馬遜創新中心、與日韓各新穎品牌無不開始進駐台灣,這些都是有形的投資,各個原本被國民黨棄置的公共建設(反正都要賣台了,執政時的支票當然通通跳票)也都重新獲得運轉、並且加速超前,像是台中捷運、或是中南部鐵路高架化或地下化建設。

在這種情勢下,國民黨光是想要透過媒體三寶(中天、東森、TVBS)用陳水扁時代的方法,靠刻意唱衰台灣經濟來激起民怨,是沒辦法成功的,且在民進黨鋒頭正高的這時候,也不能讓國民黨內尚有光環的選舉明星受到選情失利的折損(像是珠力輪啊、講萬安啊~),所以這次選舉會發現國民黨在各主要戰區推出的候選人皆是「下流人選」:因為在必輸的回合中,派出下馬打上馬,是折損最少的。

台北丁守中、新北侯友宜、桃園陳學聖、台中盧秀燕、台南高思博、高雄韓國瑜,這幾位一列排開就可以看出來,全都是黨內的「下流人選」無誤,即便是在黨內推舉初選時似乎作了民調與黨員投票,但是憑國民黨從造假大學獲得的博士資歷來看,這些人選應該都是早就被安排好的貨色:準備出清的存貨。

像是丁守中、陳學聖、盧秀燕,這些人對黨內毫無貢獻的老存貨,老早就是選舉棄子,用這些棄子拿來砸民進黨當紅的場子剛好,砸爛一個是一個,只要民進黨的場子爛掉、就是國民黨的勝績,沒徹底砸爛也沒差,反正不會贏,輸少即勝,這種心態看盧秀燕尤其明顯,選舉的目的完全不是要為地方建設,純粹只是為了扯爛對手的衣領而已。


國民黨這次是「本黨看不起中南部」的選戰主軸,如果國民黨真心想選,推派出這些下流候選人,也是露出「本黨就是看不起中南部、派這些人就可以翻盤」的姿態,但是我看中南部人在這種情況下,似乎也不太生氣啊。反倒是很多人歡喜樂見。

這時候我們再來看看韓國瑜。

韓國瑜自國民黨主席落選,對黨內來說,這賊逆心已現,新任國民黨主席當然會想要將他南放、強制「南漂」,送到高雄參選市長,這很清楚是國民黨的流放政策,但我認為,韓國瑜也擬定了幾種策略,積極的想要回到北部去。

他選擇不在南部講政見,他只「回北部的媒體上講」,或是「只對北部的媒體記者講」,因為在南部,除非出事,任何人都是沒有麥克風跟攝影鏡頭的,只有在北部才找得到麥克風跟攝影鏡頭,也才找得到舞台。這點非常重要。

接著就是上場演戲、裝瘋賣傻、開始胡言亂語、亂開政見,演瘋戲的目的是想要昭告世人:老子我不想來高雄選、我是被逼的,拜託你們別選我,我才能回台北。所以南部人看到他的政見都感到極其荒謬、離譜、與脫離現實,甚至全台灣人大概都感到傻眼。

「老子不想選」的前提下,韓國瑜對於四面八方的質問也都不用回應,因為流氓插隊你問他原因、要他說理、他會回答你嗎?當然不會啊!插隊本來就不是來講理的!所以這個人在南部放話講完,就跑回北部上節目、上採訪了,根本不用回答南部的任何質問。

至於國民黨私相授受的選舉經費拿來幹什麼?買媒體,全都用來買媒體,不論是媒體三寶或是網軍貼文,就是買媒體,看看誰的聲音大,其他花費一概不理,把黨內的經費拿來充實自己的聲勢、遠比做球給對手要好,所以你會看到從大約半年前選舉一開始,媒體三寶開始無間斷放送韓國瑜的相關假消息,內容從民調開始上揚、民調緊追對手、到民調已經與對手持平、民調超越對手、到現在各界倒戈支持等等,全都半買半相送,事後驗證幾乎都是假消息。

大家在花時間驗證、澄清時、他正高興著,因為大家花時間驗證澄清,就無法聚焦正事,更無法對他脫離現實的政見進行檢視,所以他輕輕鬆鬆、無須做任何選戰防禦,至於媒體三寶放送假消息,到最後就跟 NCC 說是競選廣告跟業配就好,除了罰廣告標示不實,也拿媒體三寶沒輒。

而越是偏北部的藍營支持者,在這種時候,越是用一種看好戲、打爛仗的心態在聲援中南部的「下流候選人」:就讓賣菜的做做看啊~(或是台中給女的做做看啊~台南給爛伯做做看啊~),一種「見不得中南部好、只想拖爛中南部、反正要死就拉中南部一起死」的心態。

