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內容可以很科學,但媒體本質完全不科學 #suck #media


不然早就劃分到理工科系學院去了。或是到現在還要說「不知道」呢?

這事情原本沒這麼噁爛的,知道的人頂多就是「啊,他拿錢了嗎?怎麼會是味全?」但是當解釋文(或該說討拍文)出來的時候,就覺得「這個打從『根本』徹底沒救了吧?」

不過說這個有點複雜,先講其他的事情好了:

蔡英文前不久剛去宜蘭蘇澳海軍中正基地及陸軍金六結營區視導,看到營區環境很明顯有特別處理過,回頭就在臉書上說了「油漆新不新、草除得乾不乾淨,都不是最重要的事」,因為「光是油漆和除草,不會讓國軍更好」,一瞬間網民瘋狂轉載,稱讚英明大統領,大家都知道,國軍長官什麼都不會,最會弄排場、搞儀式、做面子,早就督導過營區環境了。

但不知恥的藍媒記者大概覺得網民氣焰太盛,刻意跑去問軍官「請問你們是不是特別為了總統視導而整理環境的啊?」請問哪個軍官會白吃到說「是」呢?當然連忙否認、說是軍紀如此、絕無刻意、平常就有養護、、、等等,然後藍營人士接到媒體作球後,就開始把焦點挪到「蔡英文看錯了」、漆不是新的、草也還沒拔、、、然後我們就很清楚:這種刻意「錯置焦點」的媒體 VERY VERY SUCK。

如果沒辦法理解總統的意思、不知道重點是放在「怎樣讓國軍看起來比較好」卻是一直強調「國軍到底有沒有油漆」,這種智商邏輯與理解能力根本不到小學畢業的水準,我相信大家也都很清楚,TVBS 、中天、東森就是這群藍營智障的幫兇跟做手,也是何謂爛媒體的基準,就算這些媒體在「國軍沒有油漆」這件事情上面報導的多麼詳細、正確、完整、全程,都是很噁爛的媒體。因為這種噁爛不是來自於用了手法進行報導。

好,回過頭來說這事。

從頂新黑心油開始,全民都對頂新感到歸嵐趴火,開始對頂新的金雞母 味全 進行秒買秒退的抵制活動,成功的救出 UCC COFFEE (回收股權、直接經營),味全這時的自救策略就是不斷的強調「我的牛奶很安全、我的牛奶沒問題」,明的暗的不斷干擾秒買秒退的行動,也不斷邀約媒體採訪、專訪公司執行長、找酪農做形象廣告,這些都在強調「我的牛奶很安全、沒問題、很好喝」,不意外的,率先惡意報導秒買秒退的,正是差不多同一群噁爛媒體,最後執行長在今年一月底親上火線面對網民,再次強調「牛奶就是沒問題」,然後最近就從好市多下架了。 XD

請問看到現在有沒有發現很雷同的事情?幹 你 他 媽 的 反 味 全 的 重 點 是 放 在 「牛奶安不安全、健不健康、成分有沒有問題」嗎?

然後味全大概很不甘心,這次找了科普知識型的網站來進行背書。而且,還是我覺得少數應該還有媒體良知的媒體,結果我發現,我還真是看走眼了,哇操。

「媒體的良知」至少要堅持於「不會成為特定人士操弄的名器」,味全想要用科學性來為他的產品進行防衛,但是媒體的本質是完全的不科學,媒體一旦收了錢,用自己本身的核心價值(科學面向)去包裝味全的產品,這個媒體就已經沒有了自我;從嚴謹的角度來看,不管是過程作了多麼詳盡的調查、測試、檢驗、比對,這就跟前面的例子在報導國軍有沒有油漆一樣,根本是搞錯重點,就算有事前揭露,依舊是搞錯了重點,因為這正是在幫味全「錯置焦點」

媒體接業配文,再怎麼寫都不應該出賣自己的核心價值,除非這個媒體跟三中、TVBS那些爛媒體一樣:本來就沒有核心價值、隨便怎麼做都可以。評論網站接業配文不會出賣自己的評論、科技評鑑網站接業配文不會出賣自己的星星、不會出賣自己的排名、更不會出賣分數,科學網站為什麼會出賣自己的對於科學內容的中立真實性?

