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化城的成就者:台中的房地產再交給仲介去搞,就死定了!

最近兩三事的心得:台中的房地產、屋主、店東再將房子交給仲介去搞,就全死定了。
  • 最近回台中兩趟,聽到一間不錯的小店竟然要收了,原因是因為房租莫名其妙竟然要漲了,尤其是在景氣這麼不好的時候;細問之下才知道,漲的原因是因為某家什麼房屋的仲介偷偷跑去跟房東說,這個地段房租很高,可以出租很高的價格,房東聽信了仲介的意見,把房租一口氣從原本的價格要調升到每月 10 萬,聽到的人大概都覺得房東瘋了!我看了隔壁兩間也正在出租,有一間是不錯的邊間,問了店家老闆怎麼不考慮租隔壁的呢?一問之下才知道,邊間竟然被台中的房仲業者喊到一個月三十萬的租金!
  • 這些房仲的腦袋到底是哪培養來的啊?一個月要三十萬!雖然這是一棟不錯的新大樓,稱得上是豪宅,但是面對托兒所跟幼稚園、卻偏離鬧區的大樓,請問以現在的景氣,揪~~~~~~~~~~竟要做什麼買賣才能去負擔每月 10 萬~ 20 萬的租金啊?更何況是 30 萬?房仲是認為全台中都可以開LV旗艦店並且台中人用消費券就買得起是吧?要負擔這樣的租金,我看只有情色陪酒...
  • 同樣的情況,發生在台北的師大夜市。一間位在師大夜市的咖啡館,叫作立斐米堤,這個月要搬家了,原因是因為房租漲了(什麼景氣啊?),房東一口氣把原本的房租漲到 13 萬,這種房租不是一般咖啡館可以負荷的,所以只有離開一途,仔細一問,原本在巷弄間的米倉也搬了,原因一樣是因為房租要漲,不堪負荷。偷偷走問幾間店家才知道,房仲業者遵從了馬政府的指示,認為大陸客會大舉來台,聯手進入師大夜市開始惡意哄抬整個師大夜市的週邊價格,不斷的私下連絡房東抬高房租,再接手仲介這些店面的出租工作,藉以賺取高額的仲介費用,只要推三間、每間十萬各收一個月, 30 萬的收入可以抵新鮮上班族賺一年!
  • 這些仲介說的很美好,說師大人潮多,租給咖啡店不如租給服飾店,一間三、五萬的改成十萬塊,說是租給賣高價服飾的更好,房東信了、就把房租漲了,用這招把店給逼走了。
  • 現在到底是什麼樣的景氣啊?滷味的青菜從 30 硬是降到 20 了,剩下的店家為了求生存、省成本,東西是越來越難吃;人潮走到這條街上,看到的全都是賣服飾的,因為餐飲業都要被逼走了,來這條街上竟然沒得吃喝,還來做啥?房東還跟呆子一樣,聽仲介的話後想要漲。
  • 整條師大夜市幾乎快全都是做服飾的了,衣服從 799 一件已經下殺到 199 一件,高價的衣服學生連碰都不敢碰,有店家在路邊喊了整個晚上,只賣不到三千塊;這種景氣,看得多、買得少,因為網路上有 149 一件的或更便宜的。一間 13 萬要租來做啥?如果不是主打大學生陪酒,想靠賣T恤衣服牛仔褲要能打平師大的店租、水電、人事成本,跟房東差不多一樣笨,爽的只有房仲而已。
  • 回到台中,坐著客運的接駁車行經中港路,發現中港路兩旁一口氣多出了七、八間小酒館,不外乎是美媚陪唱、啤酒三瓶送一瓶的店,感覺好像熱鬧了不少,但是想想又不對,因為這店家旁邊的店面都在求租,騎樓樑上都貼著各知名仲介商的牌子;過了兩天趕緊跑去一間熟識小酒吧問問店家老大姊,到底怎麼回事,原因正是台中的胡志強做得「太成功」了,拼命的推豪宅、售建地,感覺有地有房的人似乎都賺了一筆,也找不少房仲來了,積極在各區佈點,同樣一樣招數,哄抬房租:「買屋出租金店面,每年現賺XXXXX」,原屋主把房子賣了,房仲賺了一筆不說,還再搶一手:「租金店面,每年賺XXXXXX,立即連絡 09XX-XXX-XXX」,然後牌子一掛就是三、四個月租不出去,因為房租高的嚇人,原本的店家能撤、能跑的都走了,不見蹤影了,跑來租的全都是八大行業的,因為只有八大行業付得起。
