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當選] 都中了媒體輕薄的假象

這層輕薄的假象飄洋過海,大部分的人都沒發現,包括我。我一直很喜歡西索這招的啊。

美國總統大選這一年來,我觀看很多的媒體資訊,從兩人的崛起、到政經軍事與社會政策、兩人的辯論會、到投票前的造勢活動,從信件、新聞網頁、影片網站,閱讀與觀看了不算少量的外文訊息,我覺得「應該有掌握到美國大選的社會實況吧?」但事實上卻是被這些媒體倒打了一耙,而這些媒體在選後的實際反應也顯示出他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直到選舉計票結束後,世界各地才發現似乎被什麼東西蓋住了眼睛、有什麼地方是沒看到的,在與美國實況的中間似乎隔了一層毛玻璃,就像是眼睛周圍悄悄起了目油,必須等到動手撥開時才會意識到現在看到的比之前看到的更清晰,才恍然大悟「剛剛有一層薄物遮眼啊」;又像是溫水煮豆漿,上面不知不覺形成了薄膜,只有真的動手撩動液體的表面,才會發現上面已經結了一層豆皮,否則光是用看的還看不出來;這又像是被下了毒,一點一點的慢慢發生,直到有了明顯病徵才發現已經已經中了毒,而沒有人知道是誰下的毒。

網路時代就像是開了一扇窗,讓想要獲取資訊的人可以透過這扇窗去看更多的世界,所以我幾乎都是以國外的媒體新聞為主,與其看台灣國內的二手翻譯不如直接看第一手的報導,然後許多同樣在網路上獲取資訊的人開始讚揚許多國外主流媒體,協助這些媒體散播資訊,當然包括我在內。

最常見的是稱讚這些主流媒體是「質報」、表示他們比其他人更有「質」,而這些質報也的確用很多「精心製作、看起來很優質深入的報導」在回應它的閱聽者期盼;進入到「深網」時代之後,這些質報也開始轉型成跨國的網路媒體,加入了很多的互動式圖表、嘗試很多新的閱讀體驗、配上很多需要豐富程式能力的炫技畫面、並以新興媒體自居,再藉由網路群眾去散播這些「閱聽者一定會認為很優質的報導」。

對於新聞本體而言,這有兩層的包覆,分別是:
第一層,這些媒體認為「這些報導有質」,且他們的「閱聽者會喜愛」
第二層,這些閱聽者真的很喜愛(反應在點閱率與持續時間上),也認為「這些報導很有質」,更加分享這些報導,顯示自己正是這些優質報導的讀者。

有人寫好新聞、有人看好新聞,這樣的描述過程看起來很正常,但跟今年美國總統大選到底有什麼關係呢?因為就是這樣的兩層包覆,才造就出一層「輕薄的假象」:這些美國的媒體在撰寫新聞的時候,即便是很有新聞倫理與道德的在處理他們的消息來源與撰寫內容時,依舊無法避免下意識的放入媒體自認的創刊精神、價值、方向、資訊守門人的角色,而手動過濾掉這些媒體找來的菁英編輯或記者認為不重要但卻在最後左右了選情的內容。

這次選舉所帶起的媒體風向可不像台灣那種三立打東森、壹電視打 TVB 那種壁壘分明、雙方互幹、各有所長的態勢,希拉蕊對上川普幾乎是橫掃所有電視、平面與網路媒體的支持,而這樣的態勢甚至感染了美國境外的媒體,像是英國 BBC、經濟學人或日本朝日、日經等網路媒體也都認為希拉蕊勝選在望。

希拉蕊(幾乎可等價於民主黨)一定認為只要在這些媒體獲得好評、就掌握了選票,所以希拉蕊不斷的在媒體前維持好的聲望、形象,即便幾項政治醜聞纏身,也是儘量面對、解釋、道歉、認錯,身體狀況不佳,也儘快調養、儘快以更好的姿態出現在媒體前,並且儘量凸顯對方的短處。