出賣核心價值不見得要寫假文,可以是句句屬實,但是出賣就是出賣了;其實一旦掛上「廣編特輯」後,文章到底是真是假,已經一點關係都沒有了,中立真實性早就葬送在這標籤裡。以後這個網站寫的科學主題背後,是否包藏哪位金主的金錢意識,是值得所有讀者進行質疑的,一但跨越那道金錢紅線之後,這個網站就不再值得被信任。結果,之後再翻到一篇討拍說明文,才發現這個網站從核心、從根本就爛掉了。

用「如果不這樣做、我就不知道...」這種科學才有的假設法當作道德(或良知)上的藉口、去接媒體上完全非科學的業配文,就已經夠糟了,討拍文只是進一步幫味全用科學的數據中立性產生似乎具有理性的論述、然後生成一種輕薄的理性假象、讓廠商拿這層假象去當作道德的言論中立性(你們看,他的目的就是證明我的牛奶很安全),這根本是令人不恥的。閉嘴惦惦拿錢的話我只當你是欠錢要養家活口、或是業務都已經收錢了不得不協力而已,但寫出一篇討拍文根本是想給自己一個台階、還在想著要漂亮下莊而已。

這樣說好了,如果有什麼事情在你還不知道的時候,一定要有資料、有數據給你看過、才能知道、才能判斷,那「是否要完成科學怪人」,一定也要數據給你看過、才知道怎麼判斷、要不要作科學怪人,對吧?這之間的因果論是什麼?這之間的因果論就是「必須先製造出科學怪人」、然後才能得到數據、最後才能給你判斷。「科學怪人」都已經發生了,交給你判斷個屁啊?媒體經營至此,已經可以稱作是完成科學怪人了。

所以,如果不是道德(或良知)在主導這類判斷,而是放任科學在主導這類判斷,那要做複製人、要實驗肉便器、要製造人形蜈蚣、、、高興做什麼都可以了。換句話說,納粹的人體實驗科學其實也都很中立,科學並沒有因此而敗壞,但是道德(良知)卻是會敗壞的。

科學家有時為了科學上的「必需」,要在很嚴謹定義的範圍內進行「必要之惡」(例如人體實驗),但科學家是因為「自身為科學家」,而能被豁免其道德與法律上的究責;但是科普網站是什麼東西?這可不是任何科學單位或學術機構,這只不過是用科學內容包裝過後的媒體啊!媒體是不具有科學免責權的,更不能拿科學的中立性質當作是媒體的「中立」而免責。

2005 年一群人開始談草根媒體,結果這同一批喊得震天嘎響的人在 10 年過後幾乎都開始走向主流媒體,行為也變成完全是主流媒體;明明是希望資訊去中心化,結果現在都想要建立自己的中心,這些人都忘記自己 10 年前是在挑戰誰了,然後現在都變成 10 年前自己想要挑戰的人了。人就是這麼必取。

好久沒寫 #SUCK 文了。

PS:對於這個科學怪人媒體,去鬧版、留言、討戰一點意義都沒有,對於爛掉的東西就是放著讓它更爛,專案公關活動就放著別去參與、更別去鬧,讓它整體效果達到最低;或許,這說不定是經營者刻意接受味全的專案、透過吸引網路輿論、來提高網站能見度與流量的策略啊。所以,簡單的送出一顆星、收回讚,然後「棄置不理」,就是最好的表態方式了。

PS2:這時候果然有人跳出來說希望希望科學歸科學、政治歸政治,這個網站只用了幾天的時間就把過去八年大家厭惡的元素都收集到齊了:頂新、爛媒體心態、死不認錯的主事者、腦崩理盲的支持者。

Popular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