  • 跑來租的多是八大行業就算了,這些大樓樓上的住戶全哭了,因為樓下開了特種行業,樓上的住宅房價跌更慘了;大樓樓上的商辦也哭了,因為樓下是八大,為了公司形象、為了上下班環境單純,搬了,甚至北中南有據點的企業直接就把台中分公司給收了,職員裁一裁交給政府去處理。
  • 林森北路的酒店群大多是被房仲這樣搞出來的。當初台北市政府重新規劃中山北路區段吸引大型集團、飯店與精品店進駐後,房仲就開始進入炒房價,炒完房價後就開始拱房租,因為不論賣房、出租,房仲都可以撈一手,搞到後來所有的店面都開不久、店變得很難租了,人潮都漸漸散了,遇到十年前的不景氣,人潮就散更快了,陪酒的酒店接著就跟著來,因為只有這種店才付得起高額的房租,而房價也變成有行無市。
  • 之前的房仲到台中來了,台中現在也開始私底下這樣搞;台中的風化城名聲已經遠近馳名,甚至連對岸跟俄螺絲的朋友都知道(因為台北是特區區長的官邸,多少有管理),新光三越後方的重劃區先被建設集團炒一波,賣不掉,交給房仲後還再炒一波,最後都是酒店跟汽車旅館,喝完酒後直接把小姐帶近汽車旅館裡,沒搜索狀的話警察還不得干涉。
  • 現在胡志強更成功了,一群警察不知道從哪裡得到的命令,三不五時就去抄位在巷弄裡的小酒館、小PUB,有不少認識的店家直喊冤,其中一家更好笑,明明生意不好,想吵想鬧都很難了、音樂都已經改成是輕音樂,有天夜裡整家店裏面連一個客人都沒有,竟然還有兩個警察衝進門,說「你們太吵」,抬頭看看電視後還說:「把電視聲音關掉」,店家老闆看看整間沒人的店裡,又再看看電視,親手把遙控器拿給警察後說:「你切吧,電視已經是切靜音了,我不知道還要能多小聲啦...」
  • 台中的失業率已經夠高了,八年來除了扮演唱會卻沒啥作為的胡志強也已經夠成功了,現在在台中能夠維持這些中下階層工作者能夠繼續用正常工作求生活的,就剩下這些小酒館、小夜店跟薪水低到不行的小茶攤了,但是沒啥市政表現的胡志強可能覺得失業率還不夠看,沒有登上報紙頭條還不夠爽,拼命的抄這小店,似乎沒把這些店裡的人逼進酒店裡就不算是市長似的;如果市長要說不知道,這麼簡單的因果關係相信英名卻沒有政績的市長胡志強也清楚,警察要業績但是不敢找大店的麻煩,多找幾間小店甚至還可以多開幾張單,業績自然紅不讓,三次開單就可以勒令這些小店停業,如果背後還有人配合房仲一起哄抬房價(包括英名卻怎麼都談不出政績的市長胡志強自己那棟明明蓋不怎麼樣卻硬是很貴的豪宅),搞到現在想留在台中的人有錢的想開酒店、沒錢的就想進酒店上班了。
  • 這種因果是房仲與政府之間不可說的秘密嗎?曾經在台中熱鬧且風光一時的精明一街,在房仲介入哄抬房租後,整個頹敗了,因為房租太高了,許多原本登上雜誌的餐飲店,只能默默的離開,同樣進駐的服飾則越開越多,服飾的價格也越打越爛,現在提到精明一街,台中人只能搖頭說聲:「爛」;曾經企圖跟上精明一街腳步、營造相同氛圍的豐樂公園週邊,在房仲介入後,又重複了一次這樣的循環;肥到的只有房仲公司,連房仲底下的職員都做得很苦;台中每次好不容易在特定的區域有些氛圍、有些特殊文化的產生,只要那個地點有房仲介入或房仲業者的店面進駐,不出三年就毀了。
  • 在台中為了求生存,咖啡館紛紛變成了辣妹陪酒或是三百暢飲,服飾店變成了情趣用品,知名小吃攤店面整併後變成了指壓按摩,賣不出的建地直接化身為汽車旅館,離酒店越近生意就越好;不信可以攤開台中市地圖,去知名房仲業者的網站查一下服務據點後,用圓規畫圓來看看服務範圍的區分,你娘娘的咧靠!這些酒店的分佈跟房仲的據點還真是很 MATCH ...
  • 台北的師大夜市再被房仲惡搞下去,只要有人率先發難在師大夜市附近開一家,大概就會雨後春筍的冒出來吧?當初那個語焉不詳、聽不懂要搞什麼SOHO藝術區、還什麼洨的「南村落」把這些房仲給引來了(當初就有人反對夜市變成精品街的),如果有人可以繼南村落後開間什麼男春院「南春苑」的,應該也很帥啦... 不過寫在這,大概也沒幾個房東上網看得到,大安區又是國民黨的,現在又是馬英九執政的,有這種店的誕生我絲毫不意外。
  • 話說回來,如果房仲不哄抬價格或房租,房仲要賺啥?房東明知到房仲就是靠這個混的,為什麼有些良好的社區內,卻看不到社區管委會出面禁止房仲進入的啊?難道這些住戶都是掩耳盜鈴?
  • 價格層層墊高後,肥到了房仲、房屋代銷、建設公司外,苦的是小民,而最後把房子買入手的,變成了苦主。台中這樣搞下去,爽到的只有房仲,店不是改做雞店大概就是鴨店了,在英明而沒有政績的胡志強與市政府的努力之下,也無怪乎台中市可以靠風化聞名全台,房東或同棟大樓的住戶想脫手,都很困難,即便這個樣子房仲業者也是可以把服務據點收一收、拍拍屁股說掰掰,到下一個地點去了,如果市政府有新的規劃,到時候再回來。
  • 如果問我在台中做啥好,看到連友達都準備轉到大陸去,近幾年我會建議先做黑的吧。
  • 喔!這不光是台中市啦,台北或其他地方也一樣。
  • 揪~~~~~~竟有誰可以告訴我,除了設備簡陋像清唱的音樂節、紙薄到民眾以為看到是 Wire Frame 構成 3D 線圖模型的花燈晚會、知名聲樂家來台後跟善於模仿的市長相見歡後唱完回去就掛掉的演唱會、兩旁活像是野台搭建的星光大道與頒獎典禮、沒錢蓋即便有錢也蓋不起來的國家歌劇院、隔代市長喊了 20 年聽得到卻看不到的市政中心、以及市長買房後拼命炒房價逼得市民開始往外搬造成台中人口多年來停滯不升、人口嚴重外流達不到直轄市水準、為了逢迎拍馬要節能減碳差點讓台中市民不能烤肉過節、為了搞古根漢觀光花掉大把經費在行銷上頭卻忘記觀光要先搞好公車捷運與公共交通變成到現在連根毛都沒看到、打從當選開始就一直搞不動台中的經濟卻怪說這都因為 GDP 維持正成長的民進黨正在執政、到現在 GDP 為負的馬英九執政又怪說大環境不好、去年颱風風災過後斷掉的橋樑與崩塌的橋面到現在都還沒修好不過颱風季節好像又快來了、市立文化中心前面的橋面施工了兩個多月了感覺好像也是停頓不前等等偉大又英名的事蹟之外,至今談不出什麼市政的胡志強到底還做了什麼???有沒有人說一下,讓我了解一下啊?帶著老婆為國民黨跑助選後出車禍現在卻帶著老婆上節目專訪的那種事情就別跟我說了,訪談過程就算幽默卻不太有意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