這些大型、跨國、賣力經營的主流媒體並非跟民主黨或希拉蕊有所勾結 -- 媒體當然都可以從自己的立場表態、或是表態自己的立場,支持民主黨的媒體的確不少,但這並非一種勾結 -- 這些媒體也都在「為他們的閱聽者」製作著「媒體認為閱聽者想要的報導」,而在這種交互作用之下,一方認為要表現得體、主張需符合社會期盼、才能獲得好的報導,而媒體則製作精緻豐富的分析內容、不斷的遞送給他們認為優質的訂閱閱聽人,而閱聽人則認為看到這些報導就掌握了整體個概況(就算是質疑這些報導有偏頗,但也不至於差太多吧?),而最後所有認為「這些資訊流是理所當然」的人,都敗給了「無媒體(NO MEDIA)關注的一群人」、一群自認自己被媒體長期遺忘的一群人,在投票前媒體甚至沒有發現「在網路最發達的美國社會當中竟然會有一群人是『無媒體關注』這種事情」。

這時候回頭去看「跡象」、去翻找那層輕薄的假象是怎麼產生的,才會發現有一群人數逐漸成長的群眾一直相信川普會贏、一直壓注在川普身上、一直出現在川普的會場,川普在沒有共和黨內的支持、沒有傳統媒體願意幫川普宣傳、沒有網路媒體願意正面看待川普的報導情況下,川普的造勢晚會到底哪裡來的上萬人?仔細看川普的 Twitter ,轉發的可能只有 8000 人,但是喜歡的人數常常是破三四萬,這些人到底從哪來的?然後才真正感受到自己已經中了「輕薄的假象」。

川普的支持者既不是 KMT 型自我感覺良好所說的沉默力量、也不是花錢請來的網軍;美國主流媒體在選前一直認為支持川普的是社會低階失業人士(也許在主流媒體的調查母體當中會支持川普的人的確是社會低階人士),但從紐約時報的出口民調分析來看,這群人並非社會的低收入人士,更不是社會的邊緣人士,因為中高收入的選民(所得五萬美金以上的選民)更傾向都投給了川普(數字都贏過希拉蕊,等同選民中過半)。



其次是對於學歷的描述,主流媒體認為都是「沒有大學學歷」的低學歷族群在支持川普,這並沒有說錯,但是這群人同時具有中高收入的可能性是什麼?代表這群人是早期、或是大學教育普及前的中高產階級,才可能會有這樣的組成,亦即這群人現在依舊是社會經濟的中堅份子,既不是權貴,也不是屁孩,是真正的社會主力結構。

反倒是從希拉蕊的得票中可以看到希拉蕊囊括的主力是同時具有「低收入」、「中高學歷」的「非白人」選民。而這種分析出來之後,台灣的中文媒體還在報導川普的當選是美國中低收入與失業人士的反撲,真令人笑死,然後這些被媒體污名化、真正低收入的白人就更傾向厭惡媒體、且更往川普陣營走。

或許可以換另一份 BBC 所做的2016 美國總統選舉選民分析來看這次投票的區域分布圖,可以看到幾乎都是東西沿岸州省比較偏向支持希拉蕊,而內地則都偏向川普,支持希拉蕊的州省也都是這些跨國主流媒體的所在地。



所以支持川普的這群人根本是處在與美國大型、跨國、主導網路資訊的主流媒體平行的時空架構當中,美國主流媒體根本沒看到這群人,這也表示美國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是主流媒體掌握不到的了。主流媒體的民調也沒有失真、方法更沒有失准,而是主流媒體根本接觸不到這些人,這群人自認被主流媒體遺忘,也不願接近主流媒體。這群人也同時說明了一件事情是,美國有一半的選民討厭、並且不愛看這些主流媒體了,這絕對是個事實,而這些怒氣還沒有結束;這完全是一場新世紀選戰,「無媒體」對上「主流媒體」的選戰,主流媒體很明顯的慘敗。

在推特上發文時我剛有念頭想要寫這篇,第二天就在 PTT 上看到已經有人指出這個情況,很多人心想 就是要打倒可恨的媒體圈,這些以往閱聽人所稱的「質報」根本沒有辦法描述完整的社會狀況:質報即便不是在討好特定讀者的胃口與喜好,也會因為猜測讀者的喜好而限縮了報導的範圍而不自知,事實證明這些主流媒體集結的菁英記者並非什麼事情都都願意報導,而有更多人選擇離開或逃離質報可以涵蓋的範圍,根本不會被這些質報所關注到,最後甚至是站在媒體的對立面,而媒體的涵蓋率再也無法對這些人生效,因為就算是這些媒體有很多人看到,也沒有用。更重要的是過半的人對這些媒體產生憤怒感,尤其是在選舉之後。

