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Spider in the Sky: Where is your web? ( 2 )

下午在咖啡館中趕著案子,猛然抬頭,才發現館內的客人不過兩位,只因時間已經逼近傍晚,對於不賣餐的小店來說,一到用餐時間客人就會變得非常的少。面對這種過於專心後的突然放鬆,會變得非常想要找人聊個兩句,於是在 GAIM 中跟網友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不知道什麼原因,聊著聊著就突然聊到「非常好吃的炒飯」這件事情上頭,跟網友提起一間被我私自命名為「拍拍手炒飯」的好店。

「因為我吃到第一口時,就已經忍不住給他拍拍手,像拍手小安一樣」
「這麼厲害?」
「『拍拍手炒飯』我可以確定是我原創的名詞(XD)」
「GOOGLE不到吧?」
「三年前我第一次吃到,當晚就忍不住去網路上到朋友的明日報新聞台去靠憋。」
因為真的是非常好吃啊!

聊著聊著,肚子也真的餓了,我將筆記型電腦收起來的時候,心中一直覺得有件事情不太對勁,三年前?走出咖啡館門口的時候,我才想到,不對,三年前我早就沒再上新聞台寫文章了,叫明日報新聞台也是五年多前的事情,這種「時間錯置」的「擬似記憶」,起因在於三年前的某一天下午,我突然非常想要吃炒飯,騎著摩托車大老遠的衝到「拍拍手炒飯」門前,才發現店內正在改裝,直到一週後我跟 H 再一起去吃後,才滿足了之前極度想要吃炒飯的慾望;在「慾望」跟「滿足」兩者間一去一回,這個時間點被頭腦強行記憶了下來,才會讓我現在誤記憶為三年前是我第一次吃到「拍拍手炒飯」。人哪!有時候單憑記憶真的是非常的不可靠啊!但是這才讓我猛然想起另一件埋藏在腦海深處許久的回憶。

六年前我剛北上沒多久,對於周遭環境都還非常的陌生,身在這種繁華的大都市當中,什麼新鮮事情都有,哪裡有好吃的、哪裡有好玩的,幾乎都是聽朋友說的比較多。某個週五晚上,我剛從咖啡館中出來,心裡正想著要去哪裡吃飯才好,但是總不能一直聽朋友說哪裡好吃哪裡好玩,得要想辦法自行去開發一下好吃的店才行,H 正巧這時候打電話過來,他也是餓得發慌卻不知道該要吃什麼,我們就約在東區碰面,進巷子內找找有什麼好吃的店。

碰到面時,H 已經有點快要進入飢不擇食的狀態,走了兩條巷子,他已經決定選擇看順眼就進門的原則,這時候剛好經過一家在轉角的快炒小店,門面雖不起眼卻飄出陣陣的飯菜香,我跟 H 立即決定就是這家,試試看吧!走到門口才發現這間店實際上是位在地下室,一樓外面這個半爿轉角的店面只是廚房。

下樓後立即有人出來招呼,店內客人大多單單兩兩,人不多卻也坐了七成,剩下一個大桌。對面店底牆上掛著電視,正在播放著新聞,吃飯的客人不是邊吃邊聊聊天就是邊看著新聞,但是不吵不鬧,氣氛也很輕鬆隨性,不過稍微瞄一下,兩位以上的客人桌上都一定點了四五樣菜。H 拿到 MENU 後不加思索的點了個蕃茄牛肉燴飯,我則是點了鳳梨炒飯。

沒多久,店家送上兩碗苦瓜大骨湯做前湯,在熱炒店中蠻少見的。湯帶有點濁,一看就知道大骨已經熬滾了一整天,苦瓜則早已絲毫沒有任何苦味,留下的甘味讓湯喝起來非常的鮮甜,小骨帶點邊肉,雖然不多,但是一入口就感到肉已經化下。不過這當然無法滿足兩個餓鬼。

接著蕃茄牛肉燴飯先上桌,我的媽啊!超級大盤的!不過對於肚子正餓的我們來說正剛好;緊接著鳳梨炒飯也上桌了,一看到那炒飯真是不得了,份量超級十足,量至少是外面的 1.5 倍不說,飯炒得是粒粒分明、顆顆見型,並飄來一陣飯粒經過大火快炒的熟悉焦香氣,炒飯內翻看得到一塊塊新鮮片下再與飯快炒上盤的鳳梨丁,炒飯上頭還鋪上一層不薄的肉鬆,光是看到那個樣子就已經讓人口水猛流。

趁著熱香騰騰,剷了一匙送入口中,炒飯立即在口中鬆散開來,香氣直衝鼻喉;飯吃起來絲毫不會覺得乾硬,卻又有著彈牙的嚼性,咀嚼之間可以感受到每一粒飯粒的粗型,搭配起鳳梨微微的酸度與炒飯本身的微鹹,甜度完全被引了出來;配上肉鬆入口,新鮮的果香、豪爽的飯焦香與肉鬆特有的氣味互相交融,整盤炒飯的香氣呈現出非常微妙的層次感。

吃完第一口,我忍不住拍了一手,H 知道我的習慣,見狀就知道這炒飯到底如何,馬上也剷了一匙送入口中,沒多久也拍了一手;原本想在吃飯間聊聊天的,沒想到卻演變成兩個人默默地低頭猛吃,不消一會兒就盤底見光,蕃茄牛肉燴飯醬汁的量剛好,H 吃完後盤底無剩,鳳梨炒飯更是極好,盤底看不出留有多餘的油膩。

才剛吃完,正在享受飽食的滿足感之時,店家送上了兩杯在北部相當難見的決明子茶,我跟 H 都忍不住「哦~」了一聲,因為這實在相當的特殊,我跟店家再次要了 MENU 來細看,才發現上面還不少外面不太容易點到的東西,像是熱炒百合、秋葵等等,還有乾炒牛肉河粉等等,不過吃這些東西都已經是之後的事情。

當晚結完帳後,H 趕著去接老婆下班回家去,我則直接去車站搭車回到台中,才剛進家門就忍不住衝到電腦前,上明日報新聞台寫下吃過這家店的炒飯之後有多滿足,並且稱其為「拍拍手炒飯」。第二天早上再上新聞台,果然有不少人前來閱讀這篇文章,還有一位網友留言,直接問我這家店在哪;看暱稱應該是位女性,可是我對台北還不熟,巷子內的店我還真是不知道該怎麼描述,當時也沒有 Urmap.com.tw 這種東西可以用,只好打電話給人在台北的 H,叫他幫我看看地址與位置,才有辦法回了這個留言。

晚上在 PUB 中喝過了一攤,去 7-11 買了一手海泥根回到家中準備續喝,一進房門自然又是習慣性的打開電腦,播些輕音樂,邊喝海泥根邊上新聞台,看看別人的文章或是檢查自己台後是否有新增的留言,馬上就看到早上同一位網友再次寫了些留言給我: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回留言給我,我好高興,可是我現在正在醫院作化療,暫時沒辦法去吃,等我化療結束出院後,我第一件想做的事情,就是一定要去吃你所說的『拍拍手炒飯』。」

我感到無言,真的不知道該回些什麼才好,只能反覆看著那個留言、聽著音樂,一個人在半夜喝完手邊與冰箱內所有的啤酒。

之後有一陣子,我每次去「拍拍手炒飯」,就會想到那個留言,也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網友記得那則留言;一篇文章,一則小小的介紹,就這樣,成為網路另一端一位正在接受化療的病人面對療程時的些許氣力。到現在,我已經有將近一年的時間沒去那間店了,也不知道那間店的炒飯現在是不是依然還會讓我想拍拍手。

離開咖啡館後,我去市圖還書,看到一間列有不少炒飯的小店,就走了進去、點了羊肉炒飯當作晚餐,還不賴。

Where is your we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