中南部人大概也是這輩子第一次遇到「國民黨整個選舉都是玩假的!」
國民黨推舉候選人的意願是假的,如果有意玩真的,就把黨內主力推出來吧?為何都是這些爛咖小?
候選人的競選意願是假的,六都候選人到選戰最後一個月了,連一條能聚焦的政策或政見都沒看到,只是不斷的放假消息、假質疑、出小拳打亂對手而已,真有想要選舉嗎?
競選活動都假的,做為高雄候選人卻幾乎都在北部的媒體大樓中移動,連街頭拜票都省了。

韓國瑜剛好符合「藍營支持者只想打爛仗」的選戰心理,反倒集結了藍營支持者,讓韓國瑜成了藍營追捧的明星,但這絕對不是韓國瑜想要的,因為他一直想回北部與吳敦義、朱立倫顛峰一戰,即使現在被選舉的儀式所迫、非要在南部辦造勢晚會不可,他也不想邀請吳敦義同台(王金平的出現反而可見端倪)。因為他的想法就是「我不想選啊」,他的選舉語言一定會越來越狂,果然在 10 月底決定加碼挑戰憲法、當選後要禁止所有抗議活動、成為超越憲法的男人。

高雄市民已經有不少人對韓國瑜氣到七竅生煙、幹聲連連,但韓國瑜待在台北的時間更多了,與其到高雄被幹剿,不如繼續留在台北上節目,各類媒體也一個一個輪番上;最近高雄許多亮眼的成績,只落得在網紅頻道上匆匆一現、又被媒體三寶放送的假消息洗到天邊去而不見蹤影,像是駁二倉庫的新熱點棧貳庫、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正式開幕、高雄鐵路地下化正式通車、新的高雄車站正式啟用等等,全都被這些韓國瑜假消息給洗光了。

更糟的是:中南部沒有麥克風跟攝影鏡頭。

在面對這些假消息時,不論是中南部候選人、或是在地的選民,真的想要澄清、發表聲明、陳述事實的時候,北部的媒體就離開了,無腦記者變成了喪屍開始去追逐或放送新的假消息、假新聞,甚至是賣新聞、求業績;中南部人想要透過網路、透過社群傳遞消息時,只要有一點聲音、一點苗頭出現,就被網軍打壓到不見蹤影,當要質問國民黨候選人時,就被反問一些假新聞、假消息的事情,像是誰收了三億、誰在貪污、誰是白手套等等,一些毫無憑據又無法證實的假新聞問句不斷出現。

這樣的結果,讓中南部人開始顯現一種焦慮,已經可看到不少中南部人(尤其是年輕人),在社群媒體內叫囂、怒吼、用文字發洩情緒、但又遍尋不到出口、或是獲得「有效的回饋」,媒體三寶合成巨獸的音量,讓社群社會對中南部的微弱聲音無動於衷,幾年前台北城內正在反媒體巨獸時,很多中南部人是漠不關心、絲毫無感的,正因為當時這樣的「無所謂」,讓中南部人現在正在嚐苦果。

區域媒體的發展失衡,也讓選舉重北輕南,甚至讓「放棄向南宣傳」的策略獲得強而有力的效果(又省錢又輕鬆),而身在中南部人對這種狀況,暫時也無計可施,人在北部的中南部人得不到南方的正確訊息與樣貌,看到選戰打得這麼下流,也感到憂慮忡忡,抗拒媒體巨獸的口號再響,也無法在短期收到成效,這些因素不斷積加下來,讓社會變成爆衝且失衡的巨輪。或許南部現在需要的,是能與北部三寶巨獸足以抗衡的媒體組織,但是要怎麼生成,暫時沒有答案。

在媒體失衡的情況下,其實是不太能相信選民是有什麼智慧的,同時,在媒體失衡的情況下,也沒立場去討論民進黨的得失,因為資訊已經不真實,選民又能要它在兩年內完成什麼?民進黨光是在三寶媒體傳遞新聞消息一定會被強迫打折的情況下,要讓經濟有感就很難了,又有國民黨不思進步、在買媒體廣告或業配、不斷扯後腿講幹話,簡直寸步難行。

選民好不容易忍過國民黨八年執政、馬英九倒行逆施的政經政策,卻在逐步回升的兩年後遇到這一檻,這次的選舉已經變成「不是民進黨的、而是台灣全體選民」的檻,如果不能徹底踩過將要復辟的國民黨、讓台灣繼續攀升、跨越這一檻,應該會被這次選舉爛仗再度拖垮。

向上攀升的改變,中南部人是看得到的,而被爛黨跟媒體三寶所拖累,心中的憤恨也是能體會到的,而種種焦慮正是起因於此。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別讓吳音寧一人獨自對抗全球最大菜蟲國民黨

KODI 安裝 EXODUS 爽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