而可悲的是,在選舉之後,這些主流媒體不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報導的內容依舊僅止於東西沿岸州省的反應、民主黨的悲情與支持者的痛苦、看似社會上的菁英份子與高學歷份子如何表達他們的難受,依舊偏重民主黨或希拉蕊方的報導,幾乎看不到對於川普支持者的報導,因為這些主流媒體根本沒有消息來源、找不到這群人、幾乎沒有人要對主流媒體發表意見,之前對於這群人的漠視而獲得這樣的結果,網路上現在流出的消息幾乎都不是從主流媒體採訪出來的消息,大多呈現的是「我不支持川普的主張,但我就是希望給主流媒體一個教訓!」完全可以看出主流媒體的無力感。

這是主流媒體的菁英記者帶來的後果,可能這些主流媒體都沒意識到這種報導態度會引起這麼多人的反感,即使有些媒體人的反思也很快(How Did the Media — How Did We — Get This Wrong? NYTIMES),身為國外閱聽人現在依舊很難看穿這層輕薄的假象(即使我很好奇那些勝選的選民現在正在想什麼也無從看起),但是我們至少要知道現在已經是這種情況了,在閱讀或觀看這些主流媒體報導前,就必須要先知道這是不真實的狀態。至於有什麼解決辦法呢?暫時似乎也沒有,除非親自去美國了。

至於台灣國內的媒體報導真的只有讓人感到可笑而已,我在選後看了 TVBS 大選報導,有 3/4 在介紹川普是什麼人,然後從網路 Youtube 上東拼西湊、剪來剪去、在 3D 攝影棚內畫了許多搞笑的動畫效果,引用的內容都還是選前的內容,硬是湊了一個鐘頭,最後打上狂人川普,感覺是美國都開票完了、TVBS 還在做選前預測一樣,壓根沒有任何分析可言。中天就更不用講了,一堆虎爛跟中式觀點在講美國大選,但是沒有民主觀念的中天怎麼會知道什麼是總統選舉?三立的報導則是小家子氣,報導都集中在動盪、不安、主持人三句不離「我們該怎麼應變?」、年代也是差不多;壹新聞乾脆只報新聞,以現在美國發生什麼事情為主,評論分析都省了。

選後這兩天股市來回震盪打臉媒體,各家都不知道該報好的或是報不好的,最後都還是報酒駕或車禍去了。如果還看到有文章寫川普勝出是因為社群網站贏過主流媒體,趕緊關視窗、刪連結好了,這種媒體完全在狀況外。

像美國這種偏頗的主流報導所獲得的挫敗,我相信應該很快就會發生在台灣,尤其是台灣近來興起的幾家網路新媒體,其實背後都是一票老面孔、在重新組隊、集結資金再出發、建立以一些網路社群流量為主的新聞網站,這些媒體的特色不外乎都是:彼此認識互捧對方是媒體菁英、然後集結在一起、集中設立在台北、新北市為主、遠距到香港或上海主要大城市內,網站會使用較新式的版面呈現新聞資訊、用比較柔軟理性的寫作口吻,去包裝非常偏向「自認是都會白領菁英」會閱讀的報導內容。

這些新興的新聞媒體網站,寫上海比寫桃園基隆還熟悉,寫美國像是寫隔壁鄰居,但是我覺得這些「台北市內菁英媒體人」如果沒有真的把自己的屁股挪移到中南部或東部去找間辦公室呆個兩三年、真的寫一些中南部或東部有關的新聞、當地人會看的新聞,老是用台北人看天下的方式在評論看似很高級的政經環保或國際議題、而不去瞭解中南部人在思考什麼或想看什麼,接下來等電視媒體潰敗之後,這些網路媒體很有可能會帶領台灣媒體再迎向另一次失敗。

最後是,今天在網路上看到的:


「我希望川普是個好總統。
期待他失敗、就像是期待一個飛機駕駛讓我們都搭上的飛機墜機一樣,請記住這點。」
而這也是現在台灣的情況,如果有人正期待柯 P 或小英失敗的話,你最好是幫助他們做更好,而不是期待他們失敗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