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把 馬英九 當"他,馬的"人看

你這個傢伙口不擇言,是當僕人當太累了嗎?還是要我們不把你當人看呢?
位於新店溪行水區內的溪洲部落即將拆遷,「溪洲部落自救會」八日在馬英九拜會新店中正國宅時向馬陳情,希望繼續居住,認為只要在河邊加蓋堤防,就可以確保他們的安全。馬英九當時回答「你既然來到我們的城市,就是我們的人,你既然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我把你當市民看,要好好把你教育,提供機會給你,我覺得應該這樣子做,所以我覺得原住民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我來到這個地方,我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
「你既然來到我們的城市」的「我們」是誰?別的地方、台中、台南、南投、台東、高雄、屏東等地方就不是「我們」的城市?如果馬英九當上台灣地區特首就只有台北市是「我們」的城市?什麼叫做「你們」的城市跟「我們」的城市?
「你既然來到台北,就是台北人,我把你當人看,要好好把你教育」所以在台中就不是人?還是說在金門馬祖或是鄰近的基隆桃園你就不把對方當人看?要馬英九把對方當人看是要看區域的?要當上台北市民才能「被教育」?不是台北市民就不能教育?
「所以我覺得原住民的心態要從那個地方調整:我來到這個地方,我就要照這個地方的遊戲規則來玩。」所以說在其他的原住民各玩各的,來到台北市就只能玩馬英九的?

從這種言論當中實際上看得出馬英九有相當自大的「菁英意識」,生活在台北的人只要有點自覺性與自主性(一點點自覺與自主就好),都可以感受的到自馬英九當上市長之後,台北市就一直處在「隱性的集權統治」之下,今天這區要收停車費,市民不能說不(馬英九會擺出一臉和善說是為了市民好),明天那區不准停車,市民不能說不(馬英九會擺出一臉和善說是為了市民好),哪一天哪一區又搞了什麼規定,市民一樣不能說不(馬英九會擺出一臉和善說是為了市民好),許多市民是在台北地區不斷接受台北市政府的壓力,而將矛頭指向整個國家的政府機器。這是一種隱性的集權治理,反正市政府當中,馬英九是明星,說了算。

到馬英九交接給郝胖虎之後,這種隱性的集權治理觀念開始浮上檯面,看看最近的事件就可以知道,郝胖虎似乎已經覺得台北市是他個人的,任何決策與作法都是以一己之念來進行,但是面對媒體時卻說是台北市民的意願,絲毫沒有將每個台北市民當人看,當然也沒徹底瞭解台北市民的意願,更絲毫沒有地方政府隸屬中央的觀念,這就是一種威權意識的作祟。馬英九也在卸任之後逐漸把他那種隱性的集權統治觀念拉上台面,這些受過威權教育的人,終究還是只想要以威權政治來做領導,卻忽略了政府人員的本質,「公僕」。

我們要選政治人物出來,目的是要選出一位公眾的僕人,大家信任他,要他替人民做事的僕人,是要他當服務人民的僕人,我們用選舉告訴他我們信任他,請他來做事,不是請他作威作福;今天即使是要選舉出一位管家,這位管家充其量一樣也只是個僕人的領導,是維持公僕體系運作的領導,而非選他出來吃香喝辣、出門警察開道的領導,但是這些政治人物似乎也搞不清楚狀況。

尤其是在政治明星光環加持下,這些人有著莫名的「菁英意識」(明明就只是個公眾的僕人),當面對原住民的時候這種意識就成了「漢人沙文主義」,一直以來都用自以為是菁英的眼光去審視其它的人,才造就出馬英九這樣的言論:
「你們基因沒有問題,是你們的機會有問題,我給你們機會」「台北市政府的員工 3% 是原住民,哪一個政府做得到?」
這是什麼狗屁倒灶說法?機會是你給的?你哪位?3%?市府有多少員工?市長應該要朝6%、9%、甚至往30%去努力吧?不是拿來說嘴的3%!市民沒有投票給你,給你機會,你當得了市長嘛你?給市民機會不是你馬英九的權利,是馬英九身為公眾僕人的義務,你應該在市民前面鞠躬、哈腰,拿個托盤把機會捧出來、呈上來,讓人民享用,不是馬英九站在高位上施捨下來的(馬英九還真的以為自己是出來選君王或是台灣特首嗎?)馬英久應該要提醒人民唸書、整理好台北的環境、建構好的教育機制,誠心的邀請人民來接受教育,不是馬英九當老師來教育人民,馬英九也沒那個資格教育人民,因為馬英九終究還是人民選出來的僕人,請馬英九千萬別搞錯了!

人民選這些人出來,是真的有把這個傢伙當人看,給這個傢伙有機會當公眾的僕人,讓這個傢伙來服務我們、為我們做事情,但是千萬別搞到我們不準備把這個傢伙當人看了,到時可就真的很難看了!還說這是笑話?僕人講冷笑話我一定會扣他薪水的。

新聞:
「我把你當人看」 馬英九發言生波
「把原民當人看」馬發言挨批
「我把你們當人看」惹爭議! 馬英九今公開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