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 年度總結

今年是偷懶的一年,沒寫什麼東西,馬英九連任後,總覺得寫任何東西對台灣而言也沒什麼改變,讓人覺得茫茫、昏昏、淡淡、蠢蠢,索性想說連新聞都別看了,要過個無腦無思頗像白癡般的一年。


今年瀏覽量在文章沒有增加多少的情況下,竟然還有 16 萬多,而絕大多數的流量都來自於搜尋引擎,自己分析的原因無他,近兩三年的網路生態改變與刷洗,讓那些行銷部落客們都轉去經營社群媒體衝個人人氣了,也終於慢慢讓 Blog 網頁資訊的傳遞功能回歸原態,資訊型文章也重新能夠在搜尋引擎內浮出檯面,算是可喜可賀;至於那些行銷廣告客,拜託別再打著資訊分享或草根媒體的旗幟、行廣告或個人名利之實又回來亂了。

大概也是託此之福,關鍵字廣告的收入也增加了。 :P
整年度的參訪者有兩個高峰,原因是為什麼也不用深究了,都是被丟進另一個人氣網站中被激起的流量,整年的流量其實都相當平均。
今年真的是 Google Chrome 的代表年,佔有率超過 IE 又成功進入各類系統當中,能做到這個程度應該是連微軟自己都辦不到的事情啊。

全年度統計下來瀏覽率最高的是這幾篇:
阿朗壹古道真的被列為保護區了,所以我建議大家別去了,既然是要生態保護,就該讓人跡滅絕,一直讓人去攀爬而破壞山形與生態根本就有違成立保護區的原始初衷。至於是阿朗壹或是阿塱壹 i dont care,都是音譯名,高興就好。

其次是黑蘋果,寫這篇無非是想記錄一下,卻搞得四面八方都來問一些奇怪的問題,可是我很多硬體都沒配合玩過啊!是不是在提問題之前先把硬體捐來給我玩一下我才好回答啊?

其他文章則是老文了。

年終感想:

2012 年初我買了一台 iPad ,原本想說可以代替舊筆電,能更輕便的閱讀與寫些東西,但是發現使用情境與想像中的畫面距離太遠,設備非常不好打字不說,自己也發現到個人的閱讀行為也連帶受到影響,這是之前使用 Android 所沒有的。

我必須說在 iPad 或 iOS 上看的東西很容易變得狹隘,除了 APP 提供的訊息之外,似乎很難跳脫 APP 框架去攝取到其他的資訊,而依然有很多有趣的網站、網頁或資訊是透過傳統網頁方式來傳遞的,這造成行動閱讀者會容易聚焦在 APP 提供的熱門資訊上,而其他不熱門但重要的資訊則不易浮現出來。同時,如果這些資訊並未符合這些 APP 的胃口,就更沒有接觸到行動閱讀者的機會,這讓我感到某種程度的資訊焦慮,這也並非是我期望的數位生活。

iPad 也為我帶來圖書館之外的許多電子書,更多的看書時間意味著也佔據了吸收資訊的時間,甚至有整個月都在看書,但卻沒感覺到吸收到什麼先進的資訊,這更讓我感到吸收資訊上的困境:因為使用者會用最簡單的方式去閱讀最直接的資訊,而這類資訊所表達的內容通常卻是最狹隘的。

電子書上的東西(其實就是書本上的東西)正因為不會東拉西扯,通常表述的範圍都很狹窄,舉例來說一本魔戒能說到什麼?一本日本文學又能說到什麼?而這些內容卻因為能方便的出現在電子載具上,而比其他的資訊內容更容易被人所挑選,也更容易被源頭有意願建立出來,這也讓人在不知不覺當中閱讀到的東西變得更專而窄、佔據的時間卻又長,想透過其他 APP 協助擴展閱讀視野(像是 ZITE / FLIP 等)卻又有前述「資訊相容」與「資訊熱門」的障礙。

或許有人說網站該改變設計成給 iPad / iOS 等 APP 嵌入使用,我則覺得應該放棄這個做法,網站最好不要再去考慮蘋果的格式或是 APP 框架,避免陷入蘋果的框架與這些試圖扮演 info hub 的 APP 當中,否則資訊傳播的路徑將會越走越窄。

最近弄了台改版後的 MBA ,除了希望能漸漸拾回打字的感覺,也希望減少 iPad 或行動設備的使用、重新用電腦去搜尋與建構獲取資訊的來源,這樣的回頭路讓我覺得後 PC 時代根本沒來臨,現在反而是後 iPad 時代:平板變小了,從資訊應用工具變成往娛樂方向傾倒,更難在 iPad 這類平板上湧現生產力了,而人們有了更多好用的平板設備之後,就會發現 PC 更重要了,因為只有透過更多的 PC 才能生產更多資訊內容放到這些不具直接生產力的數位設備上,這是 iPad 或平板所無法否認的事實。這是後 iPad / 後平板時代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