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rk Knight 黑暗騎士 : 好看得令人驚訝

batman the dark knight
「有些人不追求任何邏輯性的事物,比如金錢。他們不被收買、不畏脅迫、不講道理、不願妥協。這些人只想看到世界毀滅。」

Batman : The Dark Knight 真的是好看得令人驚訝,不已。如果跟之前的電影系列相比較,以往的蝙蝠俠電影只能算是真人拍攝的漫畫,而 The Dark Knight 則像是劇情豐富的藝術電影一般;這部片並不是一般的超人英雄類電影,它沒有盡是訴說英雄的超能神威或是科技的無限想像(
儘管蝙蝠俠依然擁有許多高科技配備,但是在片中並未任何的著墨),也正因為如此,片中沒有以往超人英雄電影中常見炫麗科幻的電腦影像去替演員掩飾,也讓片中每一位主力演員幾乎都卯足全力發揮演技,讓 The Dark Knight 成為一部令觀眾禁不住專注全片的電影;而這似乎不得不歸功於希斯萊傑,因為當一部片中的某位主角發揮出高人一等的演技時,似乎也逼得其他演員的表現非得更上層樓不可。

小丑,無疑是蝙蝠俠的頭號大敵,他們共同分享著「有不可告人之事」的心情,在一正一反的兩方極端位置上,互相欣賞著對方;但是小丑那種極端的邪意、不受拘束的惡念,並非是一般演員能夠輕易地表現出來的,可是希斯萊傑卻只在短短開場前幾分鐘的演出當中,就讓觀眾感受出來:在蝙蝠俠的故事當中,小丑應有的表現並非我們在經驗當中所描述或所意識到的殘忍;小丑之於人事物的心態是徹底地無拘無束無所約束,以至於殘忍這種人性道德上才有的批判根本不存在或不曾存在於小丑的思考意念或生命本質當中,而讓我們感受到小丑的殘忍是一種性情上的極致表現;而希斯萊傑在小丑的演出上,徹底的表現出了這一點,他讓觀眾立即感受到那種無法無天、無所欲念的惡意。

導演對於希斯萊傑所扮演的小丑,不論是表情、情緒與話語內容都有很深刻的捕捉,對話內容具有邪惡的內涵與清楚明析的惡意,希斯萊傑的肢體動作與情緒表現真的會讓觀眾感受到小丑的心態真的是異於常人;在電影當中,小丑的「邪惡」或是「壞」並非用屠殺了多少人或害慘多少人而讓人而讓觀眾感覺他很邪惡或是壞,而是讓人直接感受到那種「一見到小丑,打從心底就令人感到不舒服」的感覺。相形之下,以往超人故事當中的反派角色在小丑面前都變得非常單薄、無力、只是英雄角色的陪襯,因為每個壞人似乎都有變壞的理由或是變壞的原因,讓觀眾容易產生同情,但是小丑的邪惡就像是沒有任何的原因(這部份也因為小丑本身就是個謎),純粹而原生。

在希斯萊傑之後,或許再也沒有人敢輕易挑戰「小丑」這個反派的角色,只因為希斯萊傑的演出實在表現的太好了,很難令人與在斷背山中的那個希斯萊傑聯想在一起,甚至在看完電影之後,讓人覺得 The Dark Knight 的主角似乎應該是「小丑」而非蝙蝠俠;這種說法並非是因為希斯萊傑猝逝而說出的美言,因為就算是希斯萊傑依然在世,他都該享有來自四面八方相似的讚美,甚至多更多。也難怪有國外影評認為希斯萊傑有可能因為 The Dark Knight 再次入圍奧斯卡獎。

或許,也該歸功於這部電影的劇本寫得很好,不過這種說法真讓人感到尷尬,會讓人不禁懷疑以往超人英雄類的電影劇本到底是怎麼生產製造出來的?在 The Dark Knight 當中各角色的戲份、表現與對話的內容都不簡單,中間則穿插著些許沈重的故事背景所帶來的幽默的格調;小丑與主任檢察官在醫院中的告白幾乎可算是全片的核心重點,這也是透析小丑這個角色的重要路徑;不過不少人則認為是在餐廳中檢察官對布魯斯偉恩說的那句對白上,畢竟簡單的口號總是比一長段告白更容易被觀眾所記憶,同情英雄的境遇比也了解犯罪的心境更容易被觀眾所表現(就像是蜘蛛人的「能力越強、責任越大」容易被觀眾所記憶一樣)。

之前就預期 The Dark Knight 會相當的好看,除了期待「小丑」這個角色之外,似乎電影本身應該是充斥著高科技與科幻的格調、有著以往蝙蝠俠電影中令人目不暇給的電腦特效與特殊化妝,能讓人過足科技癮的電影,認為這部電影應該就是應該跟以往的蝙蝠俠電影一樣,「娛樂效果十足」的「簡單易懂型的好看」;但是在看完過後,直到現在,腦中卻還是不斷地迴響起小丑的話語、劇情內的對白和各個情節的片段畫面,這才發現這部電影實在是好看得令人驚訝!只因為沒預料到 The Dark Knight 竟是屬於「有深度」的這種「好看」,即便是老說「能力越強、責任越大」的「蜘蛛人」系列與之相較,也變成是單純地多、可愛地多的娛樂電影,蜘蛛人則像是一個自怨自艾、背負親人言語暗示的超能力被催眠者而已。

這就像是 The Dark Knight 突然為超人英雄電影與漫畫改編電影拉高了欣賞的層次一般,它有某種程度的廣度、深度,情節與內容所探尋的角度與以往的超人英雄電影並不相同;電影畫面同時把幻想的高譚市拉到觀眾的生活經驗當中,拍攝的場景不像以往超人英雄電影那樣採用大量的人工造景,反而是在都市或建築物中採實景拍攝,讓觀眾感受到電影情節不單是只在幻想的高譚市會發生而已;許多鏡頭取景的角度讓畫面所呈現出的藝術感十足,每個畫面、每個場景似乎都能成為這部電影的代表照一般;除了劇情本身極具變化之外,電影的結局也是同樣地令人出乎意料,情節並不複雜卻令人感到相當深刻,在不透漏的情況下,只能說這部電影並不會讓人在走出電影院時抱持著相當愉快的心情,不但有點沈重,還有點黏膩,但是卻已讓我決定找個時間再走進電影院、再看一次,再細心的品味一次。

啊,這似乎已經超出你我所知道的 Batman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