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網 小編說 聯合報 是遵守基本的新聞道德與報導法則,管仁健說...


聯合重工名不虛傳,就連小編說出來的都是滿口不知道該說謊話還是笑話的發言。

稍微回憶一下好了,也不過就兩個月前,西門町殺害小模事件正炎上,聯合新聞網各種聳動標題、新聞、照片與捏造的故事內容滿網飛,對涉案梁女各種描述與劇情編造說的如臨現場,後來發現都是誤會一場、梁女具有不在場證明,聯合新聞不是回頭刪除網路文章、就是偷偷修改新聞內容,把所有的情節與新聞內容通通推說是加害人供詞,反正加害人口供也不可能對外公開,通通推給無法說話的加害人就對了。



聯合新聞網堪稱現在最大的新聞製造網,過往案例寫也寫不完,要說其他新聞網站狗仔、血腥、羶色、但編造新聞寫故事的功力也遠不如聯合新聞網。

而在這次林奕含棄世事件後爆發出補習班疑似誘姦性侵事件,聯合新聞網重點不放在事件報導上,反而放在對其他媒體的攻詌上,儼然變成是國民黨直屬黨報的左右護法角色立刻開始護航,也才有聯合新聞網小編貽笑眾生的發言。

接著,在今天管仁健在臉書上寫出了一篇陳年舊案,我覺得這篇文章未來沉在臉書內未免太可惜了,引用備份在這供參:
聯合報的正義VS.鄉民的私刑(管仁健) 
  針對年輕女作家A女之死,《聯合報》忽然轉性,強調起了新聞道德,5月3日重磅快評〈想靠全民緝凶、實名制終結誘姦?別鬧了!〉主筆這段文字寫得超棒:
  「眾多藉勢站上風頭的民代,爭當打虎先鋒,以為誰先公布狼師姓名,誰就是正義化身;不配合刊登姓名的媒體就是孬種。這種暴虎馮河的邏輯,可讓我們的社會文明又倒退數百年──不用經過調查、偵審等正當司法程序,就能動用私刑,將你認為的犯人就地正法嗎?」
  可惜的是《聯合報》主筆卻忘了一件事,刮別人鬍子之前,是不是也該先刮一下子自己的。如今網路上幾百萬鄉民加起來的私刑,也不及戒嚴時代《聯合報》自己所搞出來的十分之一吧!
  1961年2月26日的瑠公圳分屍案,《聯合報》在破案前的52天裡,共登了339則記者瞎掰的報導。其他各家報紙全加起來,也不及《聯合報》一家這麼多與用字上的武斷惡毒。
  死者身分還沒確定,《聯合報》已先確認兇手來自和平東村17號,二戰時的空戰英雄柳哲生將軍府邸。《聯合報》的新聞配上徐復觀的評論,未審先判把柳哲生打入萬劫不復。
  但柳哲生好歹還是個將軍,特務(省刑警大隊全是軍統局外放的鷹犬)還收斂一點,但廚工劉子玉、司機陳世有與勤務兵李家禧三人,被大老爺們拘押了41天,在屈打成招後,連死者是誰都還沒搞清楚,分屍案已在報紙上被記者「破案」了。
  最後雖然確認了死者陳富妹的身分,也找出其夫盧家祥才是真兇,但柳哲生原本將升任空軍總司令的仕途中輟,至於那三個倒楣士兵,能從鬼門關前撿回一命就不錯了,還敢跟老蔣鷹犬囉嗦什麼嗎?
  後來徐復觀有公開道歉,但《聯合報》卻沒有啊!要講鄉民化,《聯合報》才是始作俑者。可惜在《聯合報》這些主筆眼中,他們的那一套永遠都叫正義,鄉民的那一套則叫做私刑。
  圖片出自〈秋惠文庫〉典藏品,不喜者請勿入。戒嚴時代的報紙圖片,搧色腥的程度也不遜於今日水果報就是了。
這才發現原來 50 年前的聯合報已經是 超英趕美勝水果、下隙下井贏週刊,實在是不愧聯合重工之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