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這是一封 #貢寮人 寫給每一位 #台灣人 的信


我們是住在核四旁邊的貢寮居民,在地方上反核四,已經快四十年了。

我們想寫這封信給社會大眾表達心聲,特別是是給年輕的朋友。
最近很多政治人物和媒體,對核四公投吵吵鬧鬧,但都沒人願意聽聽在地的想法。我們很想問這些挺核四的政客,真的了解核四嗎?有在意過地方這麼多年反核四的聲音嗎?
***
核四其實是戒嚴時代決定的建設,從1980年代到現在,我們反對核四已經40年了。
那時候過程很粗暴,沒問過地方的意見,強制徵收鹽寮土地、驅趕居民,發生很多悲劇。但面對威權時代的戒嚴,我們都只能無奈的接受,因為一黨獨大的國民黨政府,會動用鎮暴警察、控制媒體來打壓我們。
1986年,蘇聯發生的車諾比核災非常震撼我們,當時很多歸國學者說,核能並不像國民黨政府說的這麼安全。後來經歷的時間久了,很多人以為應該不會再發生了吧?很多核能專家也信誓旦旦地說,車諾比核災有特殊原因,以後不會再發生。
沒想到,2011年,居然又發生同等級嚴重的日本福島核災。那些核災的畫面都印證我們過去的擔憂,而且居然是發生在以嚴謹出名的日本。日本的核電廠都會出事了,那台灣呢?如果核四運轉,下一次是不是就要發生在我們的家園?
本來我們覺得核四是「蓋在我們貢寮」,但看看日本福島核災輻射外洩的範圍,其實核四是「蓋在北台灣」,我們所有人,其實都是核四附近居民。
核災十年過去了,很多年輕的一代離這段歷史很遙遠,福島核災的記憶也不是生命經驗的一部分。所以似乎有不少人覺得核能很安全,核四蓋了為什麼不用呢?
***
當我們聽到這樣的說法,除了生氣,更多是難過:那些以為核四安全的人,真的瞭解核四嗎?有來過貢寮,聽聽看核四究竟是怎麼回事嗎?知道地方四十年的痛苦與驚惶嗎?
核四還在蓋的時候,每天有幾千位工人在貢寮出入,地方上也有子弟在做核四工程的小包,還有外來的包商和工程師在貢寮租房子。我們在地方上做小生意,常常會跟他們聊天,聽他們講核四裡面的工程狀況。
有太多在裡面的工人跟我們說,核四工地和工程管理很亂,施工品質非常差,主控室發生多少次失火、淹水。設計圖在建廠十多年都是邊做邊改,台電跟包商告來告去、驗收隨便做、包商倒閉捲款逃跑,系統也根本整合不起來。
甚至,很多監工跟我們說,核四是他們這輩子做過這麼多工程中,最亂來的。「核四工程真的做了就做了,但千萬不要真的運轉,會出事的。」
但我們能怎麼辦?我們就住在這啊,如果出事能跑去哪?
貢寮區人最多的澳底,離核四的距離其實是「0」,媽祖廟仁和宮一牆之隔,就是核四。所以什麼疏散計畫,其實都是騙人,一旦核災發生,專家跟醫院都知道根本完全沒有用,乾脆叫我們去跳海!
***
這段時間有一群人,和國民黨政治人物發起重啟核四公投,我們真的很無奈。看到這些擁核的人,在網路上講得頭頭是道,說沒核四就缺電、核四最乾淨、核四很安全。
我們想問,他們真的了解核四嗎?他們知道這三、四十年核四發生多少弊案?他們憑什麼能保證核四安全?
那些核工教授說的就對嗎?如果都照那些核工教授說的,為何核四會蓋這麼爛?他們知道我們這幾十年是怎樣被核四和台電欺負的嗎?
他們根本不知道,但卻很有自信的覺得可以用全國公投,來幫我們決定地方生存的命運!
說實話,我們已經被核四折騰三、四十年,真的很累了。我們天天住在這裡,親眼見證核四這樣一個國家級建設,裡面各種各樣的荒唐過程,我們心裡憤怒,但擁核政客們卻一點也不在意我們地方居民。
所以,拜託不要只在臉書留言、在網路觀望,我們誠摯的邀請您,來到我們貢寮作客。這裡離台北就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來傾聽貢寮人真實和在地的感受。聽完之後,再親口跟我們鄉親講:「您憑什麼說核四很安全?」
我們是真的憤怒,真的害怕,真的擔心。
全國有投票權的將近2000萬人,要用公投替我們這個小地方的生存做決定時,能不能先聽聽我們的聲音跟經歷?
我們只能用這封信,向所有台灣人,表達這麼卑微的心聲,請大家在12月18日一定要在重啟核四公投案,投下「不同意票」。
請幫助我們,終結這個糾纏快四十年的核四惡夢。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Gatsby 廣告中木村拓哉機械舞的背後

台灣電子書閱讀器 mooInk 使用感想