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2, 2014

北捷隨機殺人事件鄭嫌:「我知道會被判死刑。」

警方問到:「你知道會被判刑嗎?」他回說:「我知道會被判死刑。」(via)

因為這句話,又挑動了許多廢死、反廢死的言論戰火,事件發生不到三個鐘頭,在社交平台到處都可以看到有人說「政府才剛執行過死刑,現在就有瘋狂殺人犯,所以死刑沒有嚇阻犯罪的效果,應該廢除」諸如此類的言論。

所謂的「法律」,講難聽一點的,只不過是在某個國家領土範圍內、由一群人共同討論出的「使用者付費」議定合約書,在遵守這套合約的前提下,做了什麼事情就必須付出什麼代價,所以付得起罰單的人就會光明正大開法拉利上高速公路高速飆車後回家上網炫耀接了多少罰單,有人願意付出時間坐牢換得牢飯就搶劫超商或是行竊,而付得起自己性命的人在他個人的意願驅使下就會進行殺人而不管有沒有特定對象。

所以,請聽清楚,在法律之下所有的罰則對於付得起代價的人來說都沒有嚇阻力,罰單是、坐牢是、死刑也是,如果因為沒有嚇阻力就主張廢除死刑,那乾脆廢除整套法律就好;所以,我非常同意死刑沒有嚇阻犯罪的嚇阻力,我也從不認為死刑有嚇阻力,但是這是遊戲規則,就像我喜歡看人喝完咖啡就爽快付錢、吃完飯就立即埋單,當然敢殺人就請爽快償命;像鄭嫌就很清楚知道會被判死刑,因為殺人之後就是等著用自己的性命付賬。

但是主張廢死的人每次只要一出事、或是政府找這些死刑犯付賬的時候,就喊著代價太高、要降價、收費不合理,請問:對於想要在這套遊戲規則當中鑽漏洞或逃避責任的人來說,有沒有受到主張廢死的暗示與激勵?

政府才在上個月執行死刑,原本是依法行政、政府必須執行的事情,但是白痴版的法務部長竟說是要遏阻犯罪(這我絕對不同意,因為我完全不認同死刑具有嚇阻力),結果政府被主張廢死的人罵了將近一個月,而這個月各式獵奇的兇殺案也層出不窮,主張廢死的人也總是在第一時間就把責任推給「死刑沒有嚇阻力」。

請問:主張廢死的人在這個月當中有沒有給許多隱藏在社會角落的罪犯一個心理暗示「現在出來犯罪,主張廢死的人會幫我說話吧?現在出來犯罪,在廢死的言論浪潮下,政府應該不會判我極刑吧?」主張廢死的人敢說「已有犯意的罪犯」都沒有受到你的暗示嗎?就同我前面講的,死刑是法律定義的代價,我也絕對認同死刑沒有嚇阻力,因為對於付得出這個代價的人來說它就是付得起、所以無所謂,你幫腔喊降價、它只會更高興。

北捷隨機殺人事件的相關新聞底下有很多人都主張叫廢死的人出來面對捷運隨機砍人案,我覺得是非常合理的:
你她媽的『主張廢死』絕對暗示了這些罪犯「犯罪可能會被原諒、不見得要付出極刑作為代價」,就是你們這群喊著要降價的王八蛋間接促成這些重大刑案的發生啦!廢死喊得越大聲、刑案就越多,而廢死依舊是推給原本就不具有嚇阻力的死刑,廢死就